雁王找上了應龍師,話說雁王還真的很喜歡先讓對方吃癟,被破壞了很關鍵的地方,然後他再介入其中取得平衡,讓對方不得不跟他妥協,或是交換了某部份的利益,為的就是讓亂局繼續下去,因為他根本沒有能輸的東西。相反的,對方一定有他在意不能放手的地方,他就能利用這點下去散播自己能夠持續動蕩的亂源,從修羅國度的復甦,到幫凶岳疆朝取得漁翁之利,他沒好處。
 
可是他也沒有壞處。看似施恩求回報,但在雙方上面,他都能種下屬於它的種子,在種子茁壯之前,都能夠好好的一旁觀察。
 
劍無極對上凶岳疆朝的勾心芒魔軍,這段武戲令人想起了九龍變斬殺憑金吾那段,只不過利用了一下特效的速度感,利用身形錯換的瞬間,製造了極快交接的斬擊劈砍,這種慢快對比很強烈的手法,加上特效的搭配,還真的有點新鮮,不過在細節上面,可能沒有做的很好,所以缺少了一點刀刀倒肉的感覺,但也算有所創意的一幕,最後的一劍無極,特效與音效還有操偶的動作。
 
斬擊之後,那個錯身的停滯,跟先前快速的秒差別,這類的巧思總算回歸水準了。
 
劍蝶的互動依然有趣,兩個人都是嘴賤,可是妻管嚴之下,劍無極只能屈服,鳳蝶則是大女人管制這個幼稚的傢伙,之前劍銀的裂縫,就是出自兩個人對於事情的看法,基本上是有分歧的,就算他們的感情再好,也無法做到一致。這跟人總是傷害身邊的親友,對身邊的親友不耐煩,發洩自己的情緒,認為這是當然的事情,可是卻把笑臉付出給外面的人,壓抑自己的情緒再一次爆發。
 
天地不容客的斯巴達練功法,叫雪山銀燕在不斷的實戰中,鍛練出屬於自己的風格,話說金光的編劇一直強調銀燕是武學上的天才,可是一點也感覺不出來,甚至比起來資質差的劍無極,進步始終有限。可是最近的十幾集,可以漸漸的了解,為什麼銀燕沒有進步,就是他想的太多太雜,迷失在自己的步調上,所以天地不容客才藉由這種苦戰磨練的方法,來斷絕他的胡思亂想。
 
跟史爸完全不一樣的教育方法,這邊有個趣味的巧思,就是天地不容客教訓完銀燕後,再轉換到史艷文與俏如來的父子親情,俏如來是那種不用別人督促,他自己也會把所有事情都完成的人,可是他往往給予自己太大的壓力,而逞強。這些史爸都看在眼裡,所以他在旁邊適時的疏導,墨邪錄回歸的史艷文,編劇刻意多了一股溫柔關懷家人的味道,這樣的寫法,還真的別有意味。
 
史艷文:苗疆人的偽裝技術都是一脈相傳的差勁。
 
年輕人墨雪戀上美魔女勝絃主,然後人家還有一個認識已久的枕邊人西經無缺,所以正在苦惱,年輕真是好啊,可以為了這種事情煩惱,不過人家只是當你是個小弟弟而已,沒有什麼特別的感覺。利用江湖暗示他們心中的波瀾洶湧,尸與勝絃主的交談還真是令人舒服,每次看到她彈琴,總是能平靜下來,優雅內斂翩翩的風韻,令人了解到這才是成熟女人的好處,這段是殺小。
 
西經無缺還真是一個超級冷面笑匠,能夠面不改色的道出別人的玩笑話,這根本是很認真的開玩笑,連劍無極都無法跟他練銷話,這段主要的意思是說,有時候人的能力會變強,是需要一定的際遇的,不然就算苦練,花再多的時間也沒有用。只有少部份的人是通才,學什麼都輕易上手,可也有他無法學得的事情,大部份的人則是偏才,只能夠在極少的狀況下,學得技藝在手。
 
宮本總司:我化妝到魔世客串一下,想不到戲份這麼多。
 
阿婆尊曼邪音,比起熾閻天被圍毆更是慘烈,怎麼待遇差這麼多,應龍師座前勾心鬥角,還真是魔世版的東門朝日,專門撿尾刀,當個稱職的尾刀狗,不過他們的運氣都不是很好,每次撿不成還被教訓了一頓,幸好撿回一條小命。佔盡了優勢,又沒有一流高手在他的前面,每次出現都是剛好的局面,比起那個修羅國度的七先鋒,沒遇到了可怕的綠色怪物,這也是很幸福的地方吧,。
 
金光還真是完全利用所有的腳色,不管是消失還是線上的,阿婆尊與消失的老闆娘,還真是頗有一段緣份,也有一些暗藏的勢力,可能會浮現檯面。還有元邪皇會用有勇無謀的方式,去進攻人世的原因,不只是他想要隱瞞自己真正的意圖,也有他必須這樣做的原因,這也是在過多的偶然中,有它必然的理由,看了金光也幾年了,也逐漸習慣了這類的模式,所以並不是很驚奇。
 
元邪皇:幽靈魔刀已經是人家的形狀了,啊啊啊啊啊啊嘶。
 
這集有大量的感情戲,但並不是男女之間的感情,也有親情與友情,甚至是複雜交纏的感情,你不能單純的說出是哪種情,至於其他方面則是比較消沉,依然在埋設後面的劇情,算是過渡期的一集,不難看,也不精釆。
 
史艷文:噓……安靜!爹親現在要開始幫精忠改運了
 
 
 
 
 
 

文章標籤

任孤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