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邪皇的故弄玄虛,表現他一流智者的風範,不過要是他沒有震憾九界的實力,也無法搭配現下的計策,把應龍師唬得一愣一愣的,這也不是單純的欺騙,也有實際的利益可以計算,他留了很多空白的空間給應龍師去想。對應龍師這類人來說,跟他講道理是沒有用處的,只能跟他跟好處與利益,才能夠真正打動他,元邪皇留下了他,則是一步雙面棋子,可以牽制雙方的行動。
 
可以注意到元邪皇的計策都跟賺取時間有關係。
 
雪山銀燕的練功之途,對上龍師座前勾心鬥角的鬥角犀,就是整天講臭女流的那位,用拳頭硬拼拳頭,這應該是唯一破敵方法吧,銀燕終於有所謂的戰鬥智慧,雖然有一點亂來就是了,鬥角犀的拳頭硬過鋼鐵,可是他的手臂沒有這麼硬。天地不容客還真是像某位霸氣十足的某某人,大家可能都知道,但還是不要打破好了,畢竟人家花了很多時間偽裝,用短短的幾幕揭穿於心不忍。
 
俏如來到苗疆與蒼狼軍師交換情報,就是元邪皇的壽命已經到了極限,以及他的肉體是幽靈魔刀的憑依,肉體只是載具,魔刀才是他魔力的來源,也證明了元邪皇的舉動,讓這個推論得到證實,就是他怕幽靈魔力被破壞的同時,也利用魔力保護它。這邊有一個很有意思的分野,就是俏如來的光明面與雁王的黑暗面,兩個人的手法與計謀,注定俏如來比不上雁王,就是犧牲與不擇手段。
 
俏如來無法輕易的犧牲他人,總是設法保全所有的人,雁王則是如同默蒼離般,其他人包括自己在內,都可以犧牲,只是籌碼而已,也講到尚同會,是用仇恨所建立,用仇恨建立的組織是無法主持正義的。御兵韜也講到現實的一面,不愧是墨家九算,也順便訓了俏如來一頓,就是他有他的作法,可該硬下心腸時,依然要把事情弄到最好的一面,就是以最少的犧牲換來大部份人的生存。
 
人需要保留最後的底限,才能夠不墮落。
 
老女人聚會戀紅梅與曼邪音,不過阿婆尊很明顯的比較老氣,又老又傲嬌的阿婆,然後柳穿揚很明顯的嚇到了(笑),想說女人也太可怕了吧,翻臉像翻書,翻書又像如同翻筋斗,還是不要招惹她們好了,俗話惹熊惹虎,千萬不要惹到恰查某。一人一魔的身份,以及過去的芥蒂,讓她們有所心結,這一時間也無法化解,立場種族身份不同,可是他們同樣擁有的是,真實的情感。
 
你是一個恰查某,恰恰恰恰恰恰恰。
 
天地不容客也是一個傲嬌男人,這年頭真的很流行傲嬌,也講到為什麼銀燕始終沒有變強的原因,就是他習慣某種情況下跟人戰鬥,像是跟劍無極合作,在俏如來的指派下進行戰鬥,就是銀燕完全沒有脫離既定的框架。也談到人若要進步,就要找到剛好適合的挑戰,不能太簡單、也不能太難,越級打怪的後果就是無法得到經驗,如果剛好在你能應付的邊緣,就能夠得到寶貴的磨練。
 
以銀燕的智慧看不穿藏,咳咳、藏在面具下的天地不容客也是正常的。
 
史艷文還真的是有夠會裝傻的,果真的是天下第一的腹黑王,明明什麼都知道了,卻能夠一副好像知道,又不知道的樣子,也難怪藏、在面具底下的天地不容客,這樣的生氣,總是綿裡藏針,說話聽似溫文儒雅,卻讓對方無法反駁。這應該是為了報復九龍變時期,某個人盜史艷文的帳號,還敗壞他的名聲,到處偷東西騙別人,盜啊盜啊盜得好開心,現在老鼠冤就要某個人吞下來。
 
一物剋一物,果然是真的,史艷文就某方面來說,是個很可怕的人。
 
說來也奇怪,雁王這個角色一開始很討厭他總是在那邊裝屌,可是到了近來才發現,編劇留了一個很清晰的分際線,就是俏如來與雁王的對比,非常的清晰容易明白,俏如來行事綁手綁腳,總是在關鍵處為難,雁王毫無顧忌,總是搶得先機。俏如來之所以是俏如來,也是默蒼離選擇他為繼承人的原因,就是他在任何情況下,就算很為難,也決定不排除可能失敗的原因,在於良善。
 
熾炎天也代表了一個可悲的現實,有時候人越在意某件人事物,想要把它們帶到最好的地方去,可是求好心切反而把事情帶到最壞的打算上,事實上雁王的確有想要替修羅國度埋下伏筆的打算,可同時他又要以現在的修羅國度能夠換取最大的利益。從頭到尾,熾炎天都是那個被利用殆盡的魔,跟雁王合作真的不是聰明的事情,隨時都有可能被反噬,利益所交換的,一向只有利益。
 
不歸路上人不歸。
 
這集的文戲很熱血,剛開頭的元邪皇展現了他深思熟慮的一面,就因為他是千古邪皇,所以才能使用這些計謀,成功的轉移住眾人的目光焦點,中後段則是智者只要能夠冷血的犧牲一切,達成目的,就足以成事的描述。
 
最後一集會分享對這檔的感想。
 
 

文章標籤

任孤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