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到樂高有很多人一定想到,曾經買了回家組裝把玩過,花了很多的時間,就是想著要怎麼組到最完美的地步,可是在這個中間一定會有慘痛的記憶,就是光腳丫踩到樂高,那種痛的感覺至今沒有被超越過,還以為腳被鑽出一個洞。超級工廠:樂高積木Megafactories lego,即將深入製造樂高積木的工廠,讓大眾一探究竟,這些風靡全球的小塊狀物體,是怎麼從無變到完成。

 
 
由樂高製成的節目招牌。
 
 
說到樂高,包括自己在內,就是樂高擁有無限的可能性,幾乎你想像出來的物體,從人物到遊戲電玩、動漫畫,真人電影戲劇作品,都能夠製造出來,更不用說我們生活中的大小事物,都能夠以樂高的方式重現。甚至還有人辦了樂高相關的比賽,因為樂高的相關零件,可以說是多到一個很不可思議的地步,需要有相當熟練度,才可以組成,當然也能輕鬆的遊玩,不管簡單或困難都有其樂趣。
 
 
 
 
圖片來源National Geographic :
 
 
 
 
這是國家地理頻道所製作的系列節目,超級工廠Megafactories,主要是介紹全世界各式各樣的製造行業,包括重工業以及不為人熟知的輕工業,也有的是電腦遊戲的公司,此節目展現了世界各地工廠的內部運作,每一集都集中展現某一種機械產品的製造過程。從公司的總裁老闆,到底下的員工技師,甚至是運作的網絡,極少在鏡頭前面曝光的人力資源及製造裝備,感受現代化先進工業的氛圍。
 
這是全球最受歡迎的建築玩具,現在的兒童可從事的活動多得很,從電玩到電視和無數的活動,但孩童一年仍然花五十億小時玩樂高,但把積木扣搭在一起做簡單的模組玩具,可不像表面上看來那麼簡單。最受歡迎的一組樂高警察局每隔幾年就會重新設計,好趕上時代,從研發和工程到機器人裝配線,還有全球最大善變的測試市場,本集節目帶您到幕後,看看如何把真實的警察局化身為想像的遊樂園。
 
 
 
 
 
以上資料來自報章雜誌網站以及訪問。
以下完整分享裡面的內容,並加入自己的感想:
 
 
 
 
 
 
 
 
 
由樂高製成的人物。
 
全球孩童每年估計花50億小時,把玩這些招牌積木,基本的建築砌塊經典積木,從一九五八年至今沒什麼改變,但對這種丹麥玩具的需求只增不減,全球每秒賣出七組樂高玩具,警局跟其他樂高城市系列,每隔幾年會更新,以趕上時代潮流。話說近十年的樂高,與電影結合的比例很高,甚至還製作了以樂高為主題的電影,更不用說某些流行文化,都可融入樂高裡面,變成積木。
 
剛開頭便看到樂高團隊前去真正的警局,樂高設計團隊到丹麥警局尋找靈感,這支精英部隊面臨艱鉅挑戰,史上最暢銷的經典樂高玩具組,設計最新版本重新推出,警局是樂高城市系列的旗艦玩具組,是該公司的創始玩具組。如同每一個員警小組,這支設計團體有自己的菜鳥,有趣的是其中一名新加入的成員,他自己述說在十二歲寫信給樂高公司,要如何才能加入樂高公司。
 
樂高警察局,以前竟然買過,忘了是哪一個版本,還跟朋友交換玩他的城堡系列。
 
 
結果樂高公司馬上回信跟他聯絡,跟他詳細的講解,要什麼條件與科系,才能夠進入樂高公司,他就學時依照這些條件學習,最後進入了樂高當實習生,他所屬的團隊將在節目拍攝的一年半後,把全新警局玩具組推出上架。新玩具組的創造,分成五個步驟,設計與開發、模塑、上色與裝飾、包裝、然後是經銷,第一項想必是很多設計師的痛吧,尤其是面對很多奇奇怪怪的狀況。
 
這集的超級工廠也一樣照著他們的例行公事分割流程,讓我們了解運作。
 
這就是這麼簡單的零件。
 
資深設計師與創意指導想從孩童的眼光,看看真實的警局,所以開始討論,這個玩具組需要招牌員警裝備,但不能太暴力,畢竟是給孩子玩的,所以樂高城市看不到槍枝。雖然成人玩樂高也很多,但要顧慮小孩子的教育,記得警局的樂高組,不管是犯人或警察,身上的武器都是近身非致命武器,也不會有那種尖銳的東西,至於孩子把玩具吞下肚這種事情,這就是家庭的責任了。
 
 
組成一個大型樂高組,需要驚人的數量。
 
這是一支國際團隊,針對全球顧客而設計,但玩具的主要產地,仍然是樂高當初誕生的小城,丹麥的畢朗德,旗艦模塑廠分成三大區塊,四座高聳的筒艙,未加工的塑膠粒送到這裡,十二條生產線製造樂高積木。還有二十三公尺高的倉庫,把積木分門別類,然後送出去裝飾和包裝,畢朗德的工廠綿延半公里長,是一座永無休止的積木製造機,每秒生產五百塊積木,一分鐘是三萬塊積木。
 
 
樂高就是靠這些製造出來的。
 
幾乎是全年無休,這個城市每年製造數十億塊積木,畢朗德的樂高工廠是全球最大的塑膠模塑工廠,它的模塑機一年生產二百一十億塊積木,光是兩年的積木供應量就足以一路連接到月球。工廠一天消耗六十噸塑膠粒,十四座筒艙,確保工廠永遠有一周的供應量,複雜的管線網路,把未加工的塑膠粒輸入十二條模塑生產線,生產的樂高積木有七千種形狀和色彩,工廠內的機器人手臂會舉起剛出爐的積木,送往一座巨大倉庫分類和儲藏,有些部分留在畢朗德這裡裝飾和包裝。
 
 
樂高的玩具組多到很難數清。
 
但大多送到捷克和墨西哥的工廠,維持足夠的樂高玩具全球需求量,一點也不容易,對企圖創造品牌忠誠度的公司而言,玩具業有其固有障礙,就是小孩長大以後就不玩了,但許多人眼中的問題是這家公司眼裡的機會。他們迎合各種年紀的玩家,使顧客多年來不曾流失,他們的經典玩具組針對五到九歲的兒童,比較大的得寶系列以幼兒為行銷對像,樂高機械和機器人系列適合青少年和成人。
 
這時候畫面回到樂高在畢朗德的工廠,在設計室裡設計師坐下來開圓桌會議,在融化塑膠之前,必須設計出警局組的新風貌,這段主要藉此其中一個小組的模組設計(警察局),了解他們是如何設計產品的。離交貨期還有好幾個月,團隊已經測試設計一年多了,他們從真正的警局擷取靈感,創造全球孩童都能辦認的玩具組,他們讓新的玩具組具備本身的情節,讓孩子們跟拘留室的強盜玩耍。
 
 
好的玩具能夠給孩子想像力。
 
設計師開始組裝起他們設計的樂高模組,並給予故事情節,像是強盜計畫逃出警局,發現床下有鐵橇,這個設計並不是單純只有單一因素,鐵橇還能拿來橇起其他的樂高組件,當成工具使用,最後設計師交出了七百八十三塊的玩具組。但不表示工廠必須開七百八十三個模,才能製造所有的積木,開模的費用很貴,開一個模要高達二十五萬歐元,因此設計師設法用現成的積木。
 
以獨特的組合打造新的玩具組,扣塔積木的彈性是樂高企業的基石,玩家可以任憑想像,自由排列組合,畢竟光用六個顏色相同的八顆粒積木,玩家就能創造出915103765種不同組合,用現成積木設計新玩具組。更不用說,動不動就有數百到千的玩具組,可以創造出各種不同的變化,還記得以前遊玩時,曾經把經典旗艦組亂組合,結果花了好幾天的時間,才終於恢復原樣。
 
 
生產零件的機器之一。
 
廠內設計團隊的雕塑師,打算把警犬的元素加入到模組,如何把一隻真的牧羊犬變成三公分高的玩具,她觀察真正的警犬再設計大概的圖樣,雕塑師先用黏土定形,再用圖紙確定,利用雕塑刀微調基本造型,但警犬完成的日子還很久。專案小案這裡的警察玩具組大多可以上生產線了,但嶄新的小狗雕像得先改造一番,從黏土變成塑膠,還可能要花上一段時間,等待真正完成。
 
塑膠是玩具業的命脈,在畢朗德的工廠使用各式各樣的工具和機器製造高階玩具,包括注模精確上色和包裝的機器,但樂高並以塑膠注模技術起家,公司在自動化生產線出現前早已成立,用的是零碎木頭。歐爾寇克克里斯汀森生於一八九一年,在十三個孩子裡排行第十,七歲就跟著木匠做學徒,歐爾後來成為木匠師傅,在二十五歲那年自己開店,不過一九三十年初期,家庭陷入困境。
 
 
塑膠成形的瞬間。
 
獨自帶著四個孩子面對困頓生活,克里斯汀森在四十一歲重新創業,他開始用零碎木頭做玩具,前兩年他把做玩具當做副業,但需求漸增足以讓他開設專門的玩具公司,一九三四年克里斯汀森結合兩個丹麥文字,樂與高、意思是「好好玩」,樂高於焉誕生了。一開始的樂高的確是用木頭製成積木,這也是積木的原形,但隨著各類需求與成本考量,最後變成了塑膠,這個更容易變化的原料,
 
 
有很多員工都是第二第三代,當原工廠在一九四二年燒毀時,員工們幫忙蓋工廠,二次大戰後木料難以取得,但歐爾寇克父子不受原料短缺影響,轉而投資一種新材料塑膠。克里斯汀森在一九四七年購買第一台塑膠注模機,到了一九五十末期,他的玩具工廠在國際上大放異釆。
 
 
將近八十年後,他們以巨大規模製造玩具,全是拜注射模塑機所賜,機器取得未加工的塑膠粒加熱到二百五十度,然後把塑膠牙膏注射到模具裡,模具維持高達一百二十噸的壓力,讓塑膠冷卻成特定的形狀,就像用三載滿載的卡車壓著塑膠。就算科技日新月異,把未加工的塑膠變成積木、平面磚和骰子,仍然是樂高工廠的重點工作,這家巨型工廠的任何機器、機器人或工具,重要性都比不上一種東西。
 
模具,每一塊積木的設計必須達到近手非人性的精確,因為出廠的每一塊積木,不但必須和所屬的玩具組完美搭配,還得和一九五八年起生產的每個積木互相扣塔。這邊又回到設計組的畫面,新出產的警察局玩具組,必須有自己的新警犬模具,模具出爐後幾分鐘就進廠房,這裡有高度專業化的團隊,把黏土塑像變成精確的模具,首先、雕塑好的警犬在3D掃描臺上轉一圈,把掃描的資料繪圖、整平。
 
避免出現可能傷人的銳利邊緣,模具設計師操作虛擬的模具組件,創造出形塑樂高警犬的完美空間,他們留下注射熱塑膠的空間稱為分模線,設法預防任何滲漏或安全問題,完全後的設計送入巨型工具機,用黃銅打磨出原型模具。每個原型都要做測試組裝,在電腦螢幕上看似完美無缺,在真實世界未必天衣無縫,模組最後由人工檢查,使表面平順滑溜,這個原型在小規模注射生產線試營運。
 
只有完美的模具能送到廠房。
 
十二條數模塑生產線製造的樂高積木,一分鐘有三萬六千塊,要搭配多少玩具組都沒問題,新的警犬模組已經可以進廠,更換一個模具耗費將近兩小時,但為了彈性運作暫時停機也值得,模具本身的重量在一百五十到一千五百公斤之間。警犬真正成形,員工到另一台機器隨機取樣,取得的樣本經管狀系統送到品管室,在這裡進行一系列測試,確定每個積木的誤差幅度,不超過百分之一公釐。
 
 
孩子與大人都愛。
 
測試員分別檢查積木和顆粒的高度,最重要的是檢查所謂的抓力,這些積木要給五歲孩童玩耍和組合,必須具備抓力避免積木散開,又要能夠再度拆解,模具機非常精確,每十萬個積木只有十二個沒通過品管。正是這種一致的抓力,把這裡公司推向全球市場,一九五五年歐爾冠克的兒子葛佛瑞看到新市場的潛力,向父親提出一個點子,創造一個可以豆相組合的玩具系統,這樣孩子可以不斷購買。
 
來擴充原有的玩具組,對於歐爾寇克發明的積木,這似乎是最佳發展途徑,他們在同年推出第一套樂高城市系列附帶警車,不過早期的積木是空心的,無法有效固定這個系統的玩具,於是在一九五八年顆粒和圓孔兼具的積木誕生了。更穩定的積木成了公司的招牌,也是最富於變化的組件,要保持這些積木的一致性,必須經常進行維修,幾位維修工程師把模具保持在最佳狀態。
 
 
維修技師每隔三星期就親自檢查每個模組,把數百個模具組件徹底清洗,然後徒手擦拭。
 
 
不只兒童會購買和建造,也有一群忠實的成人樂高迷,這種丹麥玩具在歐洲特別暢銷,荷蘭的茲窩勒主辦全球最大的年度樂高展,每年有七萬五千名粉絲蜂擁前來,炫耀他們的創作結晶,大概一半的展覽是為兒童舉辦,其餘則供成人樂高迷觀賞。他們自稱成人樂高迷或大樂高迷,許多樂高迷認為從事技術業行業,是樂高打造他們的事業,可以結構你的思維,思考合理工法。
 
 
每年樂高迷都會參加活動。
 
但死忠樂高迷的終極目標仍是丹麥,丹麥的工廠,有很多年輕人立志進入樂高,警局玩具組的菜島工程師則是其中一個,他們的設計已進入第二階段模塑,這時離聖誕節只剩兩個月,所以他們讓菜島參觀,如何才能讓這個玩具組出廠。因為光靠腦力和蠻力是不夠的,在模塑生產線上做粗活的大多是銅鐵和塑膠,而非有血有肉的人,樂高用一隊機器人搬運剛出爐的積木,等箱子填滿積木。
 
 
自動化生產的快速。
 
機器人就搬到上層的輸送帶系統,裝滿積木的箱子被送巨大的儲藏室,室內有四架機器人起重機,在七十公里的架上空間來回穿梭,把近五十萬個箱子分門別類。發明是工廠的主要工作之一,為了提高創新和彈性,通常有一個專職的團隊專門提供新的生產創意,這支團隊被稱為概念工廠,概念工廠是大工廠裡的迷你工廠,可以測試前所未有的點子,然後才進入大工廠生產。
 
概念工廠的團隊最近奉命,解開一個獨特的謎題,如何把建築經驗轉換成一種棋盤遊戲,就是要發明一種全新的樂高骰子,樂高想要一個包含建築設計的骰子,但堅硬的塑膠聲音太吵,幸好他們手上有充足的橡膠材料。模塑工廠每年生產三億多個輪胎,供應玩具組的需要,光憑這個數字堪稱全球第一大輪胎製造商,他們想到用軟橡膠包裏硬塑膠,但是這方法並不容易,概念工廠必須創造最昂貴的模具。
 
 
生產線上。
 
 
他們創造的二十五萬歐元的模具終於進廠生產,他們希望把這骰子擲出去不會白費心機,骰子的模具或許昂貴,但怎麼比不上公司最大的投資,是一套抱負遠大的電動玩具,樂高玩具利用兒童兩種最基本的本能,建築和角色扮演。現在遊戲製造商把那種遊戲經驗轉移到電腦化的環境,名為樂高宇宙的線上遊戲,樂高宇宙是一個MMORPG或稱大型多玩家線上遊戲,全球各地的兒童可以一起上線玩。
 
為兒童打造線上的社交遊戲,向來獨一無二的考驗對玩具製造商而言,維護玩具組的安全就是避免銳利邊緣,並使用無毒顏料,如果是網路遊戲,必須設法維護兒童的網路安全,在遊戲設計和孩童安全設施之間,這麼大的工程需要好萊塢規模的預算。但即便有耗資數百萬美元的電動玩具,和複雜的棋盤遊戲,孩童依然湧向經典玩具組,順便一提的是這個遊戲已停止營運了。
 
 
這個場面是不是很熟悉呢。
 
 
回到工廠,警局玩具組準備進入第三階段,上色和裝飾,元件裝在彩色箱子裡運出畢朗德,送往捷克共和國,大規模的裝飾和包裝作業在布拉格城外的克蘭諾鎮進行,克蘭諾工廠一個月處理十幾億個元件。箱子通過分類系統,堆疊在高聳的倉庫,克蘭諾工廠靠這套分類系統,幾乎一收到通知就能包裝任何樂高玩具組,警局玩具組進入裝飾生產線準備上色,克蘭諾的廠房有九小時的緩衝庫存。
 
說真的這過程介紹很用心,怕大家看的冷冰冰,所以跟他們的設計團隊剛好設計的新玩具組與新手進入工廠的時間一起搭配,還有他們設計的玩具從無到有的完整過程,就很容易理解了。
 
確保生產線二十四小時運行,警犬正等待技師更換上色機的零件,這台機器叫五顆星,裝飾生產線強調彈性,和畢朗德的模塑工廠一樣,同一句機器這個小時可以給員警上色,下一個小時又給噴射戰鬥機上色。零件換好之後,裝飾員就可以上色了,每一個小時可以給兩千五百個左右的元件上色,裝飾機經過精密設計,讓小組件維持穩定,等待每個小細節一一上色,永久的上色。
 
 
這些頭是樂高的招牌。
 
上色生產線活化了每個玩具組的英雄、人偶,人偶誕生於一九七四年,四年後才變成現在的模樣,一開始只有黃色的笑臉,人偶上市後大受歡迎,多年來扮演許多不同的角色,拜裝飾機所賜有了許多面貌。樂高工廠一年裝飾兩億五千多萬人偶,足以從畢朗德一路牽手到波士頓,最新的警察玩具組有自己重新設計的人偶,給予他們某一個刻版印象,就可以認出所設定的角色。
 
 
最令人著迷的地方在於無限可能性。
 
色彩鮮艷小塑膠組件一定逃不過兒童嘴巴的折磨,公司靠父母防止兒童窒息,靠生產線保持顏料無毒而且難以掉色,所有的樂高玩具都經過口水測驗,放入跟口水相像的液體,保證它們不會掉色。上色後的警局玩具邁入第四階段,包裝生產線,員工以人力方式把相符的組件填滿每台分類機,警局玩具組需要的樂高元件,在事前包裝生產線分門別類,然後裝進特定的箱子裡面。
 
 
好多人頭。
 
精細校準後的分類機精確計算組件的數量,同時保持生產線快速運作,包裝塑膠袋裡的空氣避免組件在運送時破裂,全力運作一天能包裝五萬多袋組件,他們以毫克為單位追蹤重量,確定每一代的元件數量正確。每一包都經過六個重量檢查站,如果重量不對會在最後一關被剔除以人工確認,系統必須保持事前包裝全線穩定進行,特別是在節日,樂高50%以上的產品在耶誕節六周售出。
 
但就算這個系統再昂貴可靠,也依然會故障,克蘭諾工廠內價值數百萬歐元的機器人起重機系統,通常一小時分類五百個箱子把組件送進裝飾和包裝生產線,但現在整個系統鴉雀無聲,後勤團隊開始檢修故障。看來是規劃積木活動的電腦和機器人起重機在溝通上出了問題,生產過程本身有九小時的緩衝,如果系統故障超過九小時緩衝期,整間工廠必須停止生產,影響到整個出貨。
 
 
樂高也跟機器人元素結合。
 
樂高不是沒遇到重大問題,畢竟公司不久前才陷入嚴重困境,九十年代隨著電動玩具越來越受歡迎,樂高連續虧損了十一年,最慘的時候他們兩年就虧損五億美元,後來奇蹟出現,死忠的成人樂高迷駭入史上最暢銷的樂高產品。樂高機器人系列,死忠樂高迷很喜歡機器人系列,原因是能讓他們的創作活起來,一半以上的機器人玩家是成年人,所以說玩樂高的年齡層是很廣泛的。
 
 
樂於交流的樂高。
 
很多公司會把駭客告上法庭,但樂高提供玩具交換頂級駭客的創意,發現他們設計的程式比樂高公司設計的好多了,所以他們公司的人員把駭客請過來請教原因,駭客說是因為他們喜歡玩樂高,認為現在設計的產品不夠好。這個做法剛好配合整體的轉變,目的是重新思考公司的營運策略,他們創造新的授權產品,包括最暢銷的星際大戰系列到電動玩具,樂高續繼自我整頓,簡儘經銷系統。
 
要求設計師利用現成的元件創造新玩具組,他們這一把賭贏了,二零零六年推出的新一代機器人打破銷售紀錄,至於經典玩具組他們把每一項產品的重點,回歸到建築經驗上。這應該也是歷史久遠的公司會遇到的問題,就是無法跟著時代的腳步前進,導致消失在浪潮上,不管再大再有錢,只要經營數十年如一日,也依舊會倒閉,要大膽的聽進別方的意見,然後吸收成自己的。
 
自動化產線。
 
這時回到捷克蘭諾的樂高工廠,他們試圖重新開機機器人起重機系統,可惜系統的重新開機沒有成功,至少現在就快知道故障的原因了,工廠的分類系統靠瑞士的資訊科技部門運作,捷克的工人只能等瑞士的技師以遙控方式處理問題。只剩十分鐘能阻止生產線停擺,工廠經理準備啟動保全裝置計畫,如果廠房的元件缺貨,資深職員會轉而訓練新員工,這家工廠浪費不起任何時間。
 
這應該是歐美公司跟亞洲公司的不同吧,歐美公司不怕把故障給人看。
 
樂高的工廠倉庫。
 
幸好及時開始運作,從機器人的入口到工廠最後一站,最後的包裝,包裝生產線已經把機器自動化,幾乎能填充任何大小及形狀的玩具組,但警察玩具組的盒子是特大號的,裡面有七百多個組件,這個玩具組必須用人工包裝。團隊全速運作時每週包裝一百萬箱,把包裝完成的盒子裏起來裝上卡車,送到小鎮另一頭進行最後階段、經銷,樂高和DHL在二零零五年搭檔,樂高的全球經銷大多在單一倉庫處理。
 
 
最後拿到消費者手中的。
 
DHL的經銷中心綿延半公里長,面積高達十萬平方公尺,相當於十四座足球場,是中歐最大的倉庫,全球各地的玩具店向樂高的取貨員下單,由他們完成各別市場量身訂做的訂單,在單一地點處理大多數全球經銷,讓這家公司擁有獨特的優勢。如果某個玩具組的需求暴增,從模塑到經銷的整個系統,短短十天就能滿足需求,一小隊叉式堆高機操作員在十四萬個儲藏點之間穿梭。
 
 
不能帶小孩進去的地方之一(笑)。
 
經過十八個月的設計和開發,模塑、分類、裝飾和包裝及大規模經銷,樂高城市警局玩具組面臨最嚴酷的測試,終於可以送到顧客的手上,也許有人會想說,為什麼就一個產品就需要十八個月,太沒有效率了,不能夠馬上快速回收嗎。可這是有它必然的原因,就是要讓購買的人,玩的很開心並且了解其中的故事,或許這有點美化樂高了,不過樂高的樂趣性,應該是不用太多說明。
 
從一九三四年樂高數度重建,靠著化危機為轉機而存活下來。
 
 
 
 
樂高的零件,想必是靈魂。
 
總結:超級工廠樂高積木,滿足了很多人的好奇心,包括自己在內,因為樂高是個很需求手腦並用的玩具,你在遊玩的過程也會運用到了很多思考與手部活動能力,很適合全年齡的人前去遊玩。也見識到這小小一塊的樂高,隱藏著很多的巧思,從製造到販賣,這其中經過了很多面向的通用智慧,為的就是讓大眾能夠了解他們的產品,製造的過程以及設計的經過,都是很有趣的。
 
連電影也有了。
 
感想:話說這超級工廠系列,也寫了好幾篇,不過自己對於汽車與機車,實在沒有什麼興趣,所以就不前進那個方向了還請見諒,但有興趣的人可以自行查閱超級工廠系列,有非常多的機械相關的工廠。
 
印象最深還有比賽舉辦就是拼湊樂高,樂高的組合真的是一門很高深的學問,你要如何運用各類零件,把它組成了自己想要的樣子,就需要很多想像力與手腦兩用的協調,更不用說還有額外的配件,樂高可以簡單玩,也能高級玩。
 
在某些社會裡是看不起玩具跟娛樂產業的,不過任何產業都有它必須存在的意義。
 
 
 
 
 
 
 
如果喜歡孤的文章,不妨訂閱,就是最好的鼓勵。
以上圖片及影片並無商業用途,
純屬介紹引用。
 
 
 
 
 
 
 

    任孤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