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畫一隻雞」其實第一次聽見白安的作品歌聲,大概印象是這樣吧,可能有注意的人都是被這個所吸引,很多人說她的歌聲很像誇張版的孫燕姿,筆者倒是覺得有一點像小紅莓The Cranberries的主唱Dolores的唱腔,同樣很注重共嗚的唱法。先談談歌聲好了,白安的歌聲與唱腔,一聽就知道是她,這樣強烈的特色,會帶出兩種結果,一種喜歡的就很喜歡,討厭的就很討厭,但特色的本身並沒有錯,接受度不同而已。
 
因為是自己的創作,才懂得自己最大的優點在哪裡,所以走的曲風都是電子加上民謠風,以白安獨特的唱腔就適合這種走向,有的歌曲甚至只有單純的鋼琴伴奏而已,就因為對自己的歌聲很有自信,才敢這樣做,因為越獨特越有魅力的聲音,就適合用最簡單的方法來凸顯而出。就像烹飪上好新鮮的食材時,就需要讓食材發揮原味,帶出它的鮮甜與口感,所謂的調味料只不過是讓食材增加味道的助力,並不是拿來蓋掉原味的。
 
她的創作也很細膩,雖然同樣也有情歌,可是講的都是在人生中我們必須經過的路程,用自己的看法與想法處理並且實體化,所以很具有真實性,幾乎都是每個人所遇到的問題,生命中的體會與走的道路,是不是錯過些什麼,還是看的角度有所不對。就像是「是什麼讓我遇見這樣的你」這首的詞,歌詞看似簡單,卻含有令人思考再思考的氛圍,加上歌聲與曲調,整個溶化在她所建構的世界當中,直到被風化消失為止。
 
空靈如同大自然般的清晰空曠,優雅的手舞足蹈了起來,有如芬多精的芳香與舒服,不會有什麼負擔之外,還帶給人很多想法,整個身心靈都放鬆了,感覺自己已經脫離這一個繁亂的世界,好像沒有重量的飄浮了起來,視野寬廣。很適合在思考看書聽這張專輯,因為帶給人安靜無憂無慮的氣氛,整個提升了起來,透明充滿了穿透力,直接到達內心深處那一個遺忘的角落,那邊已經佈滿了灰塵,是該時候好好的打掃了。
 
整張專輯的整體性非常的同步調,幾乎都是同一類的曲風,但沒有那種感覺是同一首歌的不用心,幾乎都有極大的改變,輕輕的電音加上民謠風,搭配起來比想像中的還要適合貼切,從第一首歌麥田捕手到最後一首是什麼讓我遇見這樣的你,明明都是類似相近的風格,可是呈現出來的就是不相同。除了電子音樂編曲之外,其他的節奏上倒用的很少很簡約,幾乎近裸的鋼琴彈奏,這樣的佈置除了加分之外,更聽出甘甜。
 
麥田補手這張專輯很有可聽性,聽完有種彷彿被洗滌內心的感覺,尤其是這現代這個忙碌又吵鬧的社會,真實又不刻意的做作,直接展現真實的自己,到底有幾個人做的到,相信自己的想法有時候是顯得相當困難,在自己的眼中還有別人的眼中,到底是什麼樣子。編曲的重要性不輸詞曲,就是因為不管曲或詞再好,編曲一不好的話,就能聽出差異性,簡單來說編曲就像是靈魂,詞曲是血與肉,麥田捕手就是忠實的呈現三合一。
 
有很多人針對她咬字這一點,那筆者可以很不客氣的說,如果你真的那麼計較咬字的話,應該去聽廣播還是正音班的歌聲,還是北京腔之類的東西,音樂這種東西本來很主觀的事情,因為自己很喜歡白安這種唱腔與唱法,如果沒有這種特色的話,那白安就不是白安了。創作本來就不應該設下侷限制約,必需要有無限的可能性,音樂也本來就是見人見智,還是要給予白安高度的評價,這樣的歌手大概幾年也不會出現一個。
 
順帶一提、整張專輯的曲詞都是由白安創作的。
 
 
 
 
麥田捕手
彷彿從歌聲中透出一絲絲空氣的光與熱,加上編曲恰到好處的插入與改變,用白安的歌聲來呈現是再好不過,尤其是歌尾的那一個拉長音,實在是畫龍點晴之效,安靜卻又不會安靜的太過份,聽到心靈的呼喚與叫喊,再深不過。
 
兜風
電子音效不斷拉長又拉低,用最淡化的方式,在一分鐘開始的稍微高亢,接著又是降落,聽起來非常的舒服,想要閉上眼睛就這樣睡著,不用思考想太多,二分鐘又進入了另外一個不同點,接著又繼續下去這一趟旅程。
 
 
倒著走
活潑生動的鋼琴演奏,充滿了童趣與躍動的移動,輕鬆的嘴角微揚跟著擺動,雖然同樣是鋼琴卻是有精神活動力的,接近二分鐘加上拍掌聲與其他的樂器配置,屬於比較快樂愉悅的風格,看著笑容倒掛在彩虹之上,就這樣倒著走。
 
 
不聽
搖晃並且模糊的樂曲,有一點破損又枯萎的缺陷,是不是不完美也是完美的一種,一分鐘開始的電子音樂非常極有趣味性,整個讓整首歌的走向很明顯的不同,製造合緩的衝突之後,也沒有任何的不適感,流浪性節奏,如同不受控制的野馬,卻沒有跑走。
 
默劇
靜謐沉默陷入了黑暗之中,深沉不知道的洞穴裡面,同樣用最簡單的方式呈現出歌聲的方式,在編曲上的使用可以說是配置到極少為止,在中段開始的絃樂逐漸加進來,開始露出一絲的光明,可是依然被黑暗所填滿,默然的認命。
 
Bird
鼓聲與電子節奏先後呼應,製造出一種既迷離又理智的氛圍,不斷的拍打加上好像從很遠處跑出的幻影,呢喃的歌聲好似在說這曲歌,跟她沒有任何的關係與牽絆,也好像是一個不相關的人闖入這個地方,沒有人認識清楚她。
 
我只想在乎我在乎的
跳跳停停的電子節奏,與一開始似唱似詠的呼喊,加上爵士鼓的配置,輕飄飄的難以停止,整個聽覺就跟著這樣的活動前進,不想要停止衝勁,敲擊樂器與歌聲之間的合作,可以說是天作之合,任何一個分開或錯開位置,就沒有如此的活力。
 
放空
以中國樂器為主軸,加上電子節奏,不時的穿插進來的中國笛,可以說是一種驚喜,原本就具有煽動力的曲子更增加幾分魅力,雖然樂器的使用上一樣不多,可是卻意外令耳朵充滿豐富性,歌聲也是樂器的其中一樣,不分彼此。
 
難愛
手風琴充滿了歐洲的風情,優雅的隨風舞動,雖然也是極簡的編曲方式,中段開始以大量快速的鋼琴加進來,把前面的樂器配置做一個大翻盤,然後再加進來,全部所有的,這樣的方式也是一絕,結尾的地方很淡然聒雅。
 
是什麼讓我遇見這樣的你
最單純又沒有任何樂器的加入,只憑鋼琴與歌聲,卻能夠聽出白安最佳的歌聲,這樣的編曲與極簡的樂器使用,適時把歌手的優點與特色,全部一次爆發開來,進入副歌之後用聲音當成演奏方式,溶化在這樣的你之中。
 
 
 

    文章標籤

    白安 麥田捕手

    全站熱搜

    任孤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