計謀之始、是要讓敵人知道你的下一步,然後再去推算出對方的下一步,高明一點是讓敵人第二步,更高明的則是讓他們知道第三步,應龍師雁王等人,就是讓元邪皇完全知道了他們的行動,可是卻不得不行。元邪皇這段的對話很有意思,就是他一直質疑阻擋他的人,心中的信念,讓他們可以不怕犧牲,就為了九界眾生,可是他心中只有燭龍與畸眼族,自然與他的理念衝突。
 
然後小心預測敵人的每一步。
 
這段武戲算是中規中矩,刀劍交擊還算有感,沒有動畫過場也算是好的地方,不過就少了一點創意處在,幸好旋龍震天擊太熱血了,透過不斷拳掌攻擊,一直猛攻邪皇的中路,也可以看見邪皇擋下攻擊的瞬間,馬上又補上另一波攻勢。短短的數十秒便如綿延江水濤濤不絕,御兵韜打完,馬上又是勝絃主與西經無缺的第三波攻勢,但元邪皇是真的受傷不能恢復嗎,這點還有待商確。
 
西經無缺與勝絃主的搭配,這邊的音樂加上彈奏長琴的意境是有,加上刀劍交擊拼出的火花,沒有任何的花巧,就只是單純的互擊,比起之前邊對話邊打的場面,這一幕顯得比較有感,加上勝絃主的音波攻擊,姿勢真的是一百分。邊彈還要邊唸詩句,整個人飛到空中,這邊有一個細節很不錯,就是元邪皇之前都會從幽靈魔刀抽取魔力,然後恢復他的體力及肉身,可是這次完全沒有。
 
長琴姐姐我喜歡妳啊。
 
就因為這段太過乾脆,所以才覺得奇怪,這也是身為金光觀眾的一個習慣,就是不會把事情想得太簡單容易,這其中一定有什麼絃外之音,還是細節上的伏筆,等待我們前去解開,有時候要考慮到各方面的反應,然後再下去變化。因為計謀並不像棋子,你放在那邊就不會動彈,必須要跟著它們的移動,再下去跟著變化,有時候不動或跟隨著它們移動,也是判斷局勢的必要條件。
 
俏如來各種吹電風扇與打燈,就嚇跑一堆人。
 
知己果然就是知己,每次聽長琴姐與西經叔的對話,真的是默契十足,這對老夫老妻太熟悉彼此了,所以這對話真的很有感情,不用什麼特別的橋段,就只是有點啞謎般的話語,就表示他們心中的位置。最後的琴絃調正加上那段配樂,兩個人只講了最低限度的話,加上染血的琴絃與尸身上的光芒,還有那唏噓的嘆氣,與地上塵沙的動作,記得上一次看到類似的畫面,是俏如來被洗腦時。
 
「輕敵」正是最強的計,過多的勝利會讓一個人的判斷,出現了很多落差,就算他原本很謹慎小心,甚至是判斷精密,都會因為大好的形勢被暈頭,應龍師面對大好形勢,也完全陷入了過去大勝者必有的「亢龍有悔」。他太想要獲得勝利,全殲可能的敵人,卻沒有想到自己的意圖目的太過明顯,也很容易被人利用,就算他原本不是這樣的人,可是面對唾手可得的勝利,就會太過渴望。
 
這邊埋下了俏如來可能再度前往魔世的可能性。
 
當初帝鬼不也是覺得自己優勢太大,可以統一中原,可是卻在佔盡好處的時候受到嚴重的挫敗,就知道當人覺得自己將會勝利時,就會開始鬆懈,卸下所有的心防,最後因為露出這唯一的缺點,就足以令他潰散。應龍師想要當那個漁翁,在其中得利,將自己設在隔岸觀火的地點上,但他不知道的是,凡是得到就要付出,拿的越多代價越多,如果什麼都想要拿,那將會滿盤皆輸。
 
老女人曼邪音,總覺得有點可愛。
 
凶岳疆朝針對苗疆與闇盟的舉動,還是圍繞在上集的思維,就是希望弄髒自己手的人,並不是神轎上的人,一旦神轎上的人弄髒了,就會失去了號召力,所以骯髒的事情必須有人要去處理,但不能是神轎上的人,如同蒼狼與俏如來。溫皇這邊也談到很暗示的手法,他利用棋步描述了元邪皇與狷螭狂的處境,就因為他們太過特別,所以招致群起圍攻,但他們的行為真的十惡不赦嗎。
 
溫皇真的越來越會應付劍無極了。
 
鬼祭貪魔殿最後的計策,這可是連環計加上荊軻刺秦公子獻頭,一連串的犧牲與局面不利的情況下,反而越容易逆轉,一中大意之計、二中大義之計、三中陣王之計,過於優勢使得應龍師開始大意,犧牲也使得應龍師中計,也引誘他自己跑入包圍的陣地之中。就想說金光的犧牲一向不是那麼簡單,還真是太過熱血啊,最後的最後,想要令人大喊,站起來說,馬的、這真是太年輕了。
 
有些計謀策略,只有元邪皇辦的到。
 
 
這幕、令人有無限想像的空間。
 
這檔的最後一集必須要說一件事情,就是金光不適合這種大場面加上武力值上限的劇情,可以看到在資源不夠的情況下,拍攝的條件是有限的,包括打起來不夠過癮,場面也沒有想像中的熱鬧之類的。然後在武力值最大化的情況下,又不能想收就收想打就打,顯得左右支拙,沒有暢快之感,這應該是墨邪錄最大的敗筆,雖說劇情上一向很穩定,可是一檔內塞入很多勢力組織的情況下。
 
無法演完,又沒有很好的畫面,顯得很可惜,不過勇於嚐試還是給點鼓勵,畢竟上檔也是創始,在很多人說悶的情況下,可是當累積的東西一次爆發時,還是帶來一定的好評,但墨邪錄很明顯的沒有這種大家想看到的東西。好像缺乏了什麼,不是說一定要收誰,還是什麼地方大爆炸,而是經費不足,加上資源也是的情況下,想要營造的氣氛反而毀掉了許多的創意及好的地方。
 
不過有一個很好的地方在於,就是在劇情中金光的細節依然令人讚賞,尤其是最後的收尾加上先前所埋下的伏筆一一爆發,要說墨邪錄不精彩的地方,就在於大型的會戰與一些武戲了,可能有些人想要看見元邪皇大殺四方。可是礙於前面所說的條件,只能如此,但透過計謀與伏筆,等等的寫法來讓墨邪錄變得的很好意思,為什麼看完最後一集,才發現原來打從開始就沒有依靠武戲了。
 
這最後的一集真的是頭皮發麻,雖說收尾的地方有點奇怪,而是接連將可能的疑點一一揭開,又設下了另一波劇情,說真的這個結尾比起前檔墨世佛劫還好,情理之中意料之外,回想時才發現,原來如此啊,難怪這樣演,元邪皇不愧為智者之稱號。
 
 
 
 
 
 
 
下檔叫東皇戰影。
 

文章標籤

任孤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