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視劇之前就寫過了,所以就別問了喔。
 
 
跟電視劇還是有些不同的地方,畢竟也是漫畫的原因,就像是每一話的井之頭五郎,電視劇中他會有很多事件後,他才覺得肚子餓,一話可能十頁上下,所以額外加了很多東西進去,這點倒是不討厭就對了。也好奇原作者到底有多懶。每次看他在每集的後面喝酒加上吃料理,他自己也有提到為什麼不寫五郎會喝酒的原因,純粹只是格數的問題,要是畫了喝酒的畫面就寫塞不下。
 
最多頁竟然是十二頁(笑)
 
每一話的開頭幾乎都是他跟人談完生意,然後肚子餓展開了事件,他在這個途中就會想到很多事情,包括自己依然是單身的原因,幾乎都是單獨思考,心中的對話為主軸,可以見到井之頭的獨白,沒有其他的角色都是路人。然後他就開始物色要吃什麼料理,以現在身體的狀況,還有精神上的疲累等等因素,其實多半都是碰運氣,隨便進入一個店家,也沒有太多的深思熟慮。
 
他就會開始觀察店裡面的狀況,還有老闆與上門的客人,研究一下這家店的氣氛為何,這才能擬定他要點菜的策略,他可不想問老闆最好吃的是什麼,凡事都要自己決定,一邊想的同時,他也會回到過去的記憶,令他想到某些事情。就在這個當中,他自然而然從身邊人說的話,想到這是什麼店,由客人所點的餐點,還有老闆與店員說話的內容,來決定到底要點什麼料理來吃。
 
「你要吃什麼」大概是很多人心中的痛,有時候想了半天還是不知道要吃啥,在很難決定的情況下,不能猶豫就豪賭了一番,這大概是五郎的既定模式吧,等待上菜的途中,還是進行了神遊,開始看起牆上及手上的菜單。並用自己的想像空間,去想像他沒有點的菜是何種模樣,從別的客人身上取經,如何有時候點的菜出乎他的意料,就會也一起點,上菜就會開始進入零的領域。
 
從菜名到料理的模樣,甚至是老闆如何煮的,都可以有評論在,不過是心中的劇場,是不會說給別人聽的,想了一番開始動手吃,外表是不能決勝負的,要從舌頭開始下手,在吃的過程中,基本上是整篇漫畫的主軸。不過有時候井之頭本身,還是有無法得願以償的失落,就是自己喜歡吃的店家,一段時間沒有去才發現,它們已經收掉了,明明心中很期待的說,只能夠接受現實。
 
 
井之頭五郎也會觀察別人的行為舉止,這點應該大家都會做吧,然後在心中響起自己的評定,或是想說你這樣不行啊,或這樣子才好,就像你吃飯的習慣,看到別人亂吃一通就會心裡不舒服的強迫感。就舉一個咖哩飯的例子好了,自己吃的習慣,絕、對、不、能拌在一起,拌在一起就變成稀飯了啊,一定要分開吃,然後從咖哩醬跟飯交接的地方開始吃,把咖哩跟飯都有才吃。
 
為什麼會對這部漫畫感觸特別深呢,因為自己經常也一個人吃飯,跟人吃飯要顧及別的事情,尤其是跟特定的對像,這時候會發現要一心二用,使得注意力完全沒有在吃東西的上面,弄得完全不知道味覺跟嚼碎入口的是何物。另外就是在吃東西的過程中,也會想到某些記憶點,有可能某個食物是童年的回憶,或是某一個對你很重要的人,曾經讓你吃過的料理,還有印象中特別好吃的。
 
劇中制服酒客的場面,原作中是制服小吃店的老闆。
 
 
 
吃完飯的餘韻。
 
 
 

 

    文章標籤

    孤獨的美食家

    全站熱搜

    任孤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