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歌詞:
 
我渴望活在黃金年代
掌聲歡迎下的百老匯舞台
和小混混鬼混殺時間、抽雪茄
與Frank暱在一塊兒數星星
 
穿著華麗、做個頭髮
搭配閃耀的珠寶賭金
帶頭開舞
我要的是回到過去的輕快舞蹈
 
來吧,大聲歡唱、回到過去
與我一同大聲歌唱
來吧,按著過去的舞步大聲高歌
大聲歌唱、放鬆自己
 
我要照我的方式成就自己
唱些讓小姐們喜愛的歌
味道辛辣、有一點酸
讓酒精濃度爆發最大力量
 
飛在天空脫離現實
管它什麼地心引力
閃過的流星我看的可清楚
 
與我一同大聲歌唱
來吧,按著過去的舞步大聲高歌
大聲歌唱、放鬆自己
 
喔 下雨天的銀色螢幕上
正播放著Sally Bowles在小酒館裡
盡情的搖擺,喔~多麼精采的表演啊
從頭到腳都充滿著喜悅
 
漫步在林蔭大道上
 
我麻木的心燃起了熊熊大火
 
我下定決心要走完全程
 
但我從不曉得這感覺會是這麼的棒
 
 
歌詞來源
 
 
 
The Asteroids? Galaxy? Tour中文譯名為行星銀河之旅,他們的The Golden Age被選為二零一一年的海尼根年度廣告宣傳歌曲,取自於他們在二零零九年發行的專輯Fruit當中的歌曲,這也是他們非常受歡迎的單曲之一。這是一支來自丹麥的樂團,成立於二零零七年,成員共有主唱Mette Lindberg、吉他Mikkel Baltser Dorig、長號Tony Rinaldi、小號Julien Quinet 、鼓手Birk Nevel、鼓手Rasmus Valldorf、薩克斯風Rasmus Fribo。
 
編曲上因為樂手的配制非常的豐富,其他樂團沒有的樂手,都可以輕鬆的加進去,沒有任何的負擔,因為如果一個樂團有不熟悉的樂器存在,就會顯得突兀不自在,光是這點就很值得期待,少見的長號小號薩克斯風等管弦樂器,都成為了骨幹般的基礎。跳躍的曲中可以聽見他們的獨樹一格的創意與革新,將很多的元素,都不像是樂團音樂的概念,比較像是其他音樂的處理方式,成為了他們的兵器。
 
無時穿插用鋼琴彈出的節奏,有點像是水晶打在物體上的聲音,加上小鼓的敲擊,具有一定的想像力,令人迴想到其他的地方去,帶進了奇幻的世界去,一不小心就被吸引了注意力,小號長號薩克斯風又是個很的救援角色,原本已經軟弱無力的前奏,瞬間又加強了能量。中段過後不管是獨奏或是合奏,都有傑出的表現,並不只是為了填補其中的空隙,豐富了色彩,淡化了繽紛,嚐起來濃而不膩。
 
女主唱Mette Lindberg的聲音唱腔非常的特別,似是隨時挑逗你的耳朵,聲線迷人又不羈的不肯妥協,堅持走著自己的路,不肯跟人屈服,這正是屬於自由自在的逍遙,奔馳在無垠的宇宙裡,沒有距離沒有時間,尤其是那個別人學不來的唱法,正是她的精髓所在。充滿了靈魂與懶慵不倦的唱法,賜予原本就很出色的曲風,多了放縱與暢意,血管注入血液,沒有賣弄技巧,而是走獨立的個性派。
 
歌與曲的搭配,就像前面所說的色彩繽紛,無論是從前段的刻化,到中段的轉化,還是尾後段的綜合體,在樂器上非常的多樣化,卻沒有聽起來很混亂,分工合作的每一段都其主題性的必須,在間奏的同時,也不忘他們的樂團配置,發揮到最極限的位置。也因這樣的編配,使得歌曲沒有負擔,聽的人都覺得非常的放鬆,只想要跟著他們的音符,好好的舞動身體,懷念他們所帶來的黃金年代。
 
這首The Golden Age主要是訴說過去的黃金年代一九六零七零年代,是多麼繁榮,走的是華麗風格,也沒有什麼的故事性,應該說是不想要給予太複雜的東西,單純說出對於一個年代的憧憬,與自己的想像力擴展後的四處飛濺,應該說每個人都有他想要回去的年代。至於回去後要做什麼,目的又是什麼,這根本一點也不重要,在此刻何不放下所有的心事,丟開一切的束縛,選擇只有一時,做自己也好。
 
人生裡有很多必須認真緊張的時刻,可是也不能忘了「生活」也是人生的一部份,如果沒有了生活,那只是被其他的人事物拉著走,就不等於活著,偶然的不去管周遭,才能夠得到真正的快樂,等到了時間過去,又回到現實等著要去面對,該做的事情就認真做,該玩的時候就好好的玩。最後的哼吟長音,也非常的有意思,只是不是單純的高音,配合著迷離的音樂,在歌曲中也不時出現這樣子的唱法。
 
Mette Lindberg的頭髮真是太有特色了,跟她的歌聲一樣,亂中有序。
 
 

    任孤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