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隊長就是天地不容客,猩紅女巫就是元邪皇啦,剛好配色跟能力都有點類似,尤其是我們的金光隊長,武器還是盾牌,一直很好奇這個盾牌是哪邊得來的,又是誰製作的,竟然可以化消元邪皇的攻擊,達到最大防禦值。尤其是隊長前段時間消失了,他又去哪裡,一回來就有盾牌,有一連串的謎等待解開,這根本是盾牌的極致,這盾有時候還可以當成轉螺旋丸來使用攻擊。
 
那麼……這盾牌哪裡買的到。
 
天地不容客運使盾牌的帥氣姿勢真是一百分,從上往下甩旋轉真的氣勢十足,一攻從上從下用力貫擊,另一邊則是旋轉盾牌化消攻擊,再來則利用盾牌的長度進行切擊,連山壁都被削掉的銳利。這段武戲應該是到現在第一熱血的吧,而且有時候的盾擊與拳打,還會特寫破壞的樣子,有錢就是任性,自從買了新設備後,金光的武戲三不五時就是慢動作特寫,不過很喜歡這樣的拍法。
 
而且金光的拍攝人員是不是有所更動,所以很多拍法上有明顯的不同。
 
公子開明、曼邪音與雁王凰后的交鋒時間,果然是攻心為上,短短的幾句話不用太多,就可以製造阿婆尊的疑心與好奇,多了反而沒有效果,跟之前熾獄尊一樣,對公子開明的立場產生懷疑,不再完全信任他,讓他的計策無法全功。種下猜忌的種子,雖然策君有可疑的地方,但他們對修羅國度太過在乎,所以失去了冷靜,反而被旁邊的人利用還不自知,雁王什麼都不在乎自然就不會被利用。
 
銀燕小弟的被教訓時間,果然他就是需要被人痛毆一頓。
 
凶岳疆朝這邊則是冷眼旁觀局勢的發展,想要得到最大的好處,想要當那個漁翁得利,可是他真的是魚翁、或是魚,也只有應龍師這類人才可以跟雁王合作,完全不計較底限,使出各種卑鄙無恥的陰招,就為了從戰爭中得勝。也出了一個新角色飆刑飛折,一臉短命的樣子,不像是重要角色,他帶來魔世的消息,應龍師只要利用手上的籌碼就好,反正犧牲的不是自己,視人命為草芥。
 
風之部族,則是飆刑飛折的部族,殞飛流也是其中之一。
 
 
故我欲戰,敵雖高壘深溝,不得不與我戰者,攻其所必救也,元邪皇所掛念的就是他的族人,所以應龍師與雁王所計畫的,就是俏如來不想做的,也不能做的,就算要他死也不會做,因為他是俏如來,超越這條底線,就會變成下一個雁王。這是故意設下的誘餌,可是雙方不咬不行,每邊都有不能讓對方達成的目的,也演出這消息的傳遞,從魔世散播到中原群俠到苗疆,元邪皇的身上。
 
雙鐮的操偶挺帥氣的。
 
勝絃主與御兵韜知道這是陷阱的誘餌,願者就會上鉤,這兩條魚卻非得咬不可,一方要阻止一一方的九界回歸始界,將會造成大亂,一方則是為了救助僅存的族人,讓他們在剩下的壽命,讓燭龍重歸血脈。可是這個餌上有雙面鉤,雙方要是不阻止對方,就會使得唯一目的無法達成,應龍師正是看準這點,才不怕顧忌,這可讓雙方兩敗俱傷,如同要你殺人才能救人,人會如何選擇。
 
再骯髒的事情也總是有人要做。
 
天然呆的有天然呆的好處,話說這根本是笨蛋吧,銀牛果然是銀牛,連元邪皇在你的面前都不知道,你就回答問題會死喔,回答一下啊(生氣),豬喔你、果然欠罵,忍不住想要罵髒話了,一開始回答,說出自己的目的就好啊。不過傻人有傻福,他是除了七巧之外,唯一無事逃開的人,還吃了小圓的豆腐一下,捏了蟹黃的肩膀,果然、天才有極限,笨蛋沒有極限,拍頭一嘆這也太笨了吧。
 
真的想要穿過螢幕揍銀牛一拳。
 
現在的溫皇則是比較中性的人,因為以前的他就曾經為了重創西劍流,犧牲部份的中原人士,完完全全不擇手段,包括自己也犧牲在內,但是依然不失過去的貪玩個性,只是他找到了很多值得他下去「玩」的東西。如同他對天地不容客的態度,明明知道「他」是誰,可是卻裝得一副不認識的模樣,果真是溫皇一向以誠待人啊,他知道自己欠了天地不容客很多,所以說出能再交朋友這句話,還真耍寶。
 
戰爭應該有他的底線,更何況不是戰爭呢,牽連無辜則會進入仇恨的漩渦,陷入無限的重複,也失去了戰爭原先的意義,這重演在現實中很多的事情上面,有些政治屠殺與戰爭屠殺沒有解決源頭,讓兇手得到制裁,無辜者雪冤,就會再度製造陰影。也暗示了有時候冷眼旁觀及暗示事情的發生,也等於跟兇手沒有差別,可是人活在世上,終究有他無奈的地方,不是事事都能順從人情意。
 
仇恨是個迴圈,開始了就很難停止。
 
這集開頭的武戲應該是難得的大場面,拍得有模有樣,應該是墨邪錄前三甲的水準吧,如果下一集也打得這麼精彩就好,這才連貫嘛,這集的劇情也講了很多人性的問題,打完了前面,剛好冷卻一下情緒。

文章標籤

任孤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