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編曲/演奏/梵唄:阿輪
 
 
想到去除人心的任何邪惡的負面情緒,就想到七佛滅罪真言,滅罪是在於人身上的罪惡,罪惡不除人心難安,可是心魔卻跟隨著我們一輩子,用具體的方式來比喻,心魔是你的弱點,隱藏起來的污垢面,不想面對的一切。一名僧者試著對抗自己的心魔,甚至是用強迫的方法,想把心魔給去除消滅,讓它們不再存在,無奈心魔是由他而生,也隨他而活,捨棄心魔也等於捨棄自我。
 
可當他終於捨棄自我的同時,卻也製造了另外一個自己,這個自己是跟表面的形象是相反的,本白即黑、本聖即邪、本謙即狂,也擁有原本的性格思考,只是這個黑色的自我是一個截然不同,鏡面相映般的影子。影子如是想證明自己,比原先的自我還要優秀,於是走上了不同的道路,這條路正面自我的反面,於是正與反就產生了衝突,衝突激出火花,火花變成了罪業與神聖的共存。
 
七佛滅罪真言收錄於無非文化的霹靂奇象原聲帶,曲和編曲是阿輪老師,是一步蓮華的專屬武戲,只要他有動作戲相關的場面就會播放,只不過後來在一蓮步華被惡體襲滅天來吸收之後,就很少出現了,直到皇龍紀尾端又再度出現。梵唄也是由阿輪,唸經其實跟歌唱有很大的不同,要如何拿捏成具有音樂效果,同時也具有佛經本義的唸誦感,達到平衡的感覺,也是件困難的事情。
 
事實上之前的佛劍分說武戲,就是直接引用了往生咒,這類使用佛教經文的配樂,都有一種屬於神聖的歸屬感,像是跟神對話,雖然我們不知道神的言語與講話方式為何,卻能夠透過想像力,把一切給架構起來,甚至是具體化。七佛滅罪真言的原意仔細去深討,是很具有肅殺的氣氛,從用魄力神通行動,去掉所有的邪惡與私慾,消滅所有的罪惡,成就自身解救眾生,是很猛烈強勢的。
 
開頭就是很強勢的,利用不斷的編曲累積與樂器演奏的重擊,像是把尖銳的兵器往你的心房直直插擊,讓人除了有莊嚴的佛法外,也有我佛怒火的借用,中後段你也可以聽出些端倪,就是在轉音的同時,也增加了些許的光暗對比手法。讓節奏上的比例變得較為明顯,一段旋律就算再好聽,沒有變化的話,也遲早會膩,在這個考量下,把強烈的情感經過幾個轉化後,從苦海脫離。
 
編曲所給人的第一感覺,定是很強烈激昂的,會讓人整個情緒往上提昇,你的心臟也會因此感到震動,甚至是呼吸有點急促,壓迫感是十足的,可同時也帶有一點屬於慈悲的情懷,原因在於每一段的結束,都是把曲調整個拉高後,做了一個總整理。接著又是繼續保持前面的編曲使用,也使用了大量的絃樂器,製造了很多氣勢,加上木魚與敲擊樂器的組合,使得緊張沒有消失的一面。
 
梵唄則是七佛滅罪真言的另一個主角,與激昂編曲搭配起來,有種相輔相依加分的效果,阿輪老師的歌唱能力固然是個關鍵的角色,可是她對佛教的經文,相必也是有一番的了解,所以能夠把宗教的元素,融入到了自己創作當中。讓我們從原本的印象,脫離到了別種觀感上,佛家也有云頓悟,就是在瞬間想通了一個很重要的心結,從中得到了很多的「我」,宇宙初始梵我如一般的真。
 
是首除了很符合角色本身,也有意境的音樂。

文章標籤

任孤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