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來俏如來眾人所猜測的沒有錯誤,元邪皇果然是智者,他在絕對的實力底下,還有可怕的心機智計,全部隱藏在他的魯莽無謀底下,要等到他達成某幾個目的之後,才真正了解他的意圖,好像有點太晚了。這段武戲還算是好看,大多都是西經無缺的劍舞吧,玄狐的部份是特效居多,就沒有什麼味道了,但最主要的就在,他的肉體是由人身所組成,所以止戈流無法發揮全力。
 
六絕禁地始界洪荒。
 
應龍師也是老奸巨滑,知道不趁這個機會除掉勝絃主,或是重創他的戰力,就無法再有下次的機會,也可以假裝服從元邪皇的意見,讓他沒有下重手的理由,就算邪皇要下手,也達到勝絃主跟元皇翻臉的目的,主要就變成闇盟。無論如何他都沒有損失,反而可以利用這個局勢,失去了先手的他,現在能夠在收尾拿得好處,還避免自己的損失,就算真正把闇盟擊潰,也可說是剿滅叛徒。
 
墨家之間開始交換情報,軍師與雁王凰后的交流,為什麼歷史上都沒有知道元邪皇的相關訊息,只是說當初有發生過外,細節部份一概被刪除,應該怕的就是有人知道六絕禁地,導致成為始界洪荒的狀態。只要有情報,就會怕外洩,就算洩密者本身並不想要說,也會在很多地方洩露許多,所以最好的隱藏,就是完全把消息封鎖,任何人都不能知道,就算如此,還是有人會知情。
 
由軍師與公子開明俏如來的交換情報,銀娥的相關劇情,與千雪成為有名無實夫妻的他,終究也有了一定的相處感情,接著是飛淵要回返道域,帶著身中毒咒的獨眼龍,希望用該界的法術,解除這一切,讓獨眼龍可以早日回復正常。飛淵的臨別依依,也宣告著離別總是令人心痛,這也是日後道域線開啟的可能性,畢竟元邪皇也有攻打道域的意圖,憑他一個人就足以跟九界抗衡。
 
話說策君的交通工具,好想要一個啊,可以隨隨便便上上下下,想飛哪裡就飛哪裡,到處都是傷兵,元邪皇根本是疾病傷痛傳染者,公子開明講話的風格,剛開始還真的有點煩,重要的事情要講三遍。就開始就了解,為什麼帝鬼要把他派走,眼不見為靜,真的會被他煩死,一個人比三個人還吵,在大量劇情演出的同時,有這一名角色還真是調劑一下身心也好,不然真的太悶了。
 
如果公子開明在身邊,大概不用幾天就精神衰弱。
 
蒼狼以為金光會這樣演,榕桂菲用嘴對嘴的方式餵藥,然後需要陰陽調合才能夠治好傷勢,但是他醒來發現都沒有就非常的失望,才氣到又躺下去,浪費叉玀就算了,結果整天摟摟抱抱的妹子,都不能碰。看來榕桂菲的身上應該是有故事的,好像也是當年前苗王所做的事情,如果猜測的沒有錯誤,就是他的家族跟部族,曾經跟孤鳴皇族有過一段歷史,所以她的心中有所定見了。
 
清卯宮未貴妃與夢虯孫談論到海境鮫人的歷史,就是鮫人可能是從遠古就開始存在了,以前的鮫人也曾經加入過墨家,之類的劇情增加,也講到一點就是,就算國家毀滅崩壞,也總有一群人袖手旁觀,希望戰火不要牽扯到自己身上就好。選擇隔岸觀火明哲保身,也不能強迫別人,畢竟不怕死的人幾乎沒有,要他們拋頭顱拋熱血,不如由別人來犧牲,他們就算再有能力也沒有用。
 
史艷文:我明明沒有去夜店,怎麼路邊就撿屍了。
 
軍師與俏如來溫皇公子開明,終於合在一起談啦,如果他們計算的不是元邪皇,那個人早就死了,也講到始界洪荒,九界有很大的部份將會被撕裂,領土損失也不知道損失多少,所以他們不能夠給元邪皇達成目的。也推算到元邪皇並不是擁有無窮無盡的能力,雖然他本身近乎神的能力,還是會傷會疲,要行動前還是要思考著本身的能力,尤其是在他的左右手先後離去之後。
 
銀娥本來就該死了,是大智慧讓她活了下來,可是他終究還是選擇了死亡,要說大智慧有做錯的地方當然有,做對的地方也有,如同欲星移所說的,人總有不想記起的事情,狼主的感念弔祭,也串連了這段劇情。與姚金池的對手戲,還有桂花蜜的回憶,聞是香喝是甜,結果對現在的他與金池,都是酸澀苦烈的,味道有時候跟人生一樣,明明同樣的味道,在不同的情景下,味道卻完全不同。
 
編劇果然是去死去死團的,到處拆散有情人。
 
這集是沉悶了一點,交待了很多劇情的部份,沒有什麼值得亮眼的地方,不過最後一段的千雪孤鳴與姚金池在銀娥墓前的敘舊論情,加上了黃鳳儀所唱的片尾曲,雙人對望的細節,讓結尾前有了溫度。

 

任孤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