趁你病要你命,應龍師正是這種想法,他想要一次剷除兩個魔世勢力,最後一統魔世跟元邪皇抗衡,熾閻天這段武戲還是有他的特色在,就是任由對方打在自己身上,再借用他們的攻勢加上以反擊,可惜他遇到的是應龍師。修羅國度自從策君出走,也只剩雙尊了,梁皇無忌失蹤,網中人還沒有復生,戮世摩羅也不知所蹤,現在正是他們最弱的時刻,自從來人世後沒有像樣的將領。
 
不得不說應龍師除了元邪皇在上與長琴無燄等級的人,他真的找不到對手了,在武力說不愧為一界之主頂極的實力,加上其兇殘狡詐的思維,詭異難解的術法,真的很難對付,之前能夠對付他,是因為很多因素。也給東雲武象一個平反的機會,話說他之前不是被貫穿身體,被打到飛來飛去嗎,怎麼一下子身體就好了,不過他也大概知道元邪皇有異心,可是眼前的利益擺在嘴上,怎麼不會去吃。
 
都是太年輕犯下的錯誤啊。
 
這點也是元邪皇故意留給應龍師的餌,他知道不管如何,都一定會去咬下,他殺害闇盟士兵就是如此,就像亂世之中,就像一方政權無力擴張,他也不能控制自己吞併各大領土,因為這是生存強大的機會。從公子開明的招式來說,他的身份的確可議,就是他雖然有魔氣,可是使用的招式卻有佛聖的名稱,令人想到一個從魔入佛的例子,是不是那隻猴子,加上武器是可長可短的棒子。
 
雁王怎麼救援救上癮了,不是要震動九界嗎。
 
海境這邊也有一點奇怪,吃了能夠醫治其他人的丹藥,對鱗王卻沒有效果,會不會未貴妃其中另有陰謀,這也是金光看太多的後遺症,對於任何的事情都懷疑,演出來有所商議的地方,都需要去動腦。這段只是單純的鱗王沒有被醫治好,沒有什麼特別的地方,感覺上真的有點拖,自從夢虯孫代掌師相,鱗王倒下後,就沒有什麼有趣的戲碼了,之前也有提到那個好像是藥王。
 
有種不妙的預感,俏如來與玄狐惺惺相惜情不自禁,然後開始接吻,抱在一起你儂我儂,脫掉衣服交換彼此的體溫,肉體與肉體緊貼之後的餘熱,喔、不是啦,是開始建立友誼,成為真正的朋友。在玄狐了解了感情是何物之後,是一個接一個虐,當他以前不了解感情時,一切都似乎雲淡風輕,可是在真正在意時,卻又失去了,人不也是正如何嗎,以為自己得到了,可是馬上失去。
 
金雷村的居民對玄狐的態度,有一股淡淡的溫暖,這類的溫情好像我們生命中有過的氛圍,村長與清伯,代表了真正關心你的人,會有的兩種態度,也釐清了在眾多的犧牲後,人非草木孰能無情。一個人存在的意義,到底有什麼意義呢,可能在於有多少人關心你,想要在你任何時刻參與,也許可能只是在旁邊看著,沒有多餘的言語,玄狐的眼淚,令他的人性又增加了不少感情。
 
溫皇:苗疆人別鬧了,一個比一個還不會偽裝。
 
新的配對要出現了嗎,年輕風騷小男人墨雪不沾衣,與穩重成熟的大姐姐長琴無燄,這時候西經無缺就會說那我呢,看來可能彼此有好感的機會出現,一個男生不斷拉著女人的手四處跑,還貼前貼後服侍,又很細心。一個有品味,一個則是有潔癖,除了年輕身份種族的差距,倒也是很適合的,這時候經驗豐富的大姐姐,就會開始教導小弟弟一切的技巧,什麼技巧,人生態度的技巧啊。
 
而且墨雪還是個充滿紳士風度的小男人。
 
九脈鋒內公子開明與御兵韜的對話來看,就能知道他們目前的選擇,一個就是偷襲凶岳疆朝奪回魔世入口與魔世勢力的主導權,一個則是穩守剩下的六絕禁地,避免元邪皇破壞,無論哪個都是很難抽手。這也是元邪皇故意製造的均勢,削弱闇盟的實力,再讓應龍師對付修羅國度,無論走向如何演變,都對元邪皇有利,要不然他之前也不會故意葬送十萬魔兵,在缺舟的夢幻泡影中。
 
公子開明的行事風格,就是看似詭異多變,其實下手快狠準明確不給對手喘息之機,由他應對闇盟與修羅國度的雙方勢力,不被凶岳疆朝併吞,再整合他們反撲應龍師,由他雷霆霹靂的毫不留情,就是一個最好例子。他之前也想要對雙尊下手,為的就是取得掌握權,這次對於闇盟的處理方式也是,其中有些疑點,就是他的全部設定,都是跟西遊記的孫悟空有關係,可是卻會使用火。
 
苗疆的整型技術真是先進。
 
這集基本上是走劇情的流程,把該交待的事情給交代一下,應龍師取得全部的主導權,這也是元邪皇給他的好處,不怕他根本不咬,因為他知道早有野心,深刻的部份在於感情的部份,其他則是有點無感。
 

文章標籤

任孤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