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真的,一直很好奇為什麼台灣歷史這麼多變,卻從來不曾認真去製作幾部作品,並加以宣傳,來讓大家了解那段時間的空白,說到過去百年來的歷史,有很多人包括我都是腦筋一片空白,不太了解發生什麼事情。電視劇燦爛時光,描寫兩段台灣歷史,一段是一九四零年代到一九五零代,日本戰敗退出台灣,國民黨來台灣,另一段則是一九七零年代國民黨政權戒嚴下的白色恐怖。

 
 
 
 
 
台灣的歷史本來就是殖民地到外來政權,來來去去佔據了數百年,直到現在這個影子還存在我們的任何角落,這時候一定有人說,政治不該跟娛樂扯上邊,可是音樂戲劇電影動漫,無一很難抽離。為什麼我們不喜歡談政治,而政治又常常跟歷史有關係,可能是經歷過白色恐怖的影響,人們習慣不談政治,所以部份的人認為不要管政治比較好,政治很骯髒,自己吃飽穿暖明哲保身。
 
 
 
 
 
 
 
燦爛時光是在公視於二零一五年播出的臺灣戲劇,導演是鄭文堂,編劇則是鄭文堂、鄭心媚、楊惠文,主要演員有巫建和、賈佩雅、姚淳耀、傅小芸、林柏宏、張家瑜(其中兩名演員曾演過同公視的他們在畢業那一天爆炸)。配樂是胡俊涵,片頭片尾曲是由鄭宜農創作,順便一提的是鄭宜農正是導演鄭文堂的女兒,同時也是獨立音樂創作者,本劇也得到文化部的輔助金拍攝。
 
主要劇情是述說,臺灣人在一九四五年及一九八零年代,前後兩個時代所發生的個人故事,一九四五年,日本天皇宣告戰敗,退出臺灣的統治,結束了日本五十年的殖民政權,在這個權力真空期的年代,台灣人都感到迷惶,也短暫吸收到自由的空氣。但是當中國國民黨來接收台灣後,一切都變了,用青天白地滿日紅的旗子包裝掩不住的殺機,人民的喜悅,瞬間轉化成了恐懼與驚怕。
 
一九七零八零年代正是台灣人衝撞國民黨政府,人人為了自由不怕拋頭顱拋熱血的年代。
 
 
 
 
以上資料來自報章雜誌網站以及訪問。
以下完整分享裡面的內容,並加入自己的感想:
 
 
 
先附上主題曲:
 
 
 
 
 
李月儒(巫建和飾演)
前段故事的主角之一,是有名律師李鎮坤的第二個兒子,知書答禮為人溫和謙恭,跟許明強是最好的朋友,在遭逢日本殖民政府戰敗退出台灣統治,讓國民黨政府接收的那個年代,對未來的不確定,他們只能默默接受。後來在好友許明強參加武裝革命的原因,他遭到刑求拷打,最後母親陳甜利用金錢賄賂才獲救,加上後來成為律師對司法黑暗失望,與葉文淑歸隱田園不聞世事。
 
 
 
葉文淑(賈佩雅飾演)
家中經營小餐館的熱心女孩,個性直率開朗,對於身邊的人很照顧,從學生時期就跟李月儒、許明強、林美琴四個人結為好友關係,許明強與林美琴成為情侶,她跟李月儒各自喜歡同性,月儒喜歡明強,文淑則是喜歡從日本歸國的學姐施美雲。施美雲發動武裝革命後命喪黃泉,加上身邊的人都遭受到國民黨軍隊的迫害,把心中的秘密都藏在深處,與李月儒共同進入田園生活。
 
 
 
 
中年的李月儒由游安順飾演,葉文淑由張昌緬飾演。
 
 
 
許明強(姚淳耀飾演)
家中是木匠出身的熱血學生,同時也是對於社會政治很熱心的有志青年,對於週遭環境的不公不義,都看不下去,在台灣人於正常的管道無法告訴宣洩,於是他開始批評時政,揪出國民黨政權違法敗紀的事情。最後因為地方鄉紳以及無辜民眾遭到屠殺,貪污與索取賄賂等原因,加入施美雲的武裝革命部隊,最後兵敗被捕導致老父被捕,老友李月儒被刑求,在處決前則是舉手高唱日本歌曲。
 
 
 
 
 
林美琴(傅小芸飾演)
家中是有錢生意人,從小到大備受保護,個性是溫柔婉約的傳統女性,可是獨唯在愛情這件事情上面,不肯照著父親的要求,嫁給他認為有身份未來的人,後來則是背著父親跟許明強交往,最後還結婚生子,脫離父女關係。跟著許明強參加革命,過著顛沛流離的生活,也絲毫沒有喊苦,在懷孕的時候被密告進入監獄,在獄中生產,把孩子取名為天明,希望明天會更好,最後被處決。
 
 
 
李鎮坤(龍冠武飾演)
嘉義的地方士紳,備受地方人士的喜愛與關懷,是名性格剛正不阿的律師,認為對的事情就是
對,不對的事情就是不對,因此跟其他的律師醫生教授等知識份子,有影響力的地方人士共同
管治地方參與大小事物。最後日本殖民政權結束,由國民黨政府接受,卻發現他們貪污舞弊,
濫用公款,甚至無條件接受地方建設財產納為私用,還向地方人士搜刮財物,提出抗議的同時
被國民黨捉走處決。
 
 
順帶一提的是,金鐘金馬雙影帝的吳朋奉飾演的吳桑,也很搶戲,雖然沒有什麼戲份,自己一向很喜歡他的演技,他跟李鎮坤律師始終抱持著關心經營地方的心態處理事情,與地方污舞弊,濫用公款,甚至無條件接受地方建設財產納為私用,還向地方人士搜刮財物,提出抗議人士對陳儀提出建議,陳假裝接受,後來把一眾人等無條件無審判押走處決。
 
這應該是影射高雄議會事件。
 
 
 
李文雄(黃尚禾飾演)
這應該是燦爛時光算最深入的角色,他是李家的大兒子,被日本政府徵收前去南洋打仗,最後平安歸來卻性情大變,成為另外一個人,原來是品學兼優的好好先生,歸國後成為流氓,因為曾經是日本軍人遭受新政權猜忌。後來刻意跟國民黨軍混在一起,從中得取好處,可是在越來越離譜的要求下,他也選擇了反抗國民黨,逃亡在外,最後選擇死在國民軍的槍口下,回歸自己的祖國。
 
 
 
 
 
李天明(林柏宏飾演)
表面上是李月儒與葉文淑的兒子,可是他真正的父親與母親是許明強與林美琴,兩人前後被處決,在獄中出生的他,最後被許明強的父親阿豐領走,沒有親戚好友願意跟他有關係的情況下,由月儒與文淑共同養育長大。養成他不管政治社會的性格,只顧著自己好就好,是個冷漠孤獨的人,表面上是如此,可是他藏著一顆熱血的心,卻用外表的假象包裝自己,直到他知道自己的過去。
 
 
 
 
單雯麗(張家瑜飾演)
家裡經營麵店,是個很熱心於公眾事物的歷史系女生,常常不知道自己做的事情,會替他招來很大的危險,但她還是這樣做了,原因是如果社會上每一個人都不站出來,只管自己的事情,那政府想做什麼就做什麼,只會變得更糟糕。除了是校刊社的社員,她也跟民間一些關心民主自由的民眾,進行不被政府認同的活動,就是希望這個政府更加的開放,聆聽民眾的聲音,別用國家機器打擊民眾。
 
 
 
吳倩倩(藍雅芸飾演)
與許天明同時是社會系的學生,原來是吉他社的社長,還是個很知名的風雲人物,擁有創作的才華,可是他們社的演唱會被宣告因為是集會遊行,可能會發生些不好的事情,所以學校的審查沒有通過,要他們停辦。得到的原因就是,沒有什麼,這就是學校的規定,後來想辦生日舞會,也被別人質疑,參加舞會是會被記過的,證明了那時代的限制自由,可能是我們的現在無法想像的角色。
 
 
 
 
郭正興(楊大正飾演)
經營鐵工廠的熱心老闆,很關心社會的大小時事,經常跟二名員工朋友與單雯麗,一起討論要如何關心這個社會,批評時政與對政府不滿,成就了一個小圈子,進行民主運動,綽號叫小白。很講義氣,為人又熱心,在社會上經歷很久,所以知道政府所講的事情,媒體的新聞,都是經過包裝的假象,他們不想給人民知道,他們該知道的事情,只想要限制一切,在他們的控制內。
 
 
 
 
 
 
 
 
 
 
 
角色大綱圖:
 
 
「我是醫生啊,戰爭有連醫生都殺的嗎」講完這句話的醫生,走到街上看到國民黨軍隊,雙手高舉投降,就馬上被射殺了,這幕特別的印象深刻。
 
 
為了逮捕政治犯,刑求親朋好友,圖中為李月儒。
 
說來也很奇怪的一件事情,就是每次提到二二八跟白色恐怖事件,相關的事件與記載新聞,總是一堆人認為是製造對立宣傳仇恨,這明明就是我們的歷史啊,談論自己國家的歷史,還需要什麼條件。然後有一堆人還說我們要展望過去,放棄仇恨才能活在現在,可是這件事情不是說放下,我們就可以放下吧,必須把當成歷史的記憶,好好的紀念還原,才可以釐清,真正的走下去。
 
「我念歷史,就只是為了了解歷史。」這是單雯麗的對白,這只是這麼簡單的答案。
 
如同一件兇殺案,兇手明明逍遙法外,也沒有人查清案情,甚至還幫助隱瞞,結果旁邊的人卻跟相關者說,我們要放下,才能夠繼續生活,是啊、誰都知道放下才能走下去,可是沒有結果答案的時候,就無法卸下心結。這當然其中有外省人跟本省人互相鬥爭的因子,民意代表提出不滿及希望改善的,接著是暴力抗爭,不過最主要的就是國民黨政府的獨裁統治與武力鎮壓,導致民怨四起。
 
 
 
 
怪罪被害者,認為被害者就是一定做了什麼,才會被當權者盯上,如果沒有做壞事,就不怕被偷拍,沒有做虧心事,就不怕會被監視,這種理論看似荒謬,且不可思議,可是相信的的人很多。劇中也有演出,他們因為參加民主活動被盯上,政府利用公權力迫害他們,他們還認為是被迫害的人不好,可能是行為不檢及犯罪,從來不曾認為是政治迫害,擾亂家裡的秩序,是他們不好。
 
跟你上廁所沒有做壞事,就不用關門怕人看的道理相同。
 
 
對照李鎮坤沒有犯罪被殺,然後他的家庭還要被監控比起來,兒女要被逮捕,格外的諷刺,有些人堅信,沒有做壞事,身上沒有問題,就不會被迫害,如果被迫害那就是自己的問題,為什麼別人沒有,而是你,問題在你啊。
 
長久以來台灣社會最可怕的事情在於,只講結果與答案,而沒有原因與經過。
 
人性是欺善怕惡的,就可以知道有人不去挑戰濫用權力者跟勢力龐大的迫害者,卻跟無權無勢的非相關者認真較勁,好像迫害他們的人是無權無勢者,把所有的情緒都發洩到他們身上,就像房子被政府硬拆,結果怪罪抗爭的人。李月儒幫助一個老農夫他的兒子被判冤案,想要幫他平反刑求逼供的情況,結果他違反自己與父親的原則,就是花錢買通上下官員動用關係處理,失望歸隱田園。
 
 
被刑求過後的李月儒。
 
一九四七年發生的二二八事件,很多台灣人把它當成一個無比沉重的秘密藏在心底深處,很多父祖輩也是一樣,在台北發生的事件引起全島騷動,有些憤怒的民眾包圍警察局搗毀公家機關,整個街市亂糟糟,跟戰爭沒有兩樣。後來、軍隊直接開槍射槍射殺民眾的消息,也傳遍整個台灣社會,而且很多台灣人當時不怕死的站出來,包括各界知識份子與地方士紳參議員等本土官員。
 
被殖民統治,是被殖民的人錯嗎,這點從到現在還有人大喊皇民倭奴這點說起,嘴裡說著別人撕裂族群,可是自己幹著同樣的事情,人懷念過去的時代,也是很正常的事情,更何況台灣的歷史本來就是從外來政權統治到現在。不管是西班牙人荷蘭人,鄭成功政權,到大清帝國甚至是國民黨政權,外來政權一定會壓迫本土人,這是不分國藉政權的,沒有誰是正統,又或是正朔。
 
PS:臺灣人唯一自身的政權,基本上都是鬆散的組織吧,像大肚王國等等的原住民政權,能不能算是政權還有待商確,頂多算是很鬆散的部落聯合,其他像臺灣民主國,都是極短期就減亡的政權。
 
那時代的女性也受到很多責難。
 
這也是造就現在台灣特別面目的情況,我們有原住民、平埔族、漢人、西班牙、荷蘭、日本、甚至是阿拉伯人的血統,還有亞洲其他民族,包括滿蒙苗藏等等,就知道台灣其實種族很多元化,不可能用一個民族來代替。記得以前朋友他們家的血統,祖上有跟外國人通婚的紀錄,還是很久以後才知道,頭髮有點褐紅,不知道如何形容那顏色,輪廊則像白人,他們一家都一半長的像歐洲人。
 
這部電視劇有深入的探討兩個時期的問題,就是台灣人認為自己是哪一個國家的人,感到非常的混亂,一九四五年的台灣人,不知道自己是日本人還是台灣人或中國人,一九八零年代則是不知道自己是台灣人或中國人,為了戒嚴感到恐懼。舊的戰爭結束了,新的戰爭開始了,這是內中一個老師角色所講的話,他說未來的社會要靠新興的知識份子,不過他不知道未來的知識份子。
 
 
沒有目的刑求,要逼你認罪。
 
都受到有計畫的刑求以及屠殺,導致知識份子有嚴重的斷層,甚至各類知識份子都遭到清洗,,一個世代的菁英人材死在動亂裡,換上服從國民政權及他們自己的人,進行不同方式的鼓吹極權文化。所以在那段時間的記載是空白的,像是鎮壓平民是為了剿共匪,有句話是這樣說的,只有勝利者才擁有編寫歷史的權利,所以導致數十年教育下來,導致沒有懷疑主義的人還是非常多。
 
他們卻懷疑別人的懷疑,卻不想是否合理與正常。
 
故事中主角李月儒的哥哥李文雄,正是由日本徵收前去南洋打仗歸國的台灣人,這也代表一個苦痛的象徵,他們被國民政府打成歸日的皇民,跟在日本統治下,曾經有過職務跟為他們服務的人,全部都是內奸。國民政府的人,態度則是認為他們台灣人為什麼不幫中國人抗日,反而幫日本人打仗,他們怎麼幫助敵人對付同胞,可是卻沒有想到,台灣當時是被日本政權所統治的。
 
PS:閃靈樂團的歌曲有描述過相關故事。
 
雖然號稱大家都是中國人,可是講閩南語的台灣人,跟講中國話的中國人,雖然都是漢人,可是充滿了比鴻溝還深的隔閡,劇中曾說經歷過日本統治的台灣人對於祖國的概念是非常混亂的,日本的高壓統治剛結束。換來的是,另一個把行政、司法、立法都抓在個人手上的獨裁政權,也許台灣只是個漂流在大洋中的島嶼,台灣人是海洋的孩子隨著命運飄蕩,沒有根也沒有祖。
 
 
許明強因為對於不公不義憤怒,起身反抗政權。
 
如果你看到經濟生活都因為這個政府而敗壞,你會怎麼做,每個時代的反抗都是有必然的因素,並不是憑空而起,政治是什麼,就是人類共同生活中的一種現實,如果人們不管現實,只會極好或極壞,發展很極端。就像前面所強調過的,事情的組成一定有原因,先不論原因為何,很多人喜歡討論,如果不這樣,歷史就會那樣,結果一定是只有他們所想的答案,沒有其他的分歧。
 
演出了台灣人期待國民黨來台,可以自主統治的幻想,帶著美麗的期望,他們曾在殖民的壓力下生活,帶來的不只是白色,還有飢荒疾病動亂,從破壞衛生設備導致各種傳染病到政府無價收購糧食沒有飯可以吃。國民黨政府軍隊肆無法紀燒殺擄掠,利用各種名義搜括民財與土地,直接取走民眾的所有物,造成民亂之後再利用擁有現代武器的軍隊武力鎮壓,說這是犯法製造社會的動亂。
 
「不要管政治就沒有事情,政府到處亂抓人,這樣子跟日本政府有什麼差別」演出了台灣人為什麼不喜歡插手政治的原因,就是怕被日本政府與國民黨政府利用各種名義關押處決。
 
 
中間為跟國民黨軍隊對抗犧牲的施美雲。
 
李鎮坤律師在公所服務,才發現所有的經費都被國民黨軍人刪掉,挪為自己用,還把私自把帳本與所有的證據燒掉,這樣就無法根據這項事實,對國民黨官員與軍人追訴。他們跟台灣地方人士答應了讓他們參與政治,隨後利用這點將他們打成匪徒,公開處決,有些甚至是直接開槍掃射,先強調這不是戲劇橋段,而是真實發生過的事情,基隆跟高雄最為嚴重,直接把民意代表捉走槍殺。
 
一九四七年三月初從中國派來的軍隊,從基隆跟高雄登陸,就開始沿路射殺台灣的民眾,很多人不知道為什麼被捉被殺,連判決都沒有就被殺害了。
 
PS:這邊我要說一件很沉重嚴肅的事情,就是為什麼會有人認為,只要抗議全部殺掉是很合理的處理方式,不然要怎麼辦,很不能認同這種想法,所以代表說有人意見不同,你就可以把他殺死嗎,選擇最簡單的方法,或許最快速的解決,但會留下無限的傷痕。
 
 
許明強最後被處決,卻驕傲的唱著日本歌曲,引起獄中其他囚犯的共同歌唱。
 
戡亂時期檢肅匪諜條例,可以不經過調查就直接審判,被檢舉人財產將會充公,密告者也會分到財產,有很多人胡亂檢舉,為的就是取得別人的財產,或挾怨報復,加上國民黨政府寧可殺錯一百,也不可放過一人,助長這個風氣。也有很多台灣人加入迫害其他台灣人的行列,應該說不分任何省藉身份的人,利用人們怕事怕死的心理,同時也是怕被其他人密告,讓彼此監視著彼此。
 
劇中也有利用國語教育,消滅台灣本土文化的例子,也不管當時學習了一輩子日語與日本文化的台灣人,是否能夠適應,強行推動國語教育與他們的中國文化,並開始利用戒嚴,限制言論自由,限制媒體自由,限制學生的思想。任何被他們認為會敗壞社會風氣的東西,都受到他們的審查後,才能夠出現在大眾面前,一切都被箝制的情況下,大眾在七八零年代開始追求自由的風氣。
 
也許有人認為自由不重要,但要你不能上網,不能使用電腦(這在巴基斯坦是真實事件,塔利班組織摧毀所有電視電腦收音機,不準任何人接觸現代社會),只要上網與使用電子器材就是犯罪,有人會答應嗎。
 
連當時的女權也受到極大限制。
 
也有談到要進入任何由政府所管的職位,都需要靠著賄賂靠關係才能夠進入,無罪沒有罪都是由金錢與關係決定,法律條文是參考用的,只要你有特定背景與金錢,其實一直都是這樣,只是我們認為有真正的公平在吧。不過正直與善良的人也都是存在的,只是他們故意被忽略,還認為他們不識相很白目,不懂這個社會的規則,不要為了自己的正義感,製造別人的麻煩,拖別人下水。
 
記得看過一個燦爛時光的網誌評論,就是歷史未曾遠去,為什麼台灣人對國民黨的情緒很複雜,對日本人卻顯得淡然,可能日本政權在台統治已成過去式,而國民黨還是現在式,他們還在製造新的歷史傷口,看他們好好的活著享受著本身就是傷。歷史的傷痕本來就要曬出來,把腐壞的傷口割除,最後才有可能痊癒,如果只是蓋上紗布或是任它結疤,永遠怎麼可能會好,只會暫時看不到。
 
那年代,知道自己要被國民黨抓走的人,都知道很難回來。
 
你說日本人有沒有欺壓台灣人,當然是有,你說國民黨有沒有欺壓台灣人,當然是有,可這是兩個不同時代、不同政權、不同文化下的產物,當然要分開檢討,甚至是分清楚這二個時代發生的事情,讓兩個時代獨立,不要混為一談。平地人也有欺壓山地人,這個社會本來就充滿了很不公平與壓迫,有非常多的事情都可以討論,無時無刻都發生在我們的土地上,也需要不同的人關心。
 
也有演到外省的士兵,在什麼都不知情的情況下,就來到台灣,甚至是進行國民政府的任務,要他們在路邊屠殺經過的人,可是士兵不願意,被威脅不開槍就槍斃他們,被本省人討厭甚至是追打,可是他們吃不飽穿不暖。說到這裡就要談到自己的經驗談,以前附近有住外省來的老伯伯,他也是跟著國民黨來台灣的,一輩子沒有娶老婆,到了老年還是孤家寡人,連後事都是同鄉幫忙的。
 
 
李天明正是林美琴在獄中所生的孩子。
 
 
故事中有影射丁窈窕等白色恐怖受害者的歷史,女主角之一的林月琴的原型就是她,在獄中生子,最後被處決,警總為了逮捕政治犯,從他們的親朋好友開始抓走刑求,為的就是逼迫他們說出政治犯的下落,灌水毆打各種手段,無所不用其極。沒有唯一死罪的政治犯如果要平安回來,就要賄賂相關大小官員,有很多人回來後,就完全變成另外一個人,閉口不談這期間發生的事情。
 
很多人在數個月或數年後就過世了。
 
這部燦爛時光也利用每個角色的小事情,串連到時代的大事件上,也算是一個很有意思的運用,雖然這類的手法,也不是什麼新鮮的戲劇運用,可是在台劇來說是很新鮮的,再將兩者做前後對比。像是女主角林美琴被父親挑定結婚對像,沒有任何的選擇權,同時跟白色恐怖壓制一切言論行為自由,人民只能膽顫心驚的活著,唯恐自己成為犧牲者,可能只是批評政府一句話。
 
原住民與本省人共同反抗國民黨軍隊的勢力。
 
 
也是少數以台灣觀點為主的戲劇,大量的引用台灣元素,從數百年前滿地生根的漢人,壓迫原住民與平埔族的元素,導致他們之間有鴻溝般的誤會,在劇中最後本省台灣人卻跟原住民站在一起反抗國民黨,所參考的就是二七部隊事件。外省平民來到被外省軍人權貴所牽累,跟本省民眾起爭議,國民黨政府口中喊者本省人與外省人都是同胞,卻在壓縮非外省權貴生活的空間。
 
陳儀的雙面手法操作就是如此,一方面跟台灣士紳官員知識份子簽署和平條約之類的優渥條件,答應跟他們共生共存,四面宣傳國民黨政府很有誠意解決問題,另一方面則利用軍隊收押有影響力的人士,甚至是就地虐殺處決。在對外宣傳國民政府是迫於無奈,因為這些人士刻意煽動製造混亂,讓社會陷入動蕩不安,我們為了要讓社會恢復和平,所以才在不得以的情況下動用武力。
 
上面的說詞好像很眼熟啊。
 
台灣的因子,基本上都是從威權教育開始,要你什麼都不要管,只要讀書就好,社會上的大小事情都不重要,問題只能有一個答案,這個答案不需要思考的,也不給人有別種答案的機會,成績好就品性好,是好學生,成績不好就是壞學生。有錢就是有能力,沒有錢就是沒有能力,只要結果與答案,你要求有經過與原因就是異類,要你乖乖閉嘴就好,所能選擇的只能有少數幾個、一個。
 
再衍生成完全遵守學校(政府)所定下的規定體制,就是好學生,衝撞體制懷疑規家的就是壞學生,完全不管其中可能有的不合理與漏洞,但也不能說習慣遵守規定的人不敢反抗,缺乏勇氣,他們只是習慣了這一切,認為照著走就會好。大部份時確實是這樣子,可能是當這一切不合常理,大違正常的思考模式時,人們會懷疑甚至是希望,對規定與體制有改善,走到符合現代的腳步上。
 
自由、才是我們的終點。
 
 
燦爛時光很平淡,不灑狗血也不刻意的渲染,要我們去報仇或是怨恨,只是要我們大眾不能忘記一切,要把這些當成歷史教訓,只是把那個時代所發生的事情,用敘述的口吻一一道出,可能曾經發生過你我週遭的身邊。或許可能戲劇效果不夠,但這才是自己喜歡燦爛時光的原因,有句話是每個人都知道的,人類唯一從歷史中學會的教訓,就是無法學會教訓,然後一再的重複。
 
有人光是發傳單,說國民黨政府壞話,就關了十幾二十幾年,內中被刑求,甚至是處死刑。
 
也安排了中壢事件,因為一九七七年中國國民黨在桃園縣長選舉作票造假,導致中壢民眾不滿包圍桃園縣警察局中壢分局,有人燒車破壞,於是警方發射催淚瓦斯並開槍鎮暴,數人死亡重傷,演變成更嚴重的暴動,後續則是用刑求的方法試圖解決。在近年內有當年自稱憲兵者出來說明,他跟士兵利用人頭資料代為投票,事件發生時指出跟兵混在群眾裡,並且煽動民眾縱火燒車,不過沒有得到證實。
 
這件事情很少人知道,有興趣的人可以看看各大網站新聞報導。
 
 
「歷史課本都是他們寫的,他們要我們讀什麼,我們都就讀什麼,哪裡有選擇權。」那用自己的立場強迫別人關心社會參與政治,認為是對別人好,也是種獨裁不是嗎,當然、想要別人關心社會,也可以用希望別人自願的心理。那不願意參與就算了,不用強求,就找願意談的人就好,利用自己消化的影響力,讓更多人自動關心社會參與政治,因為你不找它,它自動會上門。
 
 
床戲橋段只有接吻。
 
劇中有意思的就是,加入了簡單的性別元素,就是男男與女女的曖昧感情,男主角李月儒喜歡另一名男主角許明強,女角色施美雲則是喜歡女主角葉文淑,兩個人都把這種情緒深藏在心中,不給別人知道。那個年代的社會,男女戀愛都是奢求,更何況是同性之間的戀情,男女走在一起也會成為八卦的來源,連女人在半夜走在路上,都會被人罵不知羞恥,尤其在國民黨政權接受台灣後。
 
說真的,前面的部份的確很不錯,後面開始就有點浪費,不過就有點拖戲,甚至倉促收尾,例如李月儒與葉文淑,中年與年輕的選角與劇本的連結,很明顯的有極大的落差,好像從政治社會議題,轉移到了校園與家庭問題。但李天明這個角色也很有意思,不算是完全的失敗,他漠不關心任何政治社會議題,也不想參與,認為關心自己就好,直到他的朋友同學被國家機器迫害。
 
 
後段的迷失顯然有點脆弱。
 
後段也是有可看之處,演出很多屬於年輕人的迷惘,他們怒吼著為什麼這社會上充滿眾多不合常理的事情,可是某些人卻說,你們要習慣,這就是社會的現實,管你的頭髮、服裝、言行舉止、身家背景、性向、交友等,就是不管政治。要成為別人眼中的樣子,不然你就是「異類」,要求大家都是一樣,你跟別人不一樣,必須要變成一樣的模組,成為他們所謂的「好」複製人。
 
為什麼有些人喜歡威權獨裁主義,因為很方便快速,民主多亂又很複雜,還要時時刻刻出來關心社會,可這樣的方便與快速,是用強迫的手段逼別人,如果有不同的意見也要答應,不答應就想盡辦法包括文攻武嚇讓你一定要答應。民主則是任何人都有意見,別人的意見你或許不認同,可是他能表達,造成多頭馬車再跑,顯得非常混亂吵雜,速度也很慢,但這就是需要付出的代價。
 
七八零年代,言論自由依然被限制。
 
應該還是有人很難想像,只是批評政府參與政治活動就會被捕,而且他們的手法不只是利用公權力,還會利用價觀值,告訴參與人的周遭你有問題很複雜,身邊的人就會自動孤立你,怕自己也會受到波及。自由不一定是好的,有可能更多壞處,凡事都有一體兩面正反,可是為什麼很多人就算流血,也要碰個頭破血流,爭取越來越多,因為不自由掩蓋了所有的壞,自由則是壞曝光。
 
前段的年輕演員讓人驚艷。
 
裡面資深演員固然發揮演技,可是年輕演員都有演出他們最真誠的自己,看來導演與演員有溝通好他們想要演出的橋段,所以顯得生動自然,前段的四名主要年輕演員,應該是劇本與劇中呈現的關係,加上他們的表現確實亮眼。後段則是各別的表現很好,組合在一起就有點不自然,加上也沒有很印象深刻的角色,像是李鎮坤與李文雄,有特別歷史背景,下去參考用心,比較可惜。
 
要記得一點很重要的事情就是,不管是228與白色恐怖等事件,加害與迫害的人都是當時的國民黨政府相關人員,並不分省藉與身份,有很多人迫於無奈加入國民黨政府的一邊,成為平庸的加害者,要不然也會成為被害者。
 
 
自由戀愛也是台灣社會以前很難有的事情。
 
總結:全劇籠罩了一股令人喘不過氣,卻又壓抑的氣氛,就算有陽光,也只是淺淺的溫煦,前半段的氣氛真的不錯,令人感覺到那股,就算你知道,也不敢說出來的白色恐怖,人人自危,害怕自己成為下一個。後半段則是在社會思想逐漸開放的現在,人人都想要追求自由民主,對社會體制不滿並衝撞著,不過節奏拿捏不好,也可惜了前面營造很久的恐怖感,算是較大的缺點。
 
吳倩倩因為辦演唱會而被教官警告,這就是時代的縮寫。
 
 
感想:燦爛時光看一看,會不知不覺的掉下眼淚,原因就在於這是我們先人曾經有過的生活,只是用很恬淡的旁觀者,只是利用戲劇的手法演出真實發生過的事件,我們聽說過,或是身邊有過類似的經歷。
 
老實說,自己不說敢直接看刑求與直接跟國民黨政府反抗的畫面,有很多都是極為殘忍的,鄭文堂導演用很淡然的手法,處理這些場景,沒有激情與多餘的增加,反而使得真實感十足,好像重現當時的畫面。
 
另一部相關戲劇一把青,有時間再來看看。
 
 
最後附上第二片尾曲:
 
《航向遠方的船》 詞/曲 楊大正
你說自由就像一陣風
輕輕地吹過
當你發現的時候
只剩下臉上一抹笑容
於是揚起驕傲的風帆
什麼都不管
成為一艘航向遠方的船
當侯鳥成群地飛過你的身邊
那是冬天的孤獨
當飛魚躍起清晨的海面
那是生命的尊嚴
當寒風一再地吹起你的思念
你頭也不回
你知道自由才是你的終點
無論它 多麼地遙遠
 
 
 
 
 
如果喜歡孤的文章,不妨訂閱,就是最好的鼓勵。
以上圖片及影片並無商業用途,
純屬介紹引用。
 

    文章標籤

    燦爛時光 公視

    全站熱搜

    任孤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