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重複這部都會停下來看。
 
說來也奇怪,這部電影其實沒有什麼劇情,甚至可以說沒有重點,可是卻能讓人一看再看,卻比起一堆講究劇情的電影還吸引人,最重要的大概就是各種奇奇妙妙的道家法術吧,從開頭到結束,都出現很多類似魔術的手法。可能是類似電影手法的特殊技巧,從變東西出來到演員本身的能力,從手中變火到把紙繪的雞變成雞湯麵等等,就算拿到現在的電影來看,還是覺得很不可思議。
 
就是單純的朝廷鬥爭,一個人挾持了當朝的小貝勒,於是鷹犬走狗們為了爭奪名利,開始在其中製造了陰謀,正邪兩道的人又都是法師,自然他們就用了各種不同的法術比鬥,坦白說這個劇情走向,老套到不行。可是其中加入了很多創意與不同的哏,明明只是翻花繩與睡覺,可能大家平常都能做的事情,根本一點也不特別啊,卻能夠演了將近數分鐘以上,都不會有膩的感覺,
 
大數的變戲法,讓很普通的劇情,馬上就顯得有趣,無中生有到各種特技手法,可以說是動作片的大會串,把很多民間的傳說融入其中,像是畫符咒擁有神奇的能力,利用紙當成工具,從搭橋到飛鳥。把有趣的巧合全部都加在一起,像是在不小心的時候,剛好避過暗殺,適時的展現幽默感,這比起來刻意的製造笑話更加的高明,不知道多少倍,這種自然感大概其他電影需要學習的。
 
而且大量的動作場面幾乎沒有任何的花巧,從頭打到尾,有種邵氏老電影的懷念感,應該說過去的套路都是相同的,就是每打一下幾乎都是定格,然後等對方來接招,可能就是那時代的特色吧。令你感同身受,當然、現代看起來有點老舊,還會有點好笑,可是由另外一個角度來看,那年代的電影,另外有種硬橋硬馬的美感,不是現代的電影可比擬的,尤其是在動作戲的誠意上。
 
演員也沒有亮眼的,純憑演技與動作技巧,使用了大量的特殊化妝與鏡頭剪接,甚至是特技手法與動作最路,為的就是使其中的重點,放在「法術」的上面,可能因為使用的手法太過原始,所以顯得逼真。現在大量使用特效的電影,很難出現這種場景了,可能也是科技進步的感嘆吧,就像過去的怪物電影,有很多特殊化妝,都是需要大量的時間下去製作,現在只要動畫就好。
 
小時候當然不懂什麼袁家班,只知道裡面的演員,沒有幾個認得的,這點真的是不太重要,可能是內中的動作場面與法術比拼,還有不同的喜劇設計,蓋過了演員一定要請俊男美女的傳統,可能就因為演員的外表很普通,才能把大量的動作場面給吸收掉。一個小時多的片長,雖說沒有啥劇情,可是穿插的每一段都有一個相關的動作設計,從武打到生活也是,不會顯得無聊漫長。
 
記得最後幾段的十一年度天師會,酆都鬼城會,可能是印象的關係,覺得比鬼片還陰森可怕,充滿了各種中國傳統文化的詭異人事物,從我們想像中的地獄,到人世間會出現的妖怪,沒有一個缺少的。反派與正派人物,從頭到尾不停的比鬥,就為了很簡單的目的,不用特別的思考,可能就是最多的缺點,兩個老妖怪的打情罵俏,也增添不少歡樂,要是少了他們,可能無聊許多吧。
 
這部電影不能算是極好的作品,可是的確有他樂趣之處。

    文章標籤

    奇門遁甲 電影

    全站熱搜

    任孤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