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邪皇踏上黑水城,看來他們的預料果然沒有錯誤,邪皇的目的不是征服九界,而是毀滅地脈,話說這次的武戲特寫,要不要連摔人也需要慢鏡頭拍起來啊,雖然有點帥就對了,大家都一直猛攻邪皇的胸口,猛襲胸是怎樣。雖然邪皇的肌肌很大就對了,你們也不用一直想要抓奶龍爪手啊,邪皇被抓完後表示舒服,跟搔癢差不多,你們的能量不足以讓我的胸,有害羞的感覺啦。
 
史艷文的純陽貫地太帥啦,那個地劃光板的腳步,加上整個往上翻,根本就翻車魚的加強版,這場戰鬥,根本不用想說會獲勝,武力值根本差距太多,只能想說少死一個是一個吧,但這個元邪皇是拿幽靈魔刀的,另一個元邪皇好像當障眼法用的。也令人好奇的一點就是,不知道是否刻意,還是沒有特別在意,就是元邪皇看起來好像趕盡殺絕,但實際上沒有很急著,非殺不可。
 
元邪皇:不要再抓胸啦,一堆變態色鬼。
 
應龍師不是上集才受傷嗎,這體質也好的太快了吧,對上墨雪不沾衣,墨雪的劍影與飛縱的劍擊,依舊保持在不錯的水準上,每次都利用極快速的身法飛梭在場景之中,然後忽隱忽現的表現方式,每次都期待他的武戲。中了計就馬上想到反將一軍,反應的速度也是很快,疆主的心計與狡滑處,看來不在勝絃主之下,兩個人雖同為一主,可是其勾心鬥角的地方,還真是險惡。
 
元邪皇竟然是智者,這可是最討厭的生物啊。
 
溫皇果然是溫皇,真的是以誠待人啊,應該說他很記仇,當初被三步棋殺溫皇,可能就記到現在,終於找到機會報老鼠冤,用姚金池動搖單夸的心智,光看他的反應,與前幾集的暗示,是否想到那個放棄皇權的絕代智者。這一手還真的是有點意外,就算先前的試探滴水不露,可是一旦懷疑了,就用最單刀直入的手段,如果這懷疑沒有成功,倒也是沒有什麼損失,還可受到意外的好處。
 
跟溫皇當朋友,隨時都要被他玩弄。
 
金光的文戲細膩程度,記得已經說了很多次了,可是在這集同樣展現出來,就是姚金池雖然不知道這是否可能是那個人,可憑著女性的直覺,總感到有點熟悉的地方,卻又不說不出哪裡有奇怪處,於是不知不覺卸下心防。逼著單夸也必須釋出同等的訊息,這是種男女的情感,沒有什麼理性智慧可言,都是用最原本的角度,把自己的心釋放出來,要對話下來,就必須交換真實。
 
單小樓,小王是你?
 
溫皇不知道為什麼,感到特別的有活力與積極,可能是找到好玩的對像吧,從魔世的三大勢力到元邪皇,可以讓他躺著玩坐著玩還是魔世好玩,跟過去的他雖然很相像,卻有點被改變了,依然不改那種到處尋找新局的興趣。多了一點那種人味,並不是孤獨寂寞的天才,可這類的變化,還在合理的範圍內,畢竟他能夠遊玩的事情,並不像是九龍變那時只能夠到處挑惹挑戰他人了。
 
俏如來與長琴無燄也交換了一些情報,可能替後面的局勢帶來很多的變化,看金光還真的是不能放過每一段細節與微弱的訊息,就像小兵剛開始的聲音是元邪皇,為什麼元邪皇要扮成別人,掩遮自己的身份,照常理來說他根本不用這樣做,可是他卻這樣做了。就證明看似犯下所有戰略錯誤的元邪皇,並不是一名單純的勇猛莽夫,是另有所圖的,而且他精準的掌握人世的情報。
 
長琴無燄:莫非我遇到的是超級小兵。
 
有趣的是俏如來到海境一訪,也順便把原本的戰力給集合,順便加入了狷螭狂這個生力軍的出現,這角色恭謹的有點奇怪,倒不如說依照對各類作品的觀察,如果這類背景未明的角色很客氣,甚至人好到不可思議。背後若是沒有特別的故事,就是有陰謀存在,希望這應該不是壞角色,而且名字有狂這個字,卻完全沒有表現出有狂的感覺,目前看起來就是有點奇怪就是了,可能多心啦。
 
狼主與姚金池的再度相會,溫皇這傢伙啊,說真的還真夠陰險(笑),到處玩弄別人的感情,從小樓到金池,甚至是他的好兄弟千雪,也順便計算在內,說他是月下老人,倒不如說是到處亂射箭的丘比特,想要看他們在感情上的發展,實驗一下操作人心。他明明知道這幾個碰在一起,一定會發生什麼,可是依然抱著好玩且沒事找做事幹的心態,這真的是過去溫皇最愛玩的把戲。
 
「踏烽火,折兵鋒,正邪無用,斬敵顱,殺魍魎,天地不容」金光隊長是你?
 
這集的文戲依然沒得挑剔,尤其是在感情戲的部份,誰說每次感情戲一定要哭得你死我活,有時候給一點淡淡的愁,可能比起喊得聲嘶力竭,還來得撼動人心,加上圍繞在蟹皇身上的謎,也逐漸解開。
 

任孤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