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玩命關頭的其中一個主角保羅沃克,因為意外身故,所以讓這部電影以及他的後續,就變成了一個遺憾,也證明了一件事情,就是人很有可能,隨時離開人世,在沒有預警的情況下,直接走了。人命很堅強也很脆弱,這樣說是不是很矛盾,因為生命並不是我們人們可以衡量的,有時候用盡全力,也是活不下來,有時卻在浩劫之後重生,完全無法預料未來會發生什麼事情。
 
人死了就死了,就永遠消失了,或許這是我們害怕死亡的最大原因吧,很多人並不是害怕死亡,而是死亡代表永遠消失,就沒有了自身的存在,這才是最令人恐懼的,如同人們知道自己將死,都會留下很多東西。也有的人在意外中身故,總是留下很多記憶,俗話說塵歸塵土歸土,就像我們不希望身邊的人離去,也必須面對這樣的情形,有一天能夠再度相遇,這或許是種寄託吧。
 
我們不知道會不會再度相遇,就跟你與世界的另一端相會,永遠不知道是否會回來,還會碰面嗎,有時候生活在同一個地方,都不會相遇了,更不用說在很遙遠的地方,這就是所謂的緣份,帶著安慰自己的心情。人要往前走,不能夠向後退,大家都知道這個道理,可是有時真的很難不停留下來,看看過去的記憶與人們,你放不下,是因為感情很深厚,就算知道該走,也無法離開。
 
這首歌曲的名字「再見你一面」,當人離開了世界,要如何再見一回呢,身體毀滅了只剩下記憶,或許一個人真實的存在,就是在於有多少人記得吧,沒有人記得就代表不曾活過,說來好像有點感慨。因為不是每個人都可以被人記得,這世界上總有人被遺忘,這大概最深的痛苦吧,但我們永遠不會知道,離開的人心裡想些什麼,甚至他們離開時,知道自己是真的永遠離開嗎。
 
這首歌曲有兩個主題在,應該說是饒舌與歌唱兩種的區別,用鋼琴簡單的帶起全部的情緒,沒有什麼特別的節奏,還是花巧的伴奏,反而襯托出這種想念的心情,隨著進來的節拍,也不會搶走這樣的氛圍。應該說饒舌的部份,很適時的加進來闖入,把這種可能太過悲傷的心情給沖淡一下,就剛好的像是調適口味的醬菜,你感到有點油膩,或是口味太重時,就剛好的吃一下。
 
Charlie Puth的歌唱,是一個主節奏的存在,基本上歌曲本身的組成是依靠他的,原因就在於他的歌聲,不管是假音或真音,都有難以言喻的豐沛感情在,像是一直跟你強調,很傷心痛苦,可是我們要走下去,不能夠停留。這一刻就讓我們好好的停留片刻,直到我們把傷痕癒回後,再考慮下一個階段,不要強忍著,告訴自己現在很好,沒有什麼事情可以擊倒我,直到被吞噬。
 
Wiz Khalifa的饒舌,是另外一個即時雨,避免歌聲太過負面化,而且前段跟歌聲的搭配,堪稱是一個酸鹹中和的好選擇,試著用另外一種的口吻告訴聽者,這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也可以期待接下來的相遇,不要再認為自己可以承受的住。有時候的確需要時間消磨的,不是當下你說,可以忍受,這是有極限的,到達極限後,就會發生崩潰的情況,所以一定要尋找發洩的方法。
 
保羅,再會啦。
 

    文章標籤

    See You Again 玩命關頭7

    全站熱搜

    任孤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