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精、藥物、香菸,這些會令人上癮的可使用物品,通常都被認同會使人墮落的原因,卻往往很少探討到人們為什麼要使用這些,而是選擇禁止它們的存在,或是對其限制,就算用任何方法它們依舊存在於社會中的任何角落無所不在。小說猜火車便是描寫了在英國底層生活的一群青年們,他們無論是自願非自願失業,都過著與藥物酒精的生活,不是狂歡就是放縱自己的人生。
 
 
 
 
 
說到猜火車大家熟悉的可能是電影,而並不是原著小說,影響最深的大概就是無時無刻濫用毒品的劇情,但事實上比起濫用毒品,他們的生活形態更是引人注意,這些少年遊走在法律的邊緣,或者直接觸法,可是他們卻不太意。在生活的前面有時候道德法律,這一點也不用太在意了,就像有錢人犯法一堆人急著幫他們辯護解釋,沒有錢的人犯法則是一堆人急著罵他道德敗壞。
 
 
 
 
 
 
 
 
 
 
猜火車Trainspotting是蘇格蘭作家厄文.威爾許Irvine Welsh在一九九三年發行的小說,也是該作者的第一部小說,後被改編成電影。
 
故事主要描寫在蘇格蘭小鎮雷斯遊蕩且沒有工作的幾位年輕人,懶蛋、變態男、屎霸、卑比,他們在社會底層的生活,除了吸毒、打架、亂搞男女關係,遊走法律的邊緣,或者根本犯法之外,他們根本很難知道人生到底要做什麼。在這樣的生活下,所認識的人自然就是跟他們相同的年輕人,面對未來沒有邊際,甚至是提早毀滅的現在,也許無法改變的生活,早就提前結束了吧。
 
 
 
 
 
 
本篇文章談的並不是電影,而是原作小說:
 
 
 
 
 
 
 
 
 
 
 
「我也不知道,湯米,我不知道。我只是感覺到,嗑了藥之後,一切事物都變得更加真實了。生活既無趣又不無謂。一開始,我們對生命期待很高,然後努力和生命搏鬥。我們都知道,我們都會在尚未得到生命真正的解答之前死去。我們都發展出又臭又長的各種理論,想要用不用的方式來解釋生命的意義。可是,當我們在面對知識、大道理,面對真實世界的時候,卻又非常的無能為力。生命基本上既短暫又讓人失望,然後我們就這樣死了。我們的生命中充滿了一堆狗屎,例如事業、感情……這些東西欺騙了我們,讓我們以為生命是有意義的。海洛英是一種教人誠實的藥,因為它過濾掉生命中的謊言。有了海洛英,你心情好的時候,會覺得你是不朽的。當你心情惡劣的時候,它會加強你原來就有的感覺。這是唯一真正誠實的藥品。它不會改變你的意識,卻會去打磨你原來的自我,讓你真正感覺到完整的人生。用過這種藥之後,你會真正瞭解到這個世界的悲哀,你無法再麻痺自己,視而不見。」
 
成功就是慾望得到滿足;失敗就是慾求不滿。欲望有兩種:一種大致上是內在的,是從個人的原始需求而來的;另一種是外在的,是被媒體和流行文化中廣告和社會樣板角色所刺激出來得慾罷。堂莫覺得,成功和失敗對我來說,只停留在狹窄的個人層面,並沒有同時兼顧個人和會社會。由於我並不是來自社會的肯定,成功(或失敗)對我而言也只是一種過眼雲煙的經驗,並不會沉澱下來。
 
成為社會所認可的財富、權力、地位等等。失敗對我來說,同樣也只是過眼雲煙,並不會沉澱下來,變成生命中的傷疤羞恥。所以根據尚莫的理論,如果有人稱讚我考試考得好、找到好工作、找到正妹,我都會完全無動於衷,因為這些讚美之辭,對我來說一點意義都沒有。當然,這些好康的事情一時會讓我開心,我也會從中得到樂趣,但是這些好處並不會存留在我的生命之中。
 
因為我一點也感受不到這些好事所附帶的社會價值。我覺得堂莫想要說的是:我媽的什麼都不甩。但是為什麼我會這樣呢?
 
原來一切的問題來自於我和主流社會疏離。我自己認為,社會不可能變好,我也不可能改變自己去適應這個社會……可是,堂莫無法接受我的想法。這樣的想法讓我陷入了憂鬱症,憤怒感擺布了我。專家說,憂鬱症就是這樣來的。憂鬱症也讓人失去動力,讓內在空虛。而海洛英呢,卻填補了我的空虛,同時也滿足了我企圖自我毀滅的慾望,於是我又被憤怒情緒擺布了。
 
就這方面,我基本上同意堂莫的說法。但是我們之間還是有歧異。我認為我的生活沒有希望,可是堂莫不願意這樣想。他覺得我痛苦的原因,是因為我給自己的評價太低,卻又要怪罪社會。他認為我拒絕了社會可能給我的肯定和讚美(以及社會可能給我的責難),不過他認為我並不是拒絕這些價值,而是我覺得自己不夠好,沒有資格接受社會的肯定(也覺得自己不夠壞,不該接受社會的責備)。
 
我反而說:「媽的,一切都是狗屁。」
 
社會發明了一套扭曲的強辯邏輯,企圖收編主流社會以外的人,然後加以改變。這樣說好了,如果我很瞭解嗑藥的好處和壞處,知道我不會活很久,而且我腦袋很清楚,如此等等,可是,我還是決定要嗑海洛英,這樣行不行呢?主流社會不會允許我這樣做,他們不可能放手讓我做我想做的事,因為如果主流社會一旦放手,就等宣告他們失敗。
 
事實上,主流社會提供什麼給我,我就決定加以排斥,選擇主流!選擇好的生活!選擇付貨款!選擇洗衣機!選擇開汽車!選擇癱在沙發上,看愚蠢沒有營養的綜藝節目,把垃圾食物往嘴猛塞!選擇一路爛到底,賴在家裡撒尿拉屎,在你自己生出來的自私狗屁小鬼面前丟臉到死。選擇好的生活!
 
所以,我選擇不要選擇好的生活。如果主流社會的笨蛋搞不定我,那是他們的問題。就像哈利.蘭德爵士寫的歌:我只要走我自己的路,一直走到路的盡頭……
 
 
以上則是小說中的內容。
 
 
 
猜火車有很長的片段都描述在吸食注射毒品的上面,或許真的重點是濫用各種藥物的上面,還有使用的手法,但可以發現一點,這些青少年幾乎都沒有一個目標等待他們,就像是一個在大海上迷失的漁人,找不到任何登陸的島嶼。以前真的看不太懂猜火車想要表達的意義,直到成年後再看後,不管是小說或電影,覺得兩方面都有不同的表達手法,姑且視為平行世界的不同世界觀。
 
因為是小說,所以回到小說上面,好像討論了一群專門嗑藥的藥蟲之類的故事,可是你可以見到其中大量談到英格蘭與蘇格蘭的議題,還有足球、流行音樂、政治等等的挪愉等等,但非常多橋段都在藥物使用的上面。猜火車是藥物使用者身上的筋脈顏色,因為施打了太多注射式藥品,所以使得筋看起來就像亂調的火車路線,猜出哪條可以注射就是中獎了,也是作品名稱的來源。
 
這部小說將少年時期曾經懷疑,又或是想要表達,不知道要如何道出的想法給具體實現化了,有時候我們心中想要說出一些事情,可是你又不知道用什麼方式道出,猜火車替我們說出來了,而且你還會覺得,這是不是說得太多啦。以前有過許多瘋狂的想法,但最後都沒有實現,甚至感到心理有些鬱悶,等到時間過去了,才發現當初為什麼沒有去做,又或是做了哪裡很後悔的。
 
這群人醉生夢死,不做正事的故事有什麼好看的,就是這樣才好看,因為這社會有太多虛假的價值觀,要你這樣做就會得到你想要的,但事實你只是被操控而已,被操控到那個位置上面去,可是就算你知道,為了生活也必需去做。猜火車將這種想法與行為,實行在嗑藥喝醉的上面,然後為什麼製造這些謊言的人,都不會負責任還會被稱讚這才是正確正面的行為想法言行舉止。
 
也許有人會說這是不是太憤世嫉俗了,但想法太過正面不也是一種憤世嫉俗,好像不是活在真實的世界裡,為什麼猜火車裡的角色個個都要嗑藥酗酒性關係混亂,因為他們想要逃離這個殘酷的世界裡,進入不曾想像的夢奇地。只要願意承認都會發現,人生中狗屁倒灶的垃圾情緒實在太多,我們卻想當一切都沒有發生過,只要過去了就不會在,事實上一直都在,只要浮起或潛入。
 
也曾經想過為什麼別人做的事情、買的東西,一直要照著做才算是好,例如別人買車,為什麼也要買車,別人買房子,為什麼也要買房子,看到別人過得很好,所以要一起跟著做,不然就是人生輸家。這類的觀念從到現在,一直以來不斷的侵襲我們的生活及心靈,別人總是利誘威逼要你做到這些,不然你就會被困在底層裡,可是擺脫這種牢獄後,才發現為什麼當初會這樣想。
 
其中相當多的文法及內容都是切割式的寫法,例如從不同的角色跳離到另外一個角色的上面,剛開始雖然會混亂,可是看了幾次變換後,會發現作者為什麼要這樣做,就是每名角色都有不同的問題與個性,他們所遇到的問題也有所不同。自然要用不同的視角去面對,尤其是他們的負面行為,是他們本身的個性引發這些問題,還是問題的本身引發他們的個性,這點鑽研相當的深。
 
 
在小說的一開頭懶蛋因為毒癮犯了,拖著疲憊的身軀前往找尋毒販,他得到只有羞辱及憤怒,可是等到拿到毒品後,整個世界就不同了,當他將塞劑式毒品,塞入肛門後彷彿進入了充滿七色彩虹的美好世界裡。但他這時發現自己便秘數天的肚子,想要尋找一個地方釋收,於是到了骯髒噁心到了極點的廁所,除了馬桶塞住飄浮糞便與用過的衛生紙,地板上也都是別人的尿液。
 
可是想要拉屎到極點的懶蛋,才不管這些,脫下牛仔褲浸泡到尿液,接著開始噴出糞便,才發現塞劑掉到馬桶之中,他要在塞入馬桶的黃色糞水之中尋找塞劑,將整個身體都往堵塞的馬桶試著把塞劑找出來。挖了好一陣子終於找到,全身上下也都是屎尿,他卻只想到把塞劑塞回到肛門,當重新塞入之後他又找回那個舒適的自我,於是清理乾淨後離開,不在意其他人怪異的眼光。
 
電影則是整個人塞入馬桶裡面。
 
猜火車有種看似噁心骯髒卻意外舒適安心的衝突感,我們做很多事情都知道是不對不好的,可是到了最後依然去做,應該有不少人都曾經在青少年階段做了很多遊走法律邊緣的蠢事,所為的只是刺激好玩有趣,沒有什麼特別的原因。有些人常說不了解現在的年輕人在想什麼,可事實他們有時只是不願意承認有過年少輕狂的過去,並認為自己成熟懂事,所以能夠站在立點高待。
 
人的成熟度不是外表年齡,而是心智,或許年輕人沒有因歲月帶來的歷練,但他們有點難能可貴的就是,因為不知道、所以想要追求的行動力,許多人可能一輩子都沒有追求過,只是大打安全牌,祈求這可以過一輩子。不過大多時候人只要脫離少年階段,到了成人時就放棄轉而向生活協助,變得比想像中還無趣,但有人卻把無聊當成長大,兩者並沒有什麼實際上的衝突就是了。
 
成年變成一個無趣的人,就某方面而言活著跟死了沒有什麼兩樣。
 
這個社會很喜歡講誠信,但有趣的是工作面試和許多事情,是雙方面的互相欺騙,比的是誰較會說謊及話術高明,穿著平常不穿的衣服,打扮成不是平常的自己,說的是平常不會說的話,只要報好不能報壞,然後對方也會以相當的方式應對。美其是面試技巧或尋找人才,但他們彼此很清楚根本不是這麼一回事,比較像是互相索取利益,沒有人會說破這點,因為這是社會必備的生存技能。
 
在猜火車你能看到其中的角色群,為了領到救濟金而故意前去面試,因為他們的法律規定如果完全不找工作的人,就無法領到救濟金,但他們完全不想要工作,於是開始在面試胡說八道唬爛瞎扯,為的就是被錄取。不過現實中這種事情倒是四處發生,當我們笑某些事情很荒謬的同時,卻忘記身邊有更多不知道該哭還是該笑的人事物,社會大眾卻忽略,當成沒有看見就沒有發生。
 
這個社會多的是陷害別人,讓別人陷入困境還得到稱讚的例子,只要夠聰明就能夠操弄規則,利用規則遊走邊緣,遵守規則的人被笑成愚蠢,基本上你能夠類似的事情在我們的周遭發生,從輕微到嚴重的。一堆人排隊有人要插隊、垃圾隨手亂丟、開車任意轉彎闖紅燈、禁止進入卻不斷進入,就像其中的卑比,他老是想要找別人的麻煩,然後利用卑鄙的手段陷害別人還被稱讚。
 
有許多社會賢達討論毒品相關議題的同時,都提倡要多重刑就有多重刑,關多久就有關多久,討論了半天殊不知將這位於藥物濫用,會比較適合,他們堅信只要打上毒這個字極力禁止,就會從世界上消失。但真實面就是藥物轉換一個角度就是毒品,毒品也轉換一個角度就是藥物,用藥物管理的方式比較實際且方便,就是釋出對人體危害較小的藥物給有需求的人使用,讓毒販沒有利潤退出市場。
 
就像把香菸對人體的危害遠超過大麻這點,一定會很多人跳出來說大麻是違犯的。
 
不會說什麼這是必看的作品之類的,因為這並不是闔家觀賞的小說,相反的充滿現實生活最醜陋不堪的一面,帶來一種深沉且不容易發現的空虛,就如同現在的年輕人馬上就體會到,無論如何努力都無法擺脫現在的生活。最多只是維持現況,卻有一群整天放狗屁的人叫你要認命,乖乖聽話就好,完全不管現在的社會是如何運作的,沉膩在自己的價值觀中又不會溺死,因為溺水的並不是他們。
 
他們卻在岸上大喊還不游快一點。
 
無論哪個社會總是大力的描寫上流階層,將中下流階層視為墮落及不上進,只有不爭氣沒有不景氣,但他們忘記了一點,社會上的中下流階層佔了絕大的多數,大部份人的生活就只能剛好溫飽而已,無論他努力或消極。如果努力不一定能夠回報,但兩者之間其實沒有什麼差別,當人了解到無論做什麼都不能變得更好,那他會選擇繼續衝刺,還是停下來看風景,可惜的是很多人。
 
不願意承認自己是停下來看風景的人,他們既停下來又罵別人不衝刺,好像這樣子就不是停下來的人,停下來有時並不是壞事,可有人視之為蛇蠍,因為每個人的人生自然擁有這種撞牆期的階段,是很自然不過的事情。不知道有人體驗過撞牆期這種東西嗎,就是你一旦經歷不好的事情後,不管是表現想法智慧行動,都會變爛不只一個層級,原本不會失敗,卻因為被影響而失敗。
 
所謂主流社會的成功與失敗其實相當狹窄,跟地上的一攤狗屎沒有兩樣,卻讓這麼多人試著成功,沒成功的人就是失敗,對成功歌頌讚揚,於是失敗的人被排除在外,只有成功才他媽的有意義。但他們似乎忘記成功的人比例只是鳳毛麟角,而世界上成功與失敗都有的人也是不少,但評斷的方式往往只有兩種,也忘記別人的評價往往也不等於是適合自己,自己的評價也不適合別人。
 
 
 
 
猜火車的評價相當高這一點毫不意外,因為你看了每一段都會想起現實中社會上自己身邊的狗屁事情,它們往往會跟隨輩人一輩子,心理會想如果是故事的話那該多好,至少能夠笑笑帶過,換成現實則是沉重的壓在肩膀上。有時你閱讀會發現如喝醉般,覺得好像喝醉般,自我從身體抽離靈魂,人明明在原地,意識飛離到不知名的地方去,將所有的人事物都拋之腦後,人們稱之逃避現實。
 
可是人無法永遠面對現實,困在一輩子的牢獄中。
 
人們總是喜歡逆境向上的故事,好像人們應該不會像顆不會破掉違反物理現象的球,真實的逆境是無底的深淵,想要從裡面跑出來純粹依靠運氣,可不是每個人都這麼好運,多的是困在底下無法脫出的人。這個被視為底層的群體則是完全被忽略掉,但我們嘲笑諷刺別人的脆弱與無助,好像這樣就不會其中的一份子,或許吧、要人面對自己太困難,但讓別人面對比較容易很多。
 
我們年輕時總覺得成年人真他媽的遜砲又沒有用,以後才不要變成他們這樣整天卑躬屈膝,不想要成為他們,但我們也到了這個年紀時才發現,這是所謂的社會化,你不社會就無法生活在其中。可是當你社會化的時候又會厭惡現在的自己,以前我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現在的我真的是我想成為的我嗎,又或現在的我還是不知不覺變成另外一個我了,一個戴上面具的我,一個不認識的我。
 
猜火車表現出一種不存在的虛無感,好像你的存在被吞噬掉,只剩下空白一片的記憶,可是你又深知這只是暫時的現象,痛苦的程度比起純粹的悲傷或憤怒來得潛沉,並且影響相當大,因為虛無的空洞是不可能被填滿的。於是每個人都利用各種方式想要填補這個空洞,逃避或面對的差別其實不深,如同把石頭丟進一個無底的地洞,試圖在其中製造一些聲音,才發現則是徒勞。
 
 
總結:套一句猜火車的用語,這部小說真是他媽的狗屎精釆又操他媽的好看,但我不會故作高明的說這裡面很有哲學,但必須要說你需要投入一定的情緒,想起曾經發生的事情,然後沉入到了心靈的海洋中,你會發現許多體會。內中有許多英文的俚語與暗示,當年蘇格蘭的次化文化,都相當的澀深,幸好翻譯有在旁邊注譯,要不然相當難以理解,就算到了現在猜火車也是進行式。
 
 
感想:不知道從什麼開始放棄夢想與希望這種東西,就只是為了生活而生活,也沒有什麼喜悅與傷心,如同心電圖是一直跑直線化的,沒有什麼改變,或許覺得這樣也好吧,沒有期待,自然沒有傷害。
 
小說的猜火車與電影改編是明顯的不同,但表達的思想是很想像的,只要你簡單的去想一下,就得到這種空虛中的痛苦,而不會馬上讓你痛哭流涕,而是撫著胸口想說,為什麼我現在的生活,不是我想像中的生活。
 
猜火車實在是太可怕的小說,看了就會有了無限的體會。
 
 
 
 
 
如果喜歡孤的文章,不妨訂閱,就是最好的鼓勵。
以上圖片及影片並無商業用途,
純屬介紹引用。
 
 

    文章標籤

    猜火車 Trainspotting 小說

    全站熱搜

    任孤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