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智慧與缺舟的自我意識之戰,兩個從百名高僧分割出來的個體,雖然出自同一個集合意識,代表念的贊成與反對的質疑,兩個人的肢體之戰沒有什麼華麗的地方,肢體交接卻非常的過癮,雙方搭配著些許的特效互擊的效果也做的拳拳到肉。很有直接對擊的魄力,尤其是一個主攻擊,一個則是主防守,雙方則同源卻迴異,也好奇缺舟承接千年修為的智慧,無論是何種武學都真的可以化解掉嗎。
 
比較有趣的部分就是,百八名高僧的集合體,分成了大智慧與缺舟,可是缺舟的力量卻遠遠勝過大智慧,大智慧明明是主導地門信念的人,缺舟的制衡能力能夠輕鬆阻止大智慧,代表著沒有受到制衡的力量,最終將走向毀滅與獨裁。就像沒有受到限制的權力者,他們沒有反對者,因為反對者的聲音受到絕對的壓制,因此他們想要做出何種錯誤的決定都可以,就算把全部的人都帶向錯誤的方向也是。
 
大智慧與缺舟的關係,就像男人的右手與左手,一個是老婆、一個是情人。
 
雖然受到制衡的政權,受到綁手綁腳的影響,做什麼事情都有可能無法全功,可是能夠避免政權走向腐化失敗的路線上,反對者的力量越大,政權(大智慧)才有可能競競業業的去準備好每一件事情,要不然每一個人聽他的話,要是他做錯決定了呢。完全的權力代表完全的不可違抗,當反抗的力量勝過政權的力量,我們傳統的認知就是反抗是不對的,但實際不是大部分反抗會讓事情變得更糟糕。
 
有時候甚至能把事情導回正軌上面。
 
常欣是個平凡不過的普通人,沒有任何的特別,心中充滿善良與單純,她的死卻影響眾多人,代表著就算沒有驚人的武功與驚艷的外表,只要故事角色寫得好,還是可以在觀眾的心中留下一席之地,不用整天用過多的調味料,把口味調和到最高。每一個角色的反應也很符合他們的個性,原本就是真性情的人,與原本就是比較冷靜的人,還有心中總是在計算策略的人,他們對死亡的表現截然不同。
 
種下屬於猜疑的種子,這正是九算間的爾虞我詐,他們雖知道對方不可以相信,除了自己都不能相信,可是基於利益還是得合作,正是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三個人的猜忌心代表他們隨時準備背叛彼此,各自有各自的心思,卻不肯透露出來任何訊息。表面上三名九算暫時合作,但檯面下又是另外一番動作,比起老大忘今焉與老七玄之玄,欲星移與御兵韜都知道自己的弱點死角,比較沒下手的地方。
 
欲星移的罩門都被他一一化解,反利用過來對付有異心者,所以雁王尋找除了他之外的突破點,也就是鱗族太子北冥殤,本身的好勝心態使得他不服從自己國界的師相,明明要他幫助欲星移,卻跑到苗疆尋找協助,所以被雁王碰上。也可以預料欲星移可能的死期了,可能會被北冥殤這個中二屁孩給害死,原本可以處理好的事件,卻加入了北冥殤這個不可掌握的變數,使得他無法針對此點佈局。
 
日防夜防家賊難防,
 
公公看媳婦越看越順眼,鱗王與肥圓的學劍過程,不過鱗王你知道嗎,你家的屁孩將來會惹下大禍,導致海境的危機,但這點很顯然還要一陣子才發酵,講了很多武學的道理,劍在劍鞘裡面的時候最利,因為鋒芒畢芒的同時,也讓利度減低不少。跟做人的道理一樣,鋒芒畢露的人雖然看起來很耀眼燦爛,但很容易被人攀折,但把鋒芒收藏起來的人,你同時不知道他的方向在何方,無法預定。
 
鱗王:這個會生。
 
雁王對待魯缺意外的溫柔,也沒有動用什麼心機,算是很意外的地方,只是要他一直協助而已,這也代表他的一個面向,面對天下間的紛擾醜惡,他就會變成修羅之王,可是面對單純的人就會放下這份心機,成為再簡單不過的存在。雁王與凰后雖然合作,卻也跟九算相同,有著最深層的猜忌存在,在老二老三浮出檯面的同時,他還是潛伏在底下,保持著敵明我暗的優勢,找不到目的與利益,自然無法預定。
 
大智慧表示雁王這傢伙又來了,上次用念茶羅的身體就被他嗆到快要爆炸,這次換成蒼狼又要嗆,天真善良的大智慧都一直被人欺負,雁王真的是太壞了,不只很壞還是個科學實驗家,找到無我梵音的關鍵。無論大智慧講什麼都成為攻擊的論點,變成一個虛偽軟弱無知的集合體,真是個可憐的傢伙,就像當初看到帝鬼身為修羅帝國的帝尊,來到人世卻被綠色怪物默蒼離欺負到快要哭出來了。
 
大智慧:我圈你叉的逼逼,每次都來嗆我,雞巴的毛很長。
 
果然是久住青山是白目,欠打欠揍欠人巴,溫皇還是一樣白目,明明知道外面有很多事情,不改他的懶惰個性,他知道按兵不動就是對九算的所有威脅,符合前面所說的鋒芒畢露,底牌就是要忍到最後才能掀牌,不然如何叫王牌。雲海過客則是之前猜他是小空,可是經過這集後,他的身分越來越明朗了,從直呼史家兄弟的名字,還有他的兵器與行事手段,能夠來去自如的根基,都讓人想到SPA。
 
這集根本是雁王的個人秀嘛,他所有的佈局與計謀,一環接著一環的無縫接軌發動,還有九算間的猜忌不安,有很多關鍵的言談經過,另外就是常欣的死會對整個局勢改變不少,也埋下很多的謎點與期待,雖沒有很多武戲,但文戲還是很有水準。

 

    任孤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