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的頂鋒對決,無水汪洋之戰由任飄渺開啟,對上最強的守護者缺舟一帆渡,話說兩個人深情對望數秒的氣氛營造的很好,加上簡單的動作與搭配剛好的特效,還是有令人失望的地方啦,就是沒有太多近身戰。可是優點就是特效使用的很好,不會給人都是特效,沒有什麼戰鬥的愉悅感,肢體動作配合下來,一整個看下來,金光的特效方面也確實進步了不少,以前可沒有這樣的水準,但沒有劍無極的武戲精釆。
 
劍無極對上獨眼龍反而比較亮眼,剛開始劍無極利用地型整個人飛竄起來,跳上跳下靈活到不行,接著的飄渺無極劍法,迴旋的刀法停留瞬間,將畫面整個停留,做出如同電影般的特效,特寫的子彈時間,將劍無極的劍法表現很好。這兩段武戲是合一的,不過令人注意的反而是戰鬥中的巧思,例如任飄渺的飄渺劍法與溫皇的以誠待人,結合起來是整段的計謀,也表現出除了大勇之外,也有大智。
 
缺舟:我又被嗆,你說呢大智慧。
 
鍛失態真的被玩了,這個假掰到極點的鋒海主人,自從跟撼天闕對決後,就變得開始諧星起來,這也算是一個戲路吧,尤其是配上廢家父子的戲份,沒有想到變成和平不再跟人比鑄造的他,變得如此討人厭,而且是那種三八阿花的討厭。被老二跟老三聯合出賣,誰叫你太過假掰了,人家早就抓準你的心態設計了,配合廢家父子的對話,真的笑到不行,這應該是數十集以來最好笑的一個橋段吧。
 
鍛神鋒:在下是跟春風一樣的男人。
 
雲海過客推測一下他可能是史爸的原因,除了他跟中原群俠很熟悉外,還有他的根基與行事手段,最重要的就是他稱呼史家兄弟的姓名,而不是他們的外號,也很了解銀燕的個性,下去設計要如何讓他乖乖聽話。有可能是由修羅國度等國家,交涉一些條件讓他可以過來中原,為的就是應付魔世有可能的變動,像是嘟嘟月集合元邪皇的變異,替他們處理一些事情,也不能自由行事,只能有限度的干涉。
 
先是前後兩段因為常欣而死的變化,先是夢虯孫與錦煙霞的感傷,再來則是欲星移因為把常欣害死,所帶來的罪惡感與感傷,證明他比起默蒼離的一視同仁的捨得,還是心軟太多,也顯得更像是人,不是只有計謀的怪物。當初默蒼離會死,就是因為他厭倦了這一切,麻木不仁比起激烈的情感還要痛苦,雁王則是延續了這個過程,成為他的第二個人,也可能是如此讓默蒼離沒有選擇他為鉅子的原因。
 
證明欲星移依然有人的感情。
 
欲星移連合鐵驌求衣的佈局除了對付地門,還要把雁王與凰區計算在內,如果只是單純的地門,可能沒有這麼難對付,因為地門畢竟只是出家人,就算集合了一百零八名高僧的思能,他們也沒有墨家這種縱橫兵法家的本事,所學的根本是不同的。但加上了雁王與凰后的變數後,就顯得的複雜多了,這兩人在利益是一致的,所以暫時不會內鬥,他們的目的就是把剩下的九算給清除,把墨家給消滅。
 
鐵驌求衣的嫡傳弟子墨雪不沾衣,果然是他的秘密武器,所使用的劍法沒有任何的防守招術,都是以攻對攻,沒有絲豪的猶豫,他的這場武戲雖短卻很亮眼,先是把紙灑在空中,接著把墨者一一斬除,連紙也一起斬落,白紙染著血的畫面,配上他的黑白服裝,意境十足。這個新角色的聲線與配樂都很有意思,不過角色的服裝與頭髮就綜合了很多人的特點,還以為他是神田京一跟風逍遙的兒子。
 
鐵驌求衣這角色,是個人最喜歡的九算。
 
鐵驌求衣與欲星移的對戲真的很有意思,先是留一個人在他們在對話的外面,再來利用無聲的朋友這句話,暗示他們的外面有一個會無聲步的人,那個人就是墨者之一,也就是雁王與凰后的手下,他們的對話雖然像是說了很多,可實際上根本沒有說什麼。如果推算的無誤,兩人的佈局是計謀之始、是要讓敵人知道你的下一步,然後、小心預測敵人之後的每一步,高明一點的是、讓敵人知道你的第二步。
 
更高明的是、讓敵人知道你的第三步
 
而雁王與凰后這方則是將計就計,假裝自己步入了二人的佈局,其實他早就在身邊佈下了許多暗棋,製造他們的破綻,例如像是利用鱗族太子北冥殤的不甘,讓他以為自己可以超越欲星移,讓海境不再以他為主體,殊不知這早就步入了誘敵深入的誘餌。北冥殤的武戲也算是一個品質保證,尤其是他那雙拐,不論是拿出來跟打人,舞動盤旋打在敵人身上的力道感十足,令你感覺好像真的打在人的身上那樣。
 
雲海過客所帶來的新分線,應該是跟目前各界的變化有關,有人推論是妖市或是魔世,但魔世的可能性比較高,因為綜合他一向的行為模式,還有所針對的一切,都具有一定的相連性,他似乎對地門不太關心。墨家內鬥的計中計與局中局,連自己人都要騙,不過令人想到的是,真的中計了嗎,還是假裝中計再加以反擊,其實這只是一個假相,不過要是老二再敗的話,真的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
 
散髮的凰后性感度又加分了。
 
這集基本上武戲比較像是前菜,但這個前菜已經可以鉤起你的食慾,武戲基本可以打個七十分吧,想要繼續看接下來的劇情,主菜是在鬥智佈計的上面,墨家的內鬥已達到正面衝突的白熱化,地門之爭也是墨家之爭。
 
追隨大口口
 

任孤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