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皇與雁王的故人之會,話說雁王到處跟人嗆聲,這可是一種嫌命太長到處插旗的行為,他們也同時把霓霞之戰的真相,羽國誌異的最後一章全部揭穿,果然是最無情無義的戰爭了,因為一開始的目的就是全部人都殺了。雖然沒有說的很清楚及為了什麼,但大至上可以猜想一下,除了隱瞞真相外,接下來是自己的猜想,就是為了避免數十年內有戰爭,所以要把所有可能發起戰爭的因素,一次清除掉。
 
這也只是自己的想法而已,有可能馬上被推翻。
 
第二段話,有些許的空白處,暗示也是很多,代表他們現在的心態,就像溫皇太過寂寞,高處不勝寒,所以把自己玩到成為廢人,雁王則是什麼都沒有,無論要付出什麼他都不怕,也不怕失敗,兩個人的內心擁有相似相異的毛病,所以他們的病早已太深。雙方皆在試探對方的底限與真實,聰明人往往不說真話,就算不小心洩露的真話,也有可能是陷阱,這就是溫皇的以誠待人其中的可怕之處。
 
老丈人對付女婿的方法越來越厲害了。
 
雲海過客到底是誰,從前集開始就有人開始猜測,以他把自己當成中原領導者的態度,還有那個飛來飛去的行為,史仗義與史艷文都有可能,到初始力量的相關者,更有人說是黑白郎君,不過黑白郎君似乎不太符合他的個性。他對缺舟一帆渡的嗆聲,與他的行為高調,從他的記憶也能看到故人,所以這一定是舊角,這個訊息非常的重要,就不知道是何人了,還有他是如何變成現在這個樣子的。
 
小玉與廢蒼生的祖孫之情,填補了最近的劇情,雖然不是很令人感動,可還是在充滿兇殺與算計的武林中,有著一絲的溫暖,也為了風間始未來的升級做準備,看來他認同了自己的孫女跟哈姬咩交往,準備讓他成為下一代的傳人。有個小細節就是廢蒼生在打某一項很像爪套的兵器,依自己的猜想是,這是給風間始當成義肢的鐵手之類的東西,看起來有點像是被改造過的龍蝦狼王爪,又是海鮮類。
 
滿腹黑水的墨魚,已經開始準備他的計畫了。
 
鱗王在調教媳婦肥圓,她出身仙舞劍宗的身分已經被揭穿,也跟無情葬月有關係,也為了未來的伏筆記下了一定的影響,也就是為了道域未來的出現有著決定的關鍵,道域四宗到了現在也只有出現一些道人,就像羽國只有出現雁王一樣。金光的九界設定,光是中原苗疆海境佛國四個國家,就可以演了將幾檔數年,更不用現身的國境還有暗藏的勢力,像佛國有天門地門等,哪一年才能真正把別的國演出來啊。
 
三弦:只要火鳳燎原畫到結局,金光就出現完整九界了。
 
隨著玄狐這個角色越來越討人喜歡的同時,常欣也開始有點煩膩了,原因就在常欣太過天真的關係,他只想兩全,卻沒有考慮到現實的狀況,但世界上兩全其美的事情微乎其微,想要保全兩端是不可能的,一定要割捨掉其中之一。越單純的人,有時候越會傷人,而且在不知不覺之中造成傷害,不單純的人,則是先想著不被傷害,再去有目的性的傷人,這兩種是不同的想法,確會有同樣的效果。
 
師相的推算果然是舉一反百,從一點點的線索,就可以推理出這麼多的東西,而且他想的計畫不只是天衣無縫,還要簡單容易實行,降低失敗的可能,因為複雜的計畫往往擁有如同鎖扣般的綿密,一環扣著一環,只要失去一個環節就會完全崩解。所以定出實際又容易的計畫,才是考驗著一個佈局者的老練,就像俏如來對付地門的總策略,雖是巧妙,但太過綿密給了雁王一個剛好填補的空隙導致失敗。
 
俏如來還是太嫩了。
 
欲星移立下了許多的死旗,尤其他惹火上身,做了很多該死的事情,可是他的無情是建立在成功之上,要說他是完全的壞人也不是,要說他是完美的好人也矛盾,他就是那種有自己的感情,可是要將感情與利益放在同一個天秤時,會選擇何種有利,考慮現況的人。這樣的人也一定要有人當。有白臉也要黑臉,肯幹骯髒醜事的人,不怕弄髒自己,每個人的手都是乾淨的話,是不會在黑暗中找到一絲光明的。
 
玄狐跟逾宵漢的武戲有幾個亮眼的地方,就是逾宵漢利用刀身的柔軟程度,繞過自己的脖子進行砍擊,也同時把柔韌的刀當成杆桿使用,成為了一個工具,短短的幾幕卻印象深刻。與蒼狼的對擊氣勢磅礡,充滿震撼力,利用劇情的急促與運鏡間的變換,還有快速的節奏,成就了這幾場武戲的緊張感,沒有什麼多餘的場景,自然打起來就是很爽快,如果肉搏戰多一點就太完美啦,但已經很好了。
 
極星辰、窮輪迴、盡虛空,三訣合一。
 
雁王每次遇到重要的對像,包括鱗族太子北冥殤是湊巧的事情嗎,比較可能的是他把變數都容納其中,推算出最高的機率,就算失敗了也沒有損失,成功了就是意料之內,看似到處串門子的舉動,沒有什麼影響。可是當他人知道雁王的存在,而心有提防,就會造成微妙的變化,這也是他想要的效果之一,其二就是要其他人對他有所提防,讓敵人知道你的下一步,高明的是讓敵人知道第二步,之後小心預計每一步。
 
北冥殤:才出新手村就遇到滿裝的紅人要PK。
 
這集充滿了一堆的惡意,果然是滿腹黑水的墨魚,表面上是好人,但實際上是壞蛋,玩弄兩面手法,不可否認的是,欲星移的計謀真的很成功,而且達到最終想法,他們一直想要的戰略目標,剛好替俏如來上了一課,必要的犧牲是絕對的。

 

    任孤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