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部日本的動漫畫叫天才寶貝有一段故事,就先說說,主角榎木拓也的弟弟小實,在一間幼稚園所讀,小實是一個愛哭任性的小孩子,他們幼稚園裡面有一個孩子,雖然在冬天裡每一個都穿著大衣,但是他卻穿好幾件大衣,讓他非常的熱又不能脫掉。但是事情發生了,這名孩子看小實玩得很快樂,就推倒他的玩具,想當然小實生氣打了他一下,結果這孩子去向他母親告狀,當然這母親都認為是小實的錯,要小實道歉,小實當然不肯。


於是被罵是壞孩子,這孩子的母親非常膩愛照顧他的兒子,甚至到了過了頭,讓小孩變本加厲,甚至用木枝攻擊拓也的腳,還拿玩具車丟向拓也的頭,讓拓也當場見紅流血,於是小實生氣就打了孩子一下,那孩子哭著跟媽媽告狀。那母親當場很生氣的來興師問罪,雖然證據與人證都站在拓也的那邊,可是她卻不肯承認自己孩子有錯誤,還想推到別人的身上,甚至叫拓也要跟她道歉,最後是園長出來解圍,勸說道理,那母親才悻悻然走掉,並吵要換間幼稚園。

記得園長有一句說的很好,有點忘了不過意思該不多、有一些是自己加的,要適時的放手讓孩子自己奔跑,而不是孩子連走幾步用跑的都要照他們的命令來,如果什麼事都搶著幫孩子做,或是覺得他們受到危險就不放手,那是不是會阻礙孩子的成長空間呢。要讓孩子自己的眼睛感受陽光,要讓孩子自己的手與身體感受沙子與物質的磨擦,要讓孩子自己的腳走路感受走路時的平衡,要讓孩子覺得自己是自己的主人。

如果自己不曾流血受傷,何曾知道別人會痛會悲傷,這方面的思想是很多父母長輩所缺乏的觀念,因為他們只知道交待小孩子做該做的事情就好,甚至是怕他們受傷還是痛苦,所以很多事情都不讓他們去親身經歷,當然是指在合理的範圍內的事情,像是自己搭車怕被綁票、自己煮飯怕小孩被燙傷。如果什麼事情都不知道都是別人幫他做好,那有何能力可言,因為他不用做就會完成啦,也不知道這其中的過程發生了什麼事情。

傳說獅子會把自己的小孩推下懸崖,這時一定會有人疑問說,自己的孩子怎麼下得了手,不是自己的孩子當然可以隨便啦,不捨得罵也不捨得打,凡事就照著孩子的意願走,就算他們錯了也沒有什麼懲罰,不知道自己錯在哪邊。沒有這種覺悟,真的不該教養小孩,不是說用打罵,是定下一個標準,用處罰來讓孩子知道做哪些事不好、哪些事是壞的,有時候肯讓你知道好壞的人不是無的放矢無所生事的話,那他就是真的是為你好。

太保護小孩子,小孩反而不知道什麼才會對他們好的,也不知道自己其實是被很好的對待,為什麼會出現逆子這種東西,大部份都是太過膩愛太過保護,是是非非從來不是生活的重點,只要他們怎麼了就馬上呵護,真正的愛從來不是不捨得傷害,而是要分對錯,是對的事情就對,錯的事情就錯。嚴厲也是愛的產生,就算孩子會哭會不開心,還是得要扳下臉來,讓他們知道自己的事情是不是有對錯,直接跳過這一階段,就不叫教而是養。

也許管教並不是那麼簡單,也不是筆者所想的那麼輕鬆容易,但如果不曾放手,那孩子永遠也不會走路,要讓他們學著怎麼走,不是用其他的方法代替他們行走,替他們想著用工具來走,要用他們自己的雙腿來行走,這樣他們才會知道,行走要用多少力氣跟什麼姿勢。因為就曾看過那種保護過度的孩子,變成什麼模樣,當然這也不是我們所干涉的事情,現在每一個能夠獨立自主的人,都應該感謝父母長輩肯放手讓你們自己走。

心中有感的一篇,對、很多事情不是那麼簡單,但籠中鳥何曾快樂過。

 

    全站熱搜

    任孤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