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祝大家新年快樂啊。
 
魔世的主權之戰,網中人對戮世摩羅,這是他們的傳統,從帝鬼開始就有說出這樣子的挑戰,當權者任何時候都可以接受下位者的邀請戰鬥,如果被替代就是能力不足,能夠易主,就某個方面來說可以確定領導者擁有強大的能力與武力,做不好就會被取而代之。網中人的蜘蛛網特效非常的有趣,比起什麼氣功柱與亂噴的飛行物好多了,而且近身戰的時候還可以用蜘蛛網當成兵器或是盾牌格擋。
 
雖然網中人號稱魔之右手,最強的攻擊,三尊之上的帝鬼左右手,可是碰上最強的防禦依然沒有任何的功效,也就是戮世摩羅身上所穿的魔之甲,也證明他的強悍不只是本身的根基,還有被炎魔附身及帝鬼改造後的憑據,利用自身的優勢令他無法被攻破。話說殺生鬼言君真是讓人笑噴了,一言一行都充滿了喜感,繼上二集的我是天下第一廢物啦,又開始當起了尚書大人,風往哪邊吹又往哪邊倒。
 
墨家幾算?是你?
 
鱗族的師相欲星移,跟北競王之前的手下渡江卿,長的同一個面孔,這也確實令人生疑,到底這其中有什麼關係,雖然欲星移解釋的很清楚,又或是自己也是受害者,只是借派給他的身份,與北競王的一對一談之間,證明此人不簡單,除了表面上的身份,是不是還有其他的秘密。這可能是筆者的猜想,是不是與墨蒼離所討厭的那群人有關係,而他們之前在暗中說出各人在每個地方都已經潛伏培養勢力多年。
 
也同時說出了魔世內憂外患,雖然魔族已經佔領了中原一年之久,卻沒有使中原人完全的屈服,在暗中也有勝邪封盾這個組織,破壞他們的行為,也令人開始想起他們的領導人,是不是前度中原群俠的領導者,又或是一些早已經退隱消失的人。在內憂的方面,魔世對於中原人作首領,還是有一定程度的不滿,隨時有可能易主換人,在苗疆這邊則有東西苗的競王與天闕,中立的鐵軍衛,四方面的相互牽制。
 
蘿莉憶無心才一年多就長的那麼大,看起來有些不科學,可是在發育期沒有什麼不可能的,整個身型都拉長了,還變漂亮了,最主要的是不露臉卻露大腿,如果他老爸藏鏡人看到,不知道會不會大喊不應該啊,自己的女兒才一長大就急著裸身體。憶無心的能力很明顯的變強許多,跟當年那個不能控制的情況相比,相差許多,而且還能夠有多種的用途,不只是用來攻擊敵人,還可以防禦逃走障眼法。
 
憶無心好正。
 
風逍遙這個角色成為了串場用,代替了中原群俠填補全部的空白,與憶無心的對話也開始描述架構一年後的世界,讓觀眾可以慢慢的明白事理,不至於跑出一堆劇情,讓人完全看不懂,這方面金光跑線部份節奏掌握的很好,鬆緊之間合拍。兵長為了找勝邪封盾的線索到處奔跑,增添了不少神秘感,這個組織非常的神秘,到現在就算是除了魔世之外的組織,沒有幾個人知道,可見得他們隱藏身份壓下情報做的非常好。
 
變正的憶無心長的跟小玉一樣大,簡直是超英趕美啊。
 
撼天闕與蒼狼的關係可以說是越來越微妙了,明明一開始又打又罵又嘲笑諷刺,現在卻像個嚴厲無情的父親教導如同兒子的蒼狼王子,叫蒼狼不要那麼天真愚蠢,需要現實一點才能擊敗北競王,老是直接的痛打一頓,但沒有死傷殘缺,所說的話也不是毫無建樹。畢竟蒼狼的母親希妲曾經是撼天闕的最愛,所以也跟著將感情轉移到了蒼狼的身上,也許蒼狼與撼天闕都沒有發現,但他們也察覺到這點了。
 
蒼狼:我感受到天闕爸爸的愛液了。
 
這一年蒼狼也不是什麼都沒有做,成長了不少,不是以前那個毫無心機不知世間疾苦的王族,可是他的本質依然沒有改變,善良又具有同情心,但經歷不夠經驗不足,無法掌握大局,還是出現在他的行為之中,還是需要天闕爸爸的教導,可惜前苗王死的太早無法培養他的大局觀。遇到一名新角色,是名看似無力反擊的老人,道出了不少的事情,看似很自然的說出並令蒼狼覺悟,可是這暗中又有什麼謀算呢。
 
另外關於溫皇的部份,在劍無極與銀燕一戰後,產生了突破自我的後遺症無法動彈,變成了一個活死人,根本不能保護自己,現在是女僕鳳蝶照料他,欲星移的闖入也讓溫皇有了一線生機,這人真的不簡單,如果他是鱗族師相便不可能懂得那麼中原的事情。新人物懂的太多,往往只有幾種可能性,就是他在暗中潛伏已久,又或是有其他的身份,還是有他的目的陰謀,強調了中原現今沒有領導人的現況。
 
移星移:我真是做人失敗。
 
面對勝邪封盾的反擊,魔世也並不是坐而待斃,也想起出反擊的方法,由三尊直接鎮守,直接派出最強戰力痛擊對手,戮世摩羅並不只憑好勇鬥狠頑皮耍嘴皮子,也有一定的掌握大勢與手下的能力,表現出不下俏如來的領導者格局,他很清楚人性險惡的一面。殺生鬼言這角色就是標準的人性,西瓜偎大邊,人們習慣投靠強勢的一方,卻不論對錯,並以此當成真正的道理,好像這樣子就能得到精神上的救贖。
 
殺生鬼言真方便,還可以當電風扇。
 
「阿鼻墜空,天界人間無用,舉世板蕩,齊開獄景恢弘」蕩神滅的氣勢真強,話說前二集沒有什麼表現的機會,這一次出現相當悍絕,被擊中的人直接碎骨身亡,要不然就是直接撕下對手的肢體,殘殺敵人的方法讓人看了就覺得痛,所使用的招術都是以殘殺為目的。勝邪封盾這個組織相當的神秘,也證明人類只有在面臨毀滅的危機時,才會真正的團結,在魔世之前也不見這樣子的情況發生。
 
風逍遙的武戲非常的帥氣。
 
戀紅梅所遇見的人,是不是他或是她,證明了群俠也不一定會死,這是一段刻心的感情,另外老闆娘與憶無心是有聯絡的,也代表群俠們都不清楚勝邪封盾的確切位置,可真是隱藏到了極點,不過要不是這樣的手段,魔世早就找到了與他們反抗的勢力一舉殲滅。梅香塢也成了中原苗疆人交換情報的地方,與九龍變時有著相同的功用,只不過他們現在共同的敵人就是魔世,暗中不知道有多少的波濤洶湧。
 
禁止在塢香塢裡動武,連三尊之一都要保護特許他們的營業,證明魔世對於中原的野心,不只是進來燒殺搶掠一番,還想要長久的經營下去,所以他們容許眼下有其他的勢力存在,並且恩威並施,明白要令中原人屈服,除了武力還有小恩惠。魔世的角力不只是名義的共主,還有不服從的勝邪封盾,苗疆雖然陷入內戰也不停止這方面的行動,所以看似沒有任何的戰爭,卻比戰爭還要危險了許多。
 
蕩神滅:別看我變態變態,其實我憐香惜玉。
 
蒼狼如果成為君主,一定為名仁慈友愛的君王,可是他的能力不足是事實,所以才陷入現在的情況,也開始明白人性除了善也有惡的一面,就像馬師養馬,除了要給牠紅蘿蔔餵養,還要拿鞭子鞭打牠,這樣子牠才會聽話,乖乖服從主人的命令。現實面則是非常的殘酷,也令他開始思考著目前的處境,成長了不少的蒼狼,了解到要成為領導者不能夠只講仁愛,又或是以力屈人,必須由兩方面進行。
 
霜也換個髮型變成了妹妹頭,金池阿姨還是一樣正。
 
這二集的武戲雖然不怎麼樣,也有一些些亮點,像是風逍遙的快刀連環,還有三尊蕩神滅的殘忍殺法,文戲則是非常的過癮,讓看的觀眾清楚目前的局勢,還有層層疊疊的伏筆慢慢的浮出,也帶出新的劇情,有了很好的開始,一環接著一環,想看下面的發展。

    任孤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