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只外表美麗的女人不能相信,就連貌似忠良的男人也不能相信!
 
最笨的計謀往往能讓最聰明的人中招,這叫聰明反被聰明誤,戮世摩羅設下圍剿北競王的方法就是,他不敢相信有人竟會用如此簡單的方式,特地設下了圈套,競王爺也展現輪迴劫的強大之處,就是完全不怕任何的群戰,人只要越多,威力就會越強。跟太極拳的原理有點像,不過這很明顯的不只是借力使力,還有原本的功力為基礎,可見得皇世驚天寶典不愧為苗疆鎮國武學,每一部皆有獨佔之處。
 
北競王與戮世摩羅間也不會那麼簡單的就帶過,他們為了什麼戰鬥的情況,彼此所代表的勢力,還有什麼敵人需要應付,也是暗潮洶湧波濤不斷,要為了現在與未來的局勢隨時調整,身為領袖者就要完全捨棄個人的情感與喜好,要為了共同的利益為主。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正如沒有永遠的敵人,沒有永遠的朋友,沒有不能合作的對像,隨時都有可能轉換,只要符合自己長遠的利益,就是政治的真蹄,
 
黑白郎君與網中人的戰鬥再開,隔了數十集之久,終於可以見到啦,這對永遠的宿敵,近身的戰鬥非常過癮,尤其是當雙方交接,掌與掌、拳擊陷,踢擊應付踢擊,當有間隙的時候,就會利用極貼的空間來給予反擊,用絲線纏住互相拉扯,創意也確實有趣。不過這場戰鬥也有意外的變故,就因為是最好的對手,也了解彼此的個性,相近的實力,狂傲不認同弱者的心情,所以除了戰還能夠談出一片天。
 
憶無心:你們兩個別玩啦,都幾歲的大男人,還在玩翻花繩。
 
梅香塢被黑瞳抓出不對的情況後,終於行此險招,老闆娘戀紅梅為了保住這個據點,不得不與三尊之一阿鼻尊蕩神滅虛以委蛇,使用了美人計與男人保護嬌弱的心態,終於成功了,應該說這是男人的天性,不管是哪個男人都會有這樣的自尊心,認為該保護女人,儘管不是真的需要。話說阿鼻尊真的是紳士啊,抱著女人就直接帶她去治傷,還對老闆娘噓寒問暖,陪在她的身邊,男人真的不能看外表啊。
 
銀牛:槓、來逛逛卻遇到高等魔王,差點死。
 
三尊之一煉獄尊熾炎天,還真是酷到不行,話說與歲無償司空知命的戰鬥,非常的熱血,除了一直噴火之外,他的那支長長的槍舞動皆是壓迫力十足,與兩人在半空半不斷旋轉也頗有新意,還有除了舞槍,還有不斷的擺姿勢,就像網拍的模特兒,使出勁酷的動作。話說金光真的很喜歡地球自轉這招,兵器不轉、反而是人轉,當雙方打鬥的時候這樣子,還真是充滿了惡搞趣味,好像是在跳恰恰。
 
蒼狼兔子的成長記終於到了第一次收割的時候,經過世事的磨練還有對人的觀察力,比起九龍變時的他,已經不簡單了,卻還是不夠,因為他的力量與智慧,經驗得來的判斷,不足北競王或是撼天闕這樣子的老陳,與鐵軍長的對話就是這樣子的展現,可他的成長依舊迅速不容小覷。他不是沒有任何的機會,只是在絕代智者與不世狂人面前,他顯得渺小又貧弱,是否接下來的形勢能夠讓他有逆轉的機會呢。
 
戰兵衛與撼天闕的過去,終於到了要結束的時刻,這糾結了三十年之久的愛恨情仇,讓他們變成現在的樣子,不管是死去的人,還是活著的他們,縱有過人的武力,還是絕世的智力,終歸逃不過命運的捉弄,無論是誤解或是陷害,都已經沒有任何意義了。尤其是蒼狼集結撼天闕,最愛的人和最愛的人為一身,所以讓他既憎恨又忍不住關心,產生了矛盾的情緒,到底撼大叔與蒼狼的關係會變成怎樣,也令人好奇。
 
戰兵衛殺的好,這種白目就該補刀。
 
雪山銀燕以前很討厭他,衝動又莽撞的牛性格,可自從他遭大禍之後,就開始改變了他的心態,對於父親與大哥的肩擔重責,開始了解了他們的無奈,對於不會想的自己也後悔了,所以變得能夠聽下別人的意見,不再一意孤行。內心文戲方面,還有黑白郎君與憶無心方面,關於有很多人說這邊蠻悶的,可是黑白郎君這個角色如果只是單純的出來大殺四方,那還有什麼趣味,不如增添他的立體感。
 
憶無心對黑白郎君的描述:這傢伙根本連腦筋都長滿肌肉。
 
對於角色的個性與故事,都會慢慢的營造,不會創造出來只是為了填補劇情的空虛,這點一直是金光的強項,當然也不是每個人都喜歡這樣的手法,有人喜歡速食式的吃法,外表華麗方便食用,能夠在短時間內吃飽就好,不用管其他的方面,例如營養或味道。在蕩神滅與戀紅梅的身上,更能夠看到如此的設定側寫,若有似無的感情,還有動作之間言談的細節,都能感覺到這是一名真正有靈魂的角色。
 
戀紅梅:你娘有沒有說過,外表美麗的女人不能相信。
 
看來勝邪封盾消息的來源,也就是梁皇無忌的內奸卡,果然是大家所想的那人,喊完口號就能得到消息,天下武功出少林,少林武功嚇壞人,被人打得昏騰騰,一個耳光就完成,其中的暗語應該一看就懂,很容易可以明瞭,對於修羅國度的情報來源有了解釋。也再度描述從每個人立場與想法,像是從魔世手上救得的柳兄,他為什麼痛恨魔,不只是單純營造他們是邪惡的一方,所以要打倒,如此幼稚的把戲。
 
很喜歡冽風濤看柳兄提到小妹就激動的情緒表現。
 
北競王與撼天闕的角力終於到達白熱化的程度,話說小王的嘴巴還真是利害,不用幾句就惹得對手生氣,令人失去了理智,令人想到當初默蒼離的毒舌,利用本身的優勢營造出逆境之中的妙著,這是輪迴劫面對虛空滅的大戰。雙方肢體的交替也很熱血,完全沒有任何的停止抵擋,只是純憑自己的身體,像是手掌手肘肩膀膝蓋腳掌等等,毫無任何的花巧,互相的碰觸皆是一個不小心就會導致失敗的後果。
 
雖說武戲有點僵硬,尤其是第九集,第十漸入佳境,可都有大量的創意與獨特之處。
 
遇到像是戮世摩羅這種空降長官,相信老臣們如三尊網中人一定不服,但礙於鬼璽與修羅國度的規矩,只能夠服從,要是打破他們所制定的規則,那他們強大的凝聚力就會消散,尤其是他喜怒無常的一面,老是令人來不及反應。修羅國度高層長官之間開會完,熾炎天蕩神滅網中人的對話,也出現了這強大的勢力並非毫無芥蒂,也有權力鬥爭,只要是組織,就有可能發生這樣的情況,演出真實的一面。
 
一部戲兩種牽潘仔,不管是少女騙大男人,還是熟女騙單純男人。
 
中原這邊也是慢慢的浮現,要如何對抗修羅國度的關鍵,潛伏與消失的人,沒有很多戲份的角色也有了表現機會,銀燕對於父兄的愧疚依然,想到如果當初沒有意氣用事,就不會讓事情進展到如今的現況,這傢伙真的是要打要罵要鞭才行。雨音霜果然是最了解銀牛的女人,了解這隻牛是個受,她是個攻,不打不行,越打越爭氣,表面上雖然是強硬,但骨子裡有被虐待的靈魂,果然是配成一對啊。
 
銀燕:我要忍住不能看霜,那乳溝太銷魂。
 
北競王的計謀果然不是表面上那麼簡陋無用,看起來是弱勢失敗的一方,其實暗中早就為了佈局,就在五百局之前就開始加了假動作,沒有讓別人發現而已,兵者、詭道也,故能而示之不能,用而示之不用,近而示之遠,遠而示之近,能打裝成不能打,不能打裝成能打。利而誘之,亂而取之,實而備之,強而避之,怒而撓之,卑而驕之,佚而勞之,親而離之,攻其不備,出其不意,完完全全利用了撼天闕的心理。
 
這兩集的武打還真是有創意夠噱頭,裡面雖有眾多缺點,卻也能看的過癮,加上劇情推動的非常快速,將細節方面一一描述清楚,不會沉悶,這是金光的缺點,也是金光的優點,容易讓節奏過慢,也同時累積大量的能量,一次爆發,如果適時有爆點的話,就能夠彌補缺憾。
 
 
 

    任孤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