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開始就由無名老先生的口中,說出了目前中原發生的情況,魔世全面入侵之後,中原俠客一一受到致命性的反擊,暗暗的色調加上音樂,還有緩慢的節奏,轉換到了真實發生的情況,又瞬間變快,這兩面掌握的很好,並不會有多餘及煩悶的感覺,述說著修羅國度與中原的戰鬥。從劍影魔蹤尾端開始述說,通道的限制被破,所以全部的妖魔與邪靈橫掃人類的世界,造成中原最大的危險,這個故事還真的是令人心碎。
 
從獨眼龍開始,被妖魔海加上修羅魔兵圍攻,力盡傷疲,到劍無極被滅世三尊之一曼邪音截擊,都展現兩個人不同的個性、不同的選擇、不同的際遇,雙環這個兵器,在金光還可能是第一次出現吧,還挺令人感到有興趣,尤其是甩動或是丟出去,發出的聲音,非常有特色。曼邪音的個性也非常的鮮明,面對挑釁淡然處理,除了修為武功頗高之外,在戰場上的表現也算是充滿女性的柔軟與彈性,不是利用力量的典型武將。
 
真的很喜歡這種劇集剛開頭說故事的手法,可以一一讓人整理劇情。
 
群龍無首的中原面對團結戰力又強的魔世,自然沒有任何的抵抗能力,邪馬台笑與天海光流,面對由三尊之一熾炎天的親自追殺,要將中原目前所有的戰力殲滅的行動,話說熾炎天無論是造型兵器還是武功,甚至是個性,都有著性如烈火燃燒殆盡的感覺。與兩人的對戰也能夠看出與曼邪音的不同,他不說任何的廢話,直來直往的軍人性格,喜歡與人正面的決鬥,拿著一把長柄大刀重黎,虎虎生風的面對笑與光流的反抗。
 
不過這節奏真的可以精準一點,武戲跟故事分開些會更好。
 
中原群俠的最後一次突擊,銀燕面對魔世的易主,還有殘酷的真相,都不能相信,二哥史仗義小空,也就是學壞叛逆期的戮世摩羅,他成為了修羅國度第三十四代的帝尊,接下來了修羅國度領導的任務,主動的侵略中原,承認一切的罪行,任何的壞事都是他做,往底的黑化了。另一方面獨眼龍被圍殺到全身是傷,還被網中人追殺,可說是屋漏偏逢連夜雨、行船又遇對頭風,天下第一刀縱然悍勇,還是無法改變局勢。
 
說話小空到底是不是真的變壞,還有得確認。
 
熾炎天說超爽的,連續追殺真的有快感,追殺完邪馬台與天海後,又回去截擊萬雪夜,冰與火之歌不斷的詠唱與交擊,刀與刀之間的戰鬥,一方面力戰之後又逢功力武功比自己還高的魔將,一方面則是如日當中進迫比自己根基還差的後輩,當然勝負一開始就分出了,話說紅色的雪好悲傷。三尊之一的滅神滅感覺就是比較陰鄙卑鄙的臉,不要問為什麼,純粹的看臉而已,三尊都很有特色,希望有他們的個人故事可以看。
 
中原群俠:為什麼魔世的人都喜歡打飛我們,好討厭的感覺啊。
 
銀燕面對諸多的打擊,也到了不能承受的地步,雖說前面一直很討厭他有如蠻牛的個性,可是到了這個地步上面,他還是一樣的真性情,失去最好的兄弟朋友前輩親友,他只能夠拖著傷體,與霜、風間始、一起傷心,迎接這個真正的事實,只覺得悲傷。黃大俠的配音又進步了,情緒的收放自如,爆發性的崩潰與不能自己,還有哭喊與怒吼,都是那麼的真摯動人,令人眼淚止不住,如果閉上眼睛看這段的話,更加的能感覺到。
 
如果有說再說黃大俠的口白不好,那他一定是聾子。
 
武戲確實不太有亮點,這是真的,打起來沒有什麼特別的感覺,又或是有驚艷的地方,除了滅世三尊曼邪音的武戲之外,其他就普普通通,但最大的原因,個人想可能是一面倒的魔海戰術,自然無法有太熱血精彩的搏鬥,就像收割般的輕鬆簡單,自然也就失去了精彩。但論故事性與排序,不得不佩服很有既視感,從心底深處生出來的絕望,一一倒下的中原俠客們,他們的失敗與世人的苦痛,都一一出現這是全面性的毀滅。
 
金光劇組:沒有功勞也有苦勞,打了四十分鐘耶。
 
大匠師所在的黑水城成了人世最後一道防線,也是當初始帝所建造的防禦體線,能夠收納不少的人,可是在外面的人們只能生活在修羅國度的淫威之下,受懾於他們強大的武力與恐怖的手段,殺戮與死亡隨時的存在,人類就像家畜般活著,想殺就殺想幹嘛就幹嘛,修羅國度的子民完全沒自由。話說帝尊戮世摩羅的個性,是不是有參考過小空時期的他,頑皮愛玩又敢愛敢恨,明明是在眾魔之中,卻嘻笑怒罵自如自在。
 
天恆君:我乃是天下第一廢物啦,你們怕了吧,你們有得廢嗎。
 
苗疆之間的戰火持續了一年多,雖然因為魔世大舉入侵休戰,憾天闕與北競王兩強而立,誰也不能吃掉別人,中立的鐵軍衛這時候也需要做下決定了,魔世既然取了中原,當然下一步就是分裂的苗疆,這時候不取還待何時,這也是兵法的基礎之一,趁敵亂必取之。苗疆這邊也正式魔世交戰,軍長鐵鏽求衣帶領的鐵軍衛,與曼邪音帶領的修羅大軍,也可以看到軍師正式的戰鬥,也令人開始好奇,苗疆未來的變化發展。
 
鐵軍衛與修羅國度的情報戰可以說是非常的詳細,彼此非常的了解,情報可以說是比任何人事物還貴重,雙方面還沒有交戰,就開始唇槍舌戰,從心理戰攻擊對方的智慧,到真正交戰上兩軍的衝鋒,明明還沒有戰鬥,卻比真正的戰鬥還緊張,他們各有考慮與隱憂。像是修羅國度在中原還尚未完全的統一,苗疆的二分內戰,需要處理,中原也有新勢力的出現,名喚勝邪封盾,是由中原分散游離的俠客組織而成。
 
軍長的分析情況還真是帥氣啊。
 
北競王這邊也為了憾天闕煩惱,魔世修羅國度的入侵,也造成現今的局勢,現今北競王取得三分之二的勢力,憾天闕得了三分之一的勢力,可是戰爭靠的不只是武力與戰鬥,還有決定性的關鍵,就是政治上的優勢,在治理人心與經濟各方面,贏了才可得到真正勝利。兩方面都不能真正奪下對手的將,目前也拿彼此沒有辦法,所以只能夠按兵不動,誰先行動了也就失算了,雖有等對方的失誤,才可以取得先機破綻。
 
蒼狼變得深沉靈敏,一年後的他是否成長……
 
太虛海境鱗族這邊也有動作了,魔世攻佔中原也替其他的國家勢力造成不同的憂患,唇亡齒寒方是他們最擔心的事情,只要中原與苗疆被攻陷的話,其他的地方也不能免於戰亂,所以要趁還沒有發生之前,先一步行動才能夠避免發生,這樣子的事情。也說出帝鬼說什麼會失敗的原因,就是不了解人世間的一切,急著進行侵佔土地資源,現在的魔世早已了解這樣子的教訓,所以並不會輕動,鱗族的師相也正式的步入人世。
 
現經的人世早就已經被魔世整個佔領,平民也開始習慣了這樣子的情況,兵長風逍遙步入了中原,並且演出了目前的情況,金光這部份的真的很用心,就是關於鄉民百姓路人他們的生活,還有現今擔心的事情,沒有什麼帥氣還是酷勁的劇情,但是我們可以知道人心。日頭赤炎炎、隨人顧性命,有反抗犧牲的俠客,他們出生入死為了他人,自然就有貪生怕死,出賣自己人的人,可看見中原人並不是那麼團結的一面。
 
冰劍好正,冰劍好漂亮。
 
中原人並沒有放棄希望,還是存在著光復的火苗,他們希望凝聚力量對抗修羅國度,梅香塢又再度復出了,成為了中原人與魔世兵眾娛樂的場所,但暗中有很多的情報交換,這方面覺得非常有意思,證明魔世的魔還是存在著人類的情緒,並不只懂得殺戮戰爭。隨著時間魔世也越來越深入中原的統治,他們利用著人心,讓人類出賣背叛自己的親人好友,取得利益與地位,並把中原人收編成軍隊,對於戮世摩羅的統治也很有利。
 
小空:忍太久了,眼前有一堆魔可以玩,怎麼不玩。
 
修羅國度只殺了主首的俠客們,然後開始統治中原,證明他們不是進入人世亂殺一通,而想要真正的在中原固蒂生根,也確實描寫目前的情況,在剛開始快速的戰鬥後就徹底的側寫深入,每一個人面對大環境的挑戰,只能夠做了目前能做的事情,人並不是神,不是萬能的,也令人期待下二集。

 

    任孤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