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唐雙龍傳還有邊荒傳說等等著作之中,魔門兩道六派,最大的固然是陰葵派,因為花間派向來只傳一人,不再多收弟子,不像陰葵派廣收弟子,以女性為主的派系,花間只有男弟子,女子只要學習就會走火入魔,就像慈航靜齋的劍典只有女子可以學得。只傳一人難免會失傳,所以想出來一個辦法,就是除了師父之外,還會另派一名女人為護派典藉使者,保存花間派的絕學與歷史,以免讓花間派能夠一直的傳下去。

 
花間派是魔門最不邪惡興風作浪的一個派系,可是他們的思想理論會令人覺得非常的怪異,因為他們的派別思想就是,認為一個人的才能與真性情,可以凌駕於一切道德規範之上,這一些都可以用藝術的角色去欣賞去鑑別,所以被正統派門認為是相當的奇詭,才被列入魔門之中。尤其可知漢武當年獨尊儒術,對於其他思想的打擊是多麼的嚴重,其他佛道兩門最大派系,都不得與儒學做一個融合,才可以生存下來。
 
花間派的想法則是,認為人與人之間的關係是多餘而沒有意義的,以追求孤獨為一生的目標,雖然他們能夠像是一個最快樂的人,可是也是未雨繆綢的傷心者,雖然此刻享有娛悅,卻要擔心失去了該怎麼辦,還不如一開始就以一個局外人的角度看待,這樣就不會痛苦了。也視武道功夫為一種藝術功夫,基本上能夠從他們的身上,看出一個所以然,瀟瀟灑灑就算自己快死了,還是不能改變他們優雅不失氣度的風範與淡然。
 
矛盾的是花間派入世的弟子,每一個都是翩翩俊公子,氣度絕佳擁有才學飽讀詩書,遊歷群花之中,卻不把任何的感情放在一名女子上面,也就是標準的去性主義者,對他們而言感情就有如夢幻泡影,一切都是不真實的,任何時候都有可能幻滅,所以他們從不鐘情於停留於上面。追求的是一種藝術,入世而不入心,不可以拘泥在心態形式之上,任何的事物包括感情,都能夠隨時拋棄,這樣的行為當然不是正常人能夠領教的。
 
可是他們從來沒有出過惡人,在石之軒之前皆是,石之軒這人比較然複雜的就是,他兼具花間派與補天閣兩門之學,所謂的補天閣的涵意,是補天之不足,以人力代替,所以有替天行道的另一所稱,意指刺客與暗殺之術,就是要以自身的絕學改變世局。與花間的武學則是相反,他們以意境神韻為主,就像是石之軒的弟子,多情公子侯希白為最好的例子,侯希白善繪畫丹情詩詞歌賦,文人雅士擅長的,一樣也不缺少。
 
就像是不死印法集花間與補天,加上佛法為輪軸,可以說是一項奇功,就像是把兩個南轅北徹的兩個人融合為一起,而且他們的想法也不一樣,所以也製造了石之軒的精神分裂症狀,讓他有了兩種性格,證明人是不可能擁有極端不容的性格了。花間是以藝術入武道,也視武學為與人相處的最高藝術,其他的才能,是輔助花間武學才有的,任何的一切包括言行舉止,都可能是藝術的存在,無一不視為脫離世間凡庸的起步。
 
比起重外功,更重精神上的意境,外功只要練到一種程度,皆是相同難再寸勁,唯有精神上的修養是困難,花間派武學的旨要在追求妙手偶得,就像書畫的途中,雖然可以越練習越好,可是有時無意之間突破,畫出寫出比平常狀態好上數倍的作品,這就是花間的最終宗旨。可這樣的情況也不是刻意所得,偶一即可,如果刻意的去追求反而會失去了,原先在無意之中營造的氛圍,就如同他們對於感情的想法,不替自己追求完美的結局。
 
入情而能脫離感情,當自己是永遠的旁觀者,這也是相當怪異的行為。

    文章標籤

    大唐雙龍傳 花間派

    全站熱搜

    任孤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