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人批評說黃易老是那些劇情,一個風流倜儻的浪子,四處闖蕩江湖招惹漂亮的姑娘,其實捫心自問每個人都是喜歡新鮮又刺激的人事物,所以一個特別不同的人,就算嘴巴上說討厭可是心理一定不能抵擋,如果每個人都是在那邊講仁義道德的老夫子,那有什麼精釆可言。有本事的男人自然就有會異性喜歡,事實上這也跟當時的社會氛圍有關係,當外族逐漸跟漢人文化融合之後就變得開放,不像傳統漢人社會。
 
基本上就是看龍鷹如何大展神威,但這樣的劇情可能讀者會有擔心,因為一開始如果讓主角太過強大的話,那後面的故事就很難進行下去,因為這一類的武俠玄幻小說都是主角慢慢的成長,遇到很多的強敵與困難,才變強之後依然有著極大的阻礙。不過龍鷹的敵人都不是容易應付的,像是僧王法明,是婠婠刻意培養的絕代高手,除了佔據佛門聖地淨念禪宗之外,所有佛門的反對勢力都被他震懾,名聲在外連女帝也不能動手。
 
道胎魔種本身是一個看不到抓不到的東西,並且天生相剋,道胎是屬於佛道的淨心之胎,魔種是屬於魔邪的異端之種,但不論是道魔還是其他的修行之路,只要依照一定的軌跡前進,最後的終點都是一樣,只是相異又相近的性質,如同冰與火共生又共滅。佛道的修行之路是先緩後急,一開始非常的困難又慢,可是等到後來的階段就不必追求自然而然就成,魔則是一開始的修行之路快又速成,可是一旦到達後段便容易走火入魔。
 
為什麼魔門已經傳了將近數百年,到現在只有兩個人練成道心種魔大法,就是向雨田與現在的龍鷹,他們是前後出現的邪帝,聰明絕頂縱橫江湖之輩不乏缺少,可是不怕死能夠放棄現在一切的人,可以說是一個也沒有,還必須有過人的天份與才能,這種人又更少。能夠看到這些典藉的人,都已經是一派的宗主,或是至少練了數十年的功力,要這樣散掉再練,需要的不只是勇氣,還有際遇,光是這樣就已經是無人敢練了。
 
不論你的政權績效如何,總會有反抗者,這一些反抗者有各種名義能夠利用,就像武曌代大唐立大周,本身就是令懷念大唐的人們,是一件罪無可赦的事情,所以這個就是一個藉口,以男系社會為主的氛圍,也不會會想讓女性掌權,視為一種恥辱。所以她雖然身為女帝,可是有很多不能做的事情,不然對於她的政治集團就會產生裂縫,所以必須要由龍鷹去幫忙做這些事,這也是她不把龍鷹當成現有敵人的原因。
 
有人指出在武曌統治中國後,就失去了對於外域的控制,原來的北方駐軍也徹退,大唐因此失去了這龐大的土地,不過其戰非罪,其中就是在政權轉換時必須把大量的兵力抽回,加強對於周遭土地的掌控,以免有野心份子煽動顛覆現有的政權,也是有叛亂發生但被迅速的鎮壓下來。可以見得武曌統治卻有一套,並不是單純靠武力與陰謀,只要讓老百姓過著安定的生活,那江山自然就會穩固,對於可能的異心者自然要連根拔起。
 
重點從大周的都城洛陽轉換到南方去,過去的長江聯顯然沒有任何的野心,只是自治聯盟保護地方的權利,但是當主事人變化做法後,全部的行為也會隨之變化,就像武曌將都城從長安搬到洛陽,不只是要減低民眾對於大唐的懷念與政治氛圍,也是有戰略上的考量,關中人口日逐增長糧食補給不易。洛陽四通八達,基本上當年人人見到隋煬帝楊廣都喊打,可是他一時高興所建設的運河還是城池建築等等,都是對後世非常有益的。
 
武曌的能力雖強,可是終究是一個人,所以必須知人善任,重用有才能又忠誠無異心的人,不管他是什麼階層來的人,只要願意報效朝廷為國家做事,她都會給予重任發揮能力,就算這人對他有敵意,只要能夠利用就會妥協,就跟統治之道一樣只問結果不問好壞。事實上就算是魔門又如何,道魔之爭只是思想上的不同,只是到了日月當空之中,聖門已經式微,白道的力量看似大增,可是背後所蘊含的殺機卻沒有少過。
 
基本上黃易改變了大唐後變得複雜又難懂的文風,將過去洋洋灑灑全部簡化單純的字句,不會有長長的一串出現,雖然身為黃易的愛好者還是很喜歡過去的風格,但這樣的文風改變還是非常的值得讚賞的,第三集的節奏很明顯的緩慢下來,並把很多大家想知道的謎題補完。
 

    文章標籤

    黃易 日月當空

    全站熱搜

    任孤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