廢蒼生不是當初說,他最討厭的人就是默蒼離,原因就在於他總能犧牲少部份的人,換取大部份的人的存活,還將這種事情做得乾淨俐落,沒有任何的懷疑與不忍,因為墨家的思想就是一視同仁的捨得,一視同仁的友愛。但失去了兒子的他,曾幾何時也變得跟他討厭的人相同,有時候你很討厭一個人,是因為你怕會變得跟他一樣,就算自己不想,但有一天,如果事情的發展逼你不得不做呢。
 
銀燕的惡夢一直都是自己不夠強,活在史家人的陰影下,失去了以前的年少輕狂銳氣,人也變得溫馴起來,總是習慣活在別人所設計的框架,俏如來跟史艷文也不願意讓他冒險,終究讓他寸步難行。他的保守反而讓他失去了前進的心情,對身邊的人太在乎,失去了應該有的理智,可這就是雪山銀燕的角色設定,充滿了我們討厭的脆弱無力,可同時也充滿了人性的軟肋缺點。
 
銀燕讓人討厭,應該是想到我們自身。
 
也剛好的碰上元邪皇,這橋段安排的確實有意思,利用銀燕對於父親的感情,投射到了元邪皇對他的後裔畸眼族的父愛上面,對他來說畸眼族的任何子民,都是他的後代,他就是唯一的父親,所以當他遇到瘋狂的銀燕時,正好將感情帶到他身上。這也是一段奇遇吧,只是不知道這是好是壞,神魔非吾的武功,就是要有以魔入心的打算,再來以神意止殺,想必這個過程完就會升級了。
 
曼邪音對公子開明的質疑,就如同熾炎天對公子開明的質疑相同,他們太在意自己的國家修羅國度了,所以反而看不到眼前的盲點,失去了冷靜的思考能力,這就像你可以罵身邊的人,對他們大呼小叫,可是對外面的人客氣尊敬相同。就因為你認識一個人太久,將他的存在認為是理所當然,揮之則來呼之則去,沒有任何的互敬互愛,曼邪音與熾炎天就是如此的反應,讓修羅國度大傷。
 
俏如來之所以是俏如來,就因為他有不願意做的手段,也做不到,他不是默蒼離,也不是史艷文,前者能夠冷靜無情的犧牲,後者能夠為了大義犧牲親人,他不願意做到的就是守住人性的最後一條底限,把犧牲他人當成仁義的大刀。犧牲別人當然很簡單,可是當習慣過就會變成變成了藉口,就可以一再的犧牲別人,也沒有任何的悔恨感,因犧牲的是別人,又不是自己,當然很容易。
 
溫皇與俏如來的對話很有意思,溫皇沒變依然遊戲人間,只是他的寂寞已經被填補。
 
海境這邊好幾集沒有出現了,皇子們將會一一浮現,話說還真懷念欲星移還在之時,如果他還在的話,想必海境的各勢力也不會這樣蠢蠢欲動,唯有他能夠壓下這異見,夢虯孫雖然是有智謀的人,可敗在太過衝動性急。看來苗疆皇權的爭奪,將會在海境上演,原因就在王相的兩人先後重傷,就算沒有異心的人也想要爭權奪利,再正常的人牽扯到皇室的繼承人之爭,也會變調。
 
北冥華看起來比北冥殤還糟糕。
 
長琴無燄也要回去應付勢力完整的凶岳疆朝,畢竟修羅國度與闇盟現在已經是零零落落了,要維持魔世的平衡還是相當的困難,公子開明也要應付接下來的發展,看來凶丘疆朝這邊還有很多高手與人物沒有現身。像是救走應龍師的劍手,還有小明所說的老三跟老四,看來應龍師的兒子,也不是什麼好對付的傢伙,應該說有一個老應,底下還有幾個小應,他重傷會被挾天下以令諸侯。
 
話說金光一堆劇情還沒有演,又加了凶岳疆朝與海境的坑。
 
「總有一天!我要成為真正的騎士」墨雪要成為守護勝絃主的少女騎士,喔不、是劍啦,話說這傢伙的劍法真的沒有守勢,在愛情上也是一樣,完完全全都在直接進攻,如果是一般的女性早就沉淪了,可惜他遇到的是長琴姨。墨雪如果來到現在的世界,大概是那種第一次見面就直接約會的男人,然後會在女性的耳邊說,幫我生個孩子吧,我們一定可以組成幸福美滿的家庭。
 
毫無防守的愛情攻勢。
 
沒有武戲的一集,結果比上一集還好看是怎麼回事,尤其是每個角色的發展都描述的很清楚,絲毫的拖泥帶水都不存在,看來東皇這段還需要一段時間,要把目前九界的事情交待完後,元邪皇死後,才有可能進入新章。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任孤行 的頭像
任孤行

任孤行

任孤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