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邪皇根本是銀燕的奶爸,除了要幫他去除毒蠱,還要帶他逃跑,避免被天地不容客追殺,話說只為了他曾經幫助畸眼族的子民這點,就已經豁盡全力去幫他,證明邪皇是一個很有原則與義氣的人物,只是他對於敵人是不會容情。只不過他在之前金光佛的肉身毀滅前,力量就已經沒有復原過,換成現在畸眼族小孩的肉身,魔力與功體更難恢復,這邊更好奇的是,如果有頂端的肉體給他使用。
 
像是叛天族,那元邪皇該有多強。
 
公子開明與俏如來開啟了新的路線,佛國除了天門地門外,還有一個新的門,話說好像忘記當初的設定是八門還是幾門了,總之就是沒有全部出來,缺舟的鐘聲到底還留存多少記憶與秘密,就不知道了,這點在錦煙霞與蒼狼,還有俏如來身上。只要當初有聽過最後鐘聲的人,缺舟在他們的身上都有留下不同的東西,從武學經驗到武學招式,甚至是抵抗及加強某種能力的特殊效果。
 
比駭客任務的病毒還強啊。
 
元邪皇的尋醫之旅,這真是賽翁失馬焉知非福,銀燕好幾檔沒有進展,結果遇到元邪皇幫他強制灌各種術法與魔功,看來他在病好之後,就會像劍無極般功力武功大進,但現在完全是在虐待他,被虐完就變強了,這是世界的真理。新角色也同時出現,依自己的推測來看,是那個除了冥醫的針與溫皇的蠱、再來是藥的那名醫師,應該會跟醫治鱗王的路線相關,跟海境線扯上邊。
 
老夫老妻的日常對話,這就是玄狐與俏如來,一個則是傲嬌冰冷的狐狸老公,一個則是溫柔智慧的尼姑老婆,兩個人對於家庭的想法有了分歧,於是大吵了起來,說對方各自有前情人不肯忘懷,狐狸有常欣,尼姑有魔靈,雖然成為過去了,可是耿耿於懷。俏如來之所以是俏如來,也就是他不願意輕易犧牲別人,也不願意利用謊言讓人犧牲,他沒有史艷文的悟,也沒有默蒼離的絕。
 
玄狐:你可以騙我。
俏如來:人家不想騙你。
 
老來俏,越老越風騷,大概是溫皇現在的寫照,他變得超級頑皮,不像過去那麼堅持在某件事情上面,輕描淡寫間已經達成他想要的方向,自從他醒來後有把角色的定位給架構好,就是以前的是不想管事,介於正與邪間,凡事恬然自如。溫皇一向以誠待人,看似無償幫助人,其實也只是在玩他的遊戲,看待事情如何發展下去,把自己當成半個局外人,不輕易的介入與試探。
 
元邪皇也有很大的缺點就是,就是他太不肯認輸,對自己太過自信,但有他的實力,自然有這樣子的自信,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就像他對於雪山銀燕的蠱毒不肯放棄,勢必要救他於水火,為了恩情,才不管他的立場與安全。弔魂喪的諫言也非常有意思,他的建議在某種程度,是對邪皇最好的做法,元邪皇也可以隨時翻臉不認人,可是他有自己的堅持與驕傲尊嚴,魔君的原則。
 
為了喚醒銀燕的意識,邪皇親自操刀進入他的意境,開始引導他的意志,這跟當初炎魔幻十郎被召喚出來,所使用的招術有異曲同工之妙,只不過一個是強制入夢,一個是強制進入別人的夢中,想必效果是一樣的。會陷入夢中不能清醒,有很多的部份是來於銀燕不肯面對現實,對自己的兄長竟然變成大魔頭,對自己的實力不足以保護他人,對自己的能力有限感到苦惱,那不完美的一面。
 
人、總有不想面對的。
 
元邪皇也太有情有義了吧,知道銀燕的狀況,還很透徹的心理輔導,好像校園社區的輔導老師,軍中的輔導長,精神科的醫生,還像個名偵探,說出那個名句,真相只有一個、以我爺爺的名聲發誓,定將兇手揪出來。這邊也暗示了很多的現實狀況,就是旁邊的人想要把一個人從泥沼拉出來,可是這個人若是不夠冷靜,不知道手邊有物品可以拉他上去,那岸上的人再著急也沒有用。
 
元邪皇的心理教室。
 
這集一樣沒有任何的武戲,可是明明前幾集煩人的劇情,在元邪皇加入後就產生了化學變化,具有不同的走向,值得細細思考,如果不要用上帝視角看待劇情的話,就會發現就算再聰明的智者,也會有他的盲點,並不是全部事情都能知道。
 
這最後還真是有意思。
 

    任孤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