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飄渺與西經無缺之戰,就是電影規格的武打,為什麼這樣說呢,因為……拍攝的手法及鏡頭特寫,很明顯的經過升級,這個升級是設備的升級還有創意的升級,明明只是兩名劍手互站,還沒有劍鬥,就已經營造出驚人的氣勢。包括從風吹草動開始,每一刻的慢動作都清楚的描寫側拍,加上雙方的劍擊,時而迴旋、時而刺擊、時而比力、時而移動腳步,所有動作的細節都拍到很仔細的地步。
 
這次的劍擊,應該算是墨邪錄已來最大的亮點吧,特別是那個劍的劈擊與刺擊有來有回的節奏,加上迴旋的砍擊,踏在物體上的反應,雙方利用離心力飛起來的動作,以及勝弦主的彈琴,真的像是看某部以「劍」為主的電影。每幾秒都有一個重點在,不會說分割的很嚴重,就剛好點為到止,掌握到武戲的精髓,就是多餘的花招去餘,以簡單俐落的動作取代,說這才打不到五六分鐘吧,卻一直令人重播。
 
蒼狼與軍師重施故計,真有種回到東西苗內戰的錯覺。
 
幸好的是,沒有再加多餘的武戲橋段,破壞了整段的美感,像是一堆氣功炮劍氣轟來轟去,然後站在原地休息,又或是單手運用兵器,這次總算把這個缺點給改掉了,雙手迴旋劈砍,還有劍刺時,另一隻手拳掌對方,還有腳步配合以及踢擊。配合後面的試探,氣氛營造的很好,不少不多的搔到癢處,交接了一些情報,溫皇與勝弦主皆是有心人,知道元邪皇天下無敵,可是太過自信導致漏洞一堆。
 
飛淵與冰劍的對戲,應該是延續地門之亂的風波,冰劍當初想要尋回萬雪夜,可是身陷其中,最後終於被救回來,但是他沒有放棄一切,是說太子真的死了嗎,這年頭的金光只要沒有直接說死,還是明顯的屍體,真的很難死。狷螭狂這段則是有些迷團出現,像是鱗族的龍都是混血得來,加上他們提倡血統論,如果血統不純正就不能取得正當地位名聲,凡是繼位承相重臣的人都是他們的純血者。
 
清卯宮皇貴妃未珊瑚,負責起了輔佐政權之責,話說這個角色真的蠻有氣質的,懂進退知大體,不是凡俗的女子,氣度十足,跟想像中的後宮有些不同,她還知道何者為急何者該緩,分析政局也識一二,連夢虯孫都敬畏三分這點有些巧妙。這邊好像有點暗示,就是欲星移與北冥封宇的說話,希望海境鱗族打破這種規矩陋縛,讓不同的種族地位,可以共同掌權,但這點必定會讓貴族不滿造成動蕩。
 
太太!我喜歡妳啊。
 
劍無極不管是哪一部都是一樣欠教訓,這點似乎沒有改變,嘴賤加上自卑造成的自大,也難怪當初劍牛兩人要拆夥,畢竟有時候處的太近,就不能讓彼此進步,反而會讓兩方依靠太深,不能有進步的地方,這就是過度相依。有一點慶幸的是,劍無極還算是有骨頭,肯吸收新的東西,這點銀牛就比不上了,所以到了現在,還是沒有任何的進步,可能是編劇的劇情設計吧,銀燕從來都是邊緣角色。
 
從俏如來到千雪孤鳴的燭龍之傷,及初始力量的來源與使用,話說每次初始力量講話,都很想要往他的頭上敲下來,啊你是不能講話正常一點厚,每次脫脫拉拉的浪費時間,一下記起來、一下子又忘記,那你就不要說啊,生氣。這邊也暗示一點說,當初缺舟在地門之戰的人們身上,留下了關鍵的記憶,像是千年來收集的資料,還有過去與元邪皇戰後的事情,以及佛門的武學,傳遞了一堆記憶。
 
說話再斷就揍你。
 
重點回到之前出現異象的月凝灣,有一個巧靈可以把人縮小,可是風逍遙把她送回自己的國度後,這邊就沒有任何戲份了,可是中原苗疆同時的重點,都放在這邊上面,還出現跟落殞之谷一樣的異象,不知道這部份會有什麼樣的發展。叛天族與始界洪荒是不是第九界,雖說有九界,可是到現在也只有中原苗疆魔世佛國道域羽國海境,還有兩界未明,而且道域也沒有真正出現過,只有派出人馬。
 
元邪皇根本是玩戰略遊戲,跟八個勢力開戰的傢伙,想說自己天下無敵,結果打到最後才發現自己才打一個國家,八國聯軍都來了,好像是三國志選武力值破表的劉表,西打南打西方打北征戰,最後兵力變零,主堡還快著火。長琴無燄與應龍師兩人的劇情,一直都很有意思,雙方雖然同屬元邪皇的管轄,可各自有勢力,互相計算謀略,不露自己的意圖,作風截然不同,可是他們同樣深謀遠慮。
 
這集最前面的武戲真的是令人大呼過癮,為什麼呢,這真的又是新的手法拍攝,拍的很優秀是事實,可是這類的創意運用在布袋戲上面,也算是很新的想法,文戲依然保持相同的水準,不溫不火的接連爆發。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任孤行 的頭像
任孤行

任孤行

任孤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