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雪是很稀有啦,可是凍到你水管不能用水,那很難高興吧。
 
前陣子想必大家都有遇到類似的情況,一些比較嚴熱的地區就沒有了,在低海拔的山區以及平地,是不可能下雪的,平地下的叫冰霰,成為奇觀,溫度低到不可思議的地步,全程的溫度可能都不到五度,體感溫度甚至是負以下。所謂的體感溫度,就是你實際上感覺的溫度,會經過濕氣還有風之類的條件帶走你身上的溫度,你在某個條件下,就會快速流失溫度,就像同樣的溫度被風吹以無風的狀態。
 
2016年一月下旬,一股從北極吹來的冷空風,讓全台陷入超級低溫,大台北地區也難得出現雪景,全民瘋狂追雪,這場凍時代突顯了哪些問題?而我們的防災準備是否足以因應?答案就是沒有,也不可能。就像以前有人說台灣海拔幾百公尺的低山會下雪,都市區的平地也是,可能會被其他人認為是瘋子有病,我們這邊是溫帶國家,下雪是高山的事情,但它就真實發生了,然後大自然的威力也無法阻止。
 
說真的、活了這麼久,還是第一次在住的地方有類似下雪的情況出現,雖然是冰霰啦,也有大呼驚奇了一會,但隨著來的是對於氣侯異常的擔憂吧,自己可能是那種悲觀主義者,對於極端的天氣沒有什麼值得高興的地方。但也不會譴責那些下雪高興的人,畢竟這真的很少見,也想到為什麼會這樣,有非常多的原因,很多人可以拿出來解釋,但他們都沒有解決的辦法,因為阻止類似的行動,等於毀滅經濟。
 
為什麼會造成氣侯異常,原因非常的多,不知道大家是否真的有感受到,就是近五年來,不用回到十年這麼久,就可以明顯的感受到一年的四季變得奇怪,照理說冬天應該冷,可是不該潮濕又下雨,就算下雨也只是小雨。可是近幾年的冬天,不只是下雨,尤其是今年,冬季下雨的日子甚至是佔了一半以下,到了夏天又不下雨,連颱風的時候也往後拖延,原本應該迎接冬天的時候,還是有颱風出現。
 
夏天的嚴熱大概是很淺顯的例子吧,熱到紀錄破表外,還熱到連基本的使用水都有問題,可能人類根本沒有想到這點,要防範這些事情,我們根本來不及,就像山區的土石流,也越來越常發生,從以前的高山到現在平地都會有。更不用說,你在平地怎麼可能想像的到會冷死,俄羅斯的人怎麼會想到被熱浪熱死,需要依照極端地區生活的方式,還會受到其他國家的污染物飄過來影響,諸如此類。
 
最慘的人大概就是靠天吃飯的人吧,在台灣沒有所謂的農漁畜牧業受災,政府跟民間就快速消化反應的體系,像是死魚就第一時間收到加工廠,製成加工類的食品,蔬果可以收購到工廠,變成果醬乾燥物之類的產物。如同養殖業,他們在極端天災後,就會出現受害的情況,死了很多的植物與動物,最後也只能摸摸鼻子,然後把它們丟掉,除了賠錢,花自己的心血外,還需要自己整理,把死物清理掉。
 
大自然的警訊,說真的、這很遙遠,所以我們在災難過後,也不過多在意,畢竟生活還是要過下去,不可能花太多時間在防災上面,這是依靠正常的經驗反應,就像我們認為夏天多雨冬天多乾,可是異常後,完全變調,大家也無法預料。而且每次的天災,威力是越來越強大了,就算在以往不會造成災害的地區,也開始會受到震蕩,你無法說我們躲到安全的地方,就不會受到影響,這是不可能的。
 
誰想到台灣平地會冷到五度以下啊。

 

    文章標籤

    我們的島 凍時代

    全站熱搜

    任孤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