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闇聯盟與苗疆之戰終於展開,話說之前的凶岳疆朝與中鱗聯合之戰,就有點不太精釆了,所以這次希望不要令人失望,並不是說一定要拍武打戲要打得很刺激,而是要兼顧節奏,不要花太多事情在其他方面上,打一打休息比較好。這戰從軍……師的弓射開始,就很有味道,為什麼呢,因為這箭身上面擁有很多暗示,可以說這一開始,就是雙方為了打而打,目的可能就是減少傷亡的人數,保存實力。
 
為什麼這樣說呢,畢竟雙方都是真槍實彈的打,死傷再所難免,可是由另一方面來想,如果他們不攻苗疆,讓元邪皇有理由動手,那幽闇聯盟有可能半個人都活不了,這個攻城雖然有所犧牲,可是交換的只是部份的傷亡人數。另一方面來說,這個攻城戰與守城戰的細節,很顯然的就製作非常好,像是苗疆的萬箭陣,與闇盟的鐵盾陣,兩方的道具與城戰模式,看得很過癮外,還很符合我們熟悉的一切。
 
風中捉刀的武戲速度有打出來,可是只利用一隻手來砍人,好像另外一隻手是裝飾品,這真的是沒有顧好,以前的那種腳步也沒有特別踏出來,但在這裡也有一個有趣的點就是,風逍遙有很多致命傷的攻擊點,沒有真正的砍下去。從前面的御兵韜所射的箭,前後呼應的,不管士兵戰鬥的多激烈,可是將領都沒有死亡重傷,直到崇吾舉父出來之前,這真的是一個很有特色的偶,醜的很可愛,還沒有穿鞋。
 
原來是修儒啊,還以為用針的是冽風濤呢。
 
雙方的佈局,與其說是佈局,不如說是默契,在公子開明的整合下,雙方看似你死我活,可是空隙之餘是配合無誤,一起演好這場戲,避免多餘的死傷,畢竟元邪皇之威並不是人可擋,當初凶岳疆朝不也是這樣保留實力。崇吾舉父對上其他人的武戲意外好看,可能是他刀槍不入的關係,加上鐵驌求衣的連環打擊技加上摔角技巧後腰橋爆摔,再來一個爆彈飛踢,導演想必看了很多摔角的東西。
 
一舉用內力的方式擊敗於他,很久沒有看到這麼熱血的武戲了,雖然只是短短一段。
 
原紋繡罪狷螭狂就是四龍之一的螭龍,海境有兩條龍非常的關鍵,這個人的態度可能要看後面的劇情才知道,一般來說過於謙卑客氣的人都是陰謀者,不然就是可能藏有什麼秘密,這是多年經驗累積下來的推算。但可以從這段劇情中,知道海境是一個很講究階層尊卑的地方,他們不論武功文才,只論身份,現在的鱗王師相,就是由這個傳統下繼位,狷螭狂也是受害者之一,導致他們永久只能被打壓。
 
闇盟的暗襲部隊與苗疆的暗襲部隊,鬼飄伶與墨雪不沾衣這段武打的運鏡,真的是眼晴為之一亮,速度感非常的足夠,那種身影忽隱忽現的閃離,加上出現時運用的特效,還有劍擊間的腳步與砍劈刺,配合度相當的完美,堪稱經典一幕。最主要的是雙方運用速度對擊後,運招時還有特別停格的動作,整場下來,也是短短的一段,可是打的很好,真希望墨邪錄的武戲,都可以看齊這集的武打戲。
 
苗闇雙方的算計,就是元邪皇這個不可確定的因素,只有當他們真正的攻守,才會讓元邪皇找不到理由殺了闇盟的人,畢竟以他的實力來說,要做到這件事情不難,滅掉一個勢力不過時間的問題,也讓雙方都有台階下,有理由保留實力。苗疆的計畫是化整為零,避免跟元邪皇正面衝突,留下他們最精銳的實力,讓魔軍深入苗疆,畢竟這不是他們的地頭,元邪皇的弱點就在於進展太多,無法首尾兼顧。
 
這場戲的細節同樣顧得很好。
 
溫皇難得不慵懶了,可能是發現醒過來,就出現這麼多好玩的事情吧,先是地門再來魔界,他想要的東西都有,自然不用去尋找刺激,讓他感覺到寂寞,可以看到這部份的情節,可能有編劇故意編的,讓溫皇可以延續他的個性,太用力去刻畫反而失真。讓他找到新的目標(玩具),讓溫皇好像有點精神點了,不像以前那般,這樣真的很好,與其特別讓溫皇改變,不如保持原本的模樣,走下去就好。
 
難怪太子要找狷螭狂回來,他可以補足夢虯孫的缺點,龍子很聰明沒有錯,可是個性太過衝動,凡事情緒化,導致他無法思考到最圓滿無缺的部份,這也是欲星移讓他很不爽的地方,就是他無法捨棄感性,駕御理性。狷螭狂的思考模式與他的生活經歷,讓他們凡事都可以用最簡單,不多餘的方式處理,像他順水推舟就把海境國內的紛爭解決,想可以利用別人的權力勢力,取得對彼此有利的局面。
 
狷螭狂這角色看來不是大好,就是大壞,很兩極化。
 
這邊就說說一下關於攻城的部份,有城門與城牆,甚至是攻城槌,與箭陣跟盾陣,概念雖然是很簡單,不走任何的花巧詭計陰謀等,就像一記直拳打下去很有效果,卻不驚艷,這集的武戲果然沒有令人失望,文戲也相同。
 
 

    任孤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