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大家是否有過類似的經驗,原來想說找來多一些人,會有不同的意見,讓意見多元化才是好事情,會讓事情變得順暢,可是到中間卻開始發現,意見沒有更好之外,還開始有了紛爭與對立面,於是又回歸原先的提案。烏合之眾這本書藉便是述說關於人群的學問,為什麼有一個人的行動比起一堆人來得有效率,當人們成為群體總是會在意別人的意見,又或是牽制彼此的意見。
 
 
 
 
這並不是大家意見不相同,又或是哪些人特別難搞,而是人在群體之中,便會失去自己原先的性格,你會發現有些意見說出卻沒有人理會,最後進行的方向,其實跟一開始所想的沒有什麼不同,也就是繞了一圈。所以那為什麼要共同討論,或是尋求不同的意見呢,原因就在於不想要釋出獨行獨斷的形象,想要讓別人認為自己是很開明自由的,但事實上一開始的方向早有定見,只是強化決心而已。
 
 
 
 
 
 
 
 
 
 
 
烏合之眾是法國心理學家古斯塔夫.勒龐Gustave Le Bon,於一八九五年所出版的大眾心理學書藉,勒龐在書中所講述的如人在群體之中,獨立個體的性格便會消失,獨立的思考能力也會被啃噬殆盡,群體的思考與精神便會取代個人。
 
一個人一旦進入群體之中,原本自覺的個性便逐漸消失,群體的思想將會取得主導地位。當古老的社會之柱一根根傾倒時,群眾力量是唯一一股勢不可擋的能量,事實上,我們身處的時代,是一個群氓時代。
 
 
 
 
 
 
 
 
 
 
以下用自己的想法立場看待:
 
 
 
 
 
 
 
 
 
 
 
 
 
無論提供給群體何種觀念,只有當這些觀念十分絕對,堅定而且簡單時、才能產生效力,因為只有將這些觀念披上具象化的外衣,才能被群體接受,在這些具象化的觀念之間沒有任何邏輯上的相似性與連續性,它們可以相互取代,就像放映者從幻燈機中取出一張張疊在一起的幻燈片。隨時時機的變化,群體可以在其理解範圍內的不同觀念作用下,做出大相逕庭的事情,由於群體缺乏批判力,故無法察覺其中的矛盾。
 
以上是烏合之眾中的內容。
 
 
 
 
如同某位神叫人要愛世人,卻一邊把不符合的人他觀念打入地獄。
 
推翻一個政權便是群體力量的展現,但矛盾的是你可以見到前陣子才擁護當權者的群眾,在當權者明顯失勢時,這些群體對於過去的當權者的摧毀,可以說是不遺餘力,這就證實了一點,所謂的改朝換代,只是思想信仰上的老舊而腐朽。明明統治者前刻人人稱讚他是國家的救星,可是在他失去權力之後,就變成一個人人唾棄的獨裁者,原因在於他失去了廣大的心理暗示,無法維持既有的體系。
 
作者也用法國大革命的例子來說,那些手沾血腥的暴民,都是一些平凡不過的老百姓,有些是廚師,有些是賣雜貨的商人,跟所謂的邪惡根本扯不上邊,可是他們在動亂發生時,開始處刑他們認為是邪惡的一方,甚至還當場斬首。原因在於他們認為自己執行了正義,成為了正義的一方,可以做這些事情為國家付出,他們感到非常的驕傲自豪,但同時他們也不知道處死的這些人是否有罪。
 
這就是群體的力量,單獨一個人時,他們普通毫不起眼,可是當聚集成一個群體時,他們的個體性就被群體消除了,被賦予了群體的力量,認為自己可以做到平常做不到的事情,這讓身為群體的人無所不能。他們可能變得殘暴不仁,就連任何一個人也不放過,也可能變成一個只求付出的聖人,就算看到有餘下的財物也不撿拾,人們之間的差異性,有可能變得極端且無法預測。
 
以政治來說,我們經常可以看見一些參選的政治人物,喊一些第三者看來愚蠢的口號,可是最後發現那些政見紮實的侯選人有一半以上都會落選,而那些口號喊的漂亮的人,儘量他們說的都是空氣語話,什麼貨進來發大財,可是大家卻接受了。開空頭支票,例如什麼都免費,可是大家都知道免費的後盾是來自稅金,稅金要更多就要加稅,於是這些稅金都是我們沒察覺的地方增加。
 
民眾總是喜歡說政治人物很糟糕,可是這些糟糕的政治人物總會當選,所以痛罵他們討厭的政治人物,稱讚他們喜歡的政治人物,然後大罵一聲談政治沒有用啦,而政治人員如國會議員,或許他們在當選前並不是現在的樣子。可是當他們屬於政黨時,就會開始被群體化,他們必須做出黨員同志們喜歡的決定,要是特立獨行就會被圍剿,甚至有可能被趕出政黨,最後導致落選。
 
比起長篇大論的實用理論,人們更會喜歡空泛的口號,這點不只在政治上,連宗教信仰也是相同的,會去追尋宗教的人多半都是天生的需求,沒有什麼空虛或是人生迷惘,而是他們天生就會做這些事情。說到底人類只是追隨本能,尋找他們認為有趣的事情,也沒有想要深入的意思,所以能夠給予這些刺激的人,不管是政治人物或是宗教人士,自然而然就會出現滿足這些人的需求。
 
而在書中也提到人們對於獨裁專制的領袖會感到心悅誠服,對於仁慈友愛的領袖則會感到無趣厭倦,越壓迫限制他們的自由,他們反而會越加追求崇拜,連這些獨裁者離去了,他們也會懷念過去被統治的時候。對於那些講求公平自由的領袖,他們總感到相當不屑,甚至是嗤之以鼻,大喊他們所供給的東西到底有什麼好的,還不如那些獨裁者來得有效率,希望回到過去的時代。
 
 
 
以簡單的例子來比喻的話,你就會發現人類其實一點也不理性,講難聽點大腦是根據本能行動的,一張白紙純潔無暇,上面沒有任何其他顏色及污點,可是上面滴了一滴水或顏料。跟一張上面被塗滿五顏六色顏料的白紙,然後往上面倒幾滴顏料及水,哪一個會被認為是不適合且不符合原本的形態,就跟道德是相同的原理,答案絕對是前者,就算只是髒亂的程度不同,也會被認為是不同紙。
 
講到現代教育體制最糟糕的地方在於暗示,利用專一的制度讓每個人接受相同的教育,讓每個人感覺到表面上的公平,但實際上這跟智力的運用基本沒有什麼關係,可是沒興趣讀書跟讀不好書的人,於是製造了一堆對於任何方面不滿的年輕人。教育程度越普及,犯罪率也變得越高,原因在於學校沒有讓人社會化,反而讓孩子的思想窄化,所以他們產生了迷惑,不知道自己能做啥。
 
以暗示來說發展到現在的媒體來說,可以說是最佳的暗示群體,勒龐當時的年代媒體業正在興起,它們當時的影響力就非常驚人,何況是今時今日的媒體,人們的意向幾乎被媒體所左右,只要掌握媒體論調的人,就能掌握大部份的民意。而大部份看新聞的群體,只有少數人會看了新聞之後,才去回想剛剛所播出的新聞,到底有幾成是真實的,又或是幾成是媒體所添加的部份。
 
烏合之眾強調一點,人類自始自終都用本能來行動,而不是用理性來判斷好壞,本能就是感情與感性交織的產物,也就是原本想要做什麼,它們就會做些什麼,跟動物的獸性基本沒有太多差別,唯一差別的就是人類善於表達。能夠將思想包裝成一連串的邏輯,人要經過相當長的訓練,又或是背叛自己原先的想法,才不會被本能拉著走,因為本能是人類自演化以來一直沒有丟掉的東西。
 
傳統的觀念與制度其實一直沒有消失,它們只是被摧毀後成為新的主體,然後重生於世人的面前,世人就會認為舊有的已消失,但傳統只會很慢的被改變,事實上只是變換成另外一個模樣,一代傳承一代,中間有可能斷掉,也有可能繼續。就像是對族群的歧視,對職業的歧視,對人們的重重限制,對宗教的信仰,政治的理念,這些深入群體的價值觀,早已經成為人們的核心。
 
勒龐以陪審團制度來說明,陪審員們不論社會經濟文化高下,所做出的判決竟然都是相同的,對於漂亮的女性跟有孩子的母親,他們很少做出判決出重大的刑責,人們自己認為很理性但其不然。一個人的外表或聲望所累積的觀感,足以影響別人的看法,這點在生活中時常見到,可是依照這些觀點所做出的判斷,多半都沒有任何根據,可是人們卻如此深信,這中間沒有任何邏輯上的連繫。
 
群體的水準如何提高,作者強調有許多現在運作的先進觀念,並不是一次完成的,而是經過好幾個世代的演化,讓群體慢慢的演化,但這當中有可能發生觀念往後退的情況,群體的觀念並不是前進後退如此簡單。只有發生什麼重大事件,又或是驚人的發現,才會讓觀念往前進,就算個人再聰明也是無用,如同獵巫時代的歐洲,你可以用邏緝說服即將要把你處刑燒死的審訊官嗎。
 
勒龐一再強調無論個人多有邏輯,具富獨立思考的能力,只要進入群體之中就會變得平淡無奇,這點在任何的群體都可以看到類似的情況,如果一個人要保持他的邏輯,最好的方法就是遠離群體,可是現代的社會幾乎不可能辦到。而且獨群索居的人通常會被視為「有問題」,然後被群體孤立跟攻擊,能夠保持不加入任何群體的人,多半都會感受到壓力而選擇他們認為好的群體。
 
 
總結:強調不理性似乎就是烏合之眾的醍醐味,作者也沒有說明要如何讓人們更有邏輯的作法,可是不同的說法與例子,讓我們更加的深信群體可以消滅一個人的自主性,人的確有獨立的思考能力可分辨,可是群體的壓力會讓人失去自主。到結束前我們更加理解一點,那些無法用理論或是邏輯說服的事情,確實有它的根據可循,很多時候情感會控制住人的理性,尤其是在群體中。
 
 
感想:這本烏合之眾的年代已經有一百年了,可是它的精準度卻依然沒有減少,但也沒有用高處不勝寒的態度去批評說,人們就是不理性不聰明之類的話語,則是提出了關於人們容易被情感左右的佐證,冷靜且銳利。
 
書中有許多部份都沒有很詳細的講出來,就只是單純的以自己的觀點看看勒龐所說的群體,有興趣的人可以自己去翻,這邊只是說一下自己的想法,當然、沒有一本書是絕對正確的、如烏合之眾,但它確實切中要點的提出群眾的問題。
 
 
 
 
 
如果喜歡孤的文章,不妨訂閱,就是最好的鼓勵。
以上圖片及影片並無商業用途,
純屬介紹引用。
 
 

    文章標籤

    烏合之眾

    全站熱搜

    任孤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