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部的權力遊戲完全將小說的主題直接的命中切入,沒有任何的猶豫使得觀者暢快無比,因為將權力爭鬥視為遊戲,正是人類的本質,無論是哪個種族階級,又或是國家地域,只要有人的地方就有鬥爭,為了建立一個體系就必須要有政治。冰與火之歌II烽火危城、延續著權力遊戲的開始,在勞勃死後,每一個有野心,又或是想要生存的領主家族,都必須揭竿而起,爭奪權力。
 
 
 
在體系內生活的人本來就是依存著政治,所以沒有人可以跟政治脫離,如果不能取得政治主動的人,不是死就是成為別人的奴隸,在過去時代中有一句話叫成王敗寇,所以每個人有能力的人都用盡心機想要取得王位。烽火危城的參加者,雖然說看似掌握主動者,可是每一個人都不知道接下來的發展是如何,只能夠豁盡手上的資源跟人力,去跟別人搶下屬於權力的旗號,並將他們採下。
 
 
 
 
 
 
 
 
 
 
劇情簡介:
 
在勞勃.拜拉席恩在意外中死去之後,由他的兒子喬佛里稱王,並由太后瑟曦攝政,可是他繼位的主統受到質疑,原因在於人們皆懷疑喬佛里是私生子,並不是勞勃的兒子,而是瑟曦跟他的雙胞胎兄弟弒君者詹姆的兒子。傳言不斷流出,擁有權力跟繼承順位的諸王們蠢蠢欲動,包括勞勃的兩個兄弟,藍禮和史坦尼斯,史塔克家的長子羅柏也聚結了自己的人馬,準備為父親報仇血恨。
 
 
 
 
 
 
以下用自己的想法立場看待:
 
 
 
 
 
 
每一個人都有自己的立場與故事,但他們通常都有自己的理由,例如說自己是正義,是王國正統的繼承人,以大義之名征討他人,但……每一個人都有自己的正義,自己所信奉的信條,堅持的事情。所以每一個人都會堅持自己的正義是對的,可是其他人的正義呢,他也會堅持是對的,所以彼此對彼此的正義產生衝突,可是唯有一個方法才能證實自己是對的,也就是贏得戰爭。
 
基本上冰與火之歌是以架空的中世紀歐洲,並加入了一些奇幻而成的作品,所以你能看見龍跟屍鬼這種現實不存在的生物,還有一些需要代價才能得到的黑魔法,有許多都是奇幻的元素為主。可是越看越會發現,這種無時無刻都出現的政治鬥爭,雖然人們很厭倦所謂的政治體制,可是讓人類社會可以運作的模式,就必須要用政治手段來駕馭,要不然人類就只是一盤散沙無法有效的運作。
 
有些人總是喜歡強調正義邪惡,還有報應跟輪迴這類的理論,可是現實中完全不是這麼一個回事,只要有權力或是武力的人,才能夠吃香喝辣享受人生的紅利,沒有這些的人自然拼了命想要上位。那為什麼要催眠說,這些仗勢凌人的傢伙遲早會有報應,這也只是安慰自己居多,因為這才不會想到這些人作威作福,算是給自己的一點安慰,不過有時候人太得意忘形就會招來不好的結果。
 
為什麼許多故事喜歡強調正義與邪惡的對立,無論是正義與邪惡都有既定的行為形象,人們也習慣這樣子的運作,因為這樣子的設定是比較符合人們喜歡兩分的價值觀,世界上有許多的事情是介於中間,沒有非黑即白而是灰色或其他色的。只是人們不喜歡承認,所謂在故事以兩分法,將好人跟壞人分別開來,但一個好人你能保證他全部都是善良的嗎,壞人能夠保證他一定十惡嗎。
 
冰與火之歌的角色群之所以迷人,是因為每一個角色都是立體分明的,他們所做的事情跟自我的邏輯都是獨立開來的,他們所遇到的遭遇固然是不可預知的,沒有人可以預知未來,可是能夠在現實中掙扎,只為了求生存或是獲取更多。權力永遠沒有貪婪過頭這回事,因為權力就如同蛇吞食一個獵物,蛇要完全吞完獵物才能夠算是吃完,如果吞了一半卻不吃完就不會結束,也有可能遭遇危險。
 
如蘭尼斯特家族跟拜拉席恩、史塔克家族間的糾葛,還有他們底下一堆大大小小的家族跟領主,各種勢力間為了攀附取得更多,所以他們各自選擇了他們最符合他們利益的領導者,準備分配他們的利益。這邊領導者的概念算是說的較為清楚,領導者並不是至高無上的偉人,也不是什麼天賜的龍子,而是能夠平均分配利益的人,而不至於造成眾人的反撲,雖說不可能讓每一個人滿意。
 
可是這個分配的人,要符合大部份的利益,要不然他有可能被拉下台換了另外的領導人,所謂的忠誠跟名譽,都是用來包裝自己的武裝,如果人們沒有這些武裝在身,很容易引來其他人的非議,隨時都可以當成攻擊的鑿入點。王國的正統繼承人,一定要無隙可尋,不能找到任何缺點,像是血統純正、背後是否有強大家族當靠山,不然就會找到切入點,這隨時都會血流成河。
 
 
 
 
提利昂這角色很迷人,至於迷人的地方在哪裡,就是他身為一個殘障侏儒,心胸卻非常的廣大,似乎能夠包容他想要包容的,可是這樣的他想要有大成就,卻在外表上被人歧視,就算他再有智慧與處事的手段。身段的任何人都不會聽他的話,只因為他是侏儒,是一個不被稱為人的半人,所以瞧不起他,甚至認為他是個邪惡的存在,連他成為了首相,可以在蘭尼斯特政權掌握權力也是。
 
國王喬佛里不斷引起民怨,像是讓民眾沒有糧食溫飽,只要開心就濫殺無辜,卻把怒火發洩在提利昂的身上,儘管提利昂花了全部的時間在平息民怨上面,可是人們依舊對他的憎恨沒有減少,只因為他的外表及傳聞。人民有很多時候來判斷一個統治者做的是否,符合他掌握權力的現實,經常不是用理性來分析,而是加入了許多感性上的想法,所以只是單純的對民眾施惠,民眾並不會感激施政者的。
 
但只要符合他們心中的統治者模樣,表演的體面並且亮麗,能夠在出現時男壯女美,他們才不介意是否浪費舖張,反正替他們省錢,老百姓們也不會感覺到,所以取悅民眾一直是當政者最重要的課程。這也是為什麼那些暴君跟昏君,可以一直統治人群直到有意外發生,這些行為才會被推翻,要不然這根本是沒有人在意的,要不然也不會出現競技場跟當眾處刑,討好民眾的政策在。
 
其他的角色如凱特琳夫人還有布蘭,則是在生存跟死亡中選擇,這裡並沒有中立跟不選擇這種立場,中立也只是假裝超然的舉動,這世界中從來沒有真正的中立,除非這個人可以完全脫離人世間的生活,要不然他一定會受到某種程度的壓力。人有可能完全不會理他人,並且獨立生活著嗎,因為就連你身上穿的衣服要他人製作,連食材都是他人生產,更不用說生活中的大小事物。
 
所以看見有些人說政治歸政治生活歸生活的想法,就感到非常的惡趣味,經濟的本身就是政治,因為領主要有收入就必須收稅,稅是從任何有販賣的商品中抽取,農夫想要生活就一定要將農作物賣給他人,這就是政治的一環。任何的規則規定的制定,都是由政治開始協商,要不然是無法運作,就連商業也是如此,你要行商就要取得政治機關的取可,並且繳納一定的稅金才可。
 
之前好像說過一次喬治馬汀在編寫多層次的角色與分割劇情上,相當的優秀且連貫,不會有換了一個角色跟場景,你就會造生混亂的錯覺,相反的你只要稍微的思考一下,回放一下之前的劇情你就會發現。原來這一切的發展都是符合鬥爭的主題,也許每一段故事並沒有什麼連結,可是但串連在一起,你就會恍然大悟的想說,原來是這個樣子啊,尤其是一些故事上的伏筆,還是角色的下落。
 
每當一段時間這些細節看似沒有什麼,但以後可能引爆某個權力上的鬥爭,就像是蝴蝶效應,有可能只是如蝴蝶般,只是在振翅飛行的動作,但在初始的微小變化中,卻帶動著整個系統的連鎖反應。部份角色可能在過去沒有什麼重要的地方在,也沒有掌握任何權力在手,可是在之後卻變成了重要的人物,他的經歷就會帶來接下來的重要毀滅,或是重生的關鍵,也可能毫無建樹。
 
明明是寫大長篇的劇情卻意外的不會沉悶,也不會為了讓劇情高低起伏,所以任意的增減一些橋段,這點算是很理智的行為,有許多地方的描述雖然冗長,可是接連下來讀卻感覺相當的直爽,可能是每名角色的定位都相當的明確鮮明。他們都是在這個權力、烽火之中互相掙扎,想要多呼吸幾口空氣的普通人,儘管他們有些手握大權,又或是身手過人,可是對於無法預定的命運無法逃過。
 
數個勢力之間的明爭暗鬥,更是烽火危城的醍醐味,這些味道的煙硝味令人百聞不倦,在談判桌上的兇險不輸給戰場上的戰鬥,每一個人及他所屬的勢力,對於彼此的角力也相當吸引人,每一段的對話也頗有味道。但不可能說每段都有深意就對了,但至少你能從角色所說出的話,去推敲他的個性還有現在他的狀況如何,沒有人可以永遠獲勝,更沒有人永遠是輸家,一切都會改變。
 
 
總結:如果說權力遊戲是燃起火焰的爆炸,那烽火危城就是爆炸中的火場,這一切都由每個人的選擇互相碰撞,他們所帶來的是血腥跟價值觀的衝撞,沒有人是正確或是錯誤,要說誰是對的,只有勝利者可以宣告,失敗者是無法言語的。其中幾個角色的表現加在一起你會發現,原來這樣安排是具有巧合上的有趣點,這邊可能作者是順其自然的發展下去,根據角色們的個性與際遇去寫。
 
 
感想:其實不知不覺就看到第三部了,每一部看的過程中你完全不會感覺,這是一本很厚的小說,而且還分成上下集,只要你有確實從第一部開始看,並且稍微其中的角色糾葛,你就會獲得極大樂趣。
 
而且你還會喜歡跟討厭某位角色,卻不會覺得這個角色的定位有夠煩人,會煩人的角色多半都是寫得太過刻意不夠自然,想要製造出效果,所以顯得多餘起來,在許多長篇小說經常出現這種情況,這邊則是沒有。
 
這應該是過年最後一篇文了,接下來要忙別的事情了……
 
 
 
 
如果喜歡孤的文章,不妨訂閱,就是最好的鼓勵。
以上圖片及影片並無商業用途,
純屬介紹引用。
 
 
 

    任孤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