櫻吹雪對上劍無極久違的打鬥,話說金光是不是最近又嚐試新的手法了,總覺得這有種實驗性的感覺,就是把動作拍得很快很搖晃,表現出那種速度感,接著又把動作拍得很仔細,說真的、多試試是好事情,就算一種手法拍得再好,也終有極限。不過坦白說,這還是需要時間去磨合的,不需要硬上,如果很急就章的去拍,反而會製造反效果,並不是說這難看,而是畫面要讓人看清楚。
 
順便交待了一些謎題,這目前並沒有解答。
 
不過這真的越來越不明朗了,從赤羽神田霜的失蹤,到劍無極的逆刃刀送來中原,還有櫻吹雪的真實身分,還有她的存在也令人想不透,總之這集的開頭丟下了另外很多東西,加上她在接下來的戲份,沒有任何的對白與台詞。卻充滿了幻想力,這真的很好奇有什麼很驚異,或不可告人的點,也就是櫻吹雪這個角色,實際上是不是存在的,或只是一個化名,還是變換成其他人。
 
利用月牙嵐與愛靈靈之子小誠,讓他跟劍無極的劇情充滿了很衝突的地方,對中原來說西劍流是侵略者,對殘忍聯盟與東劍道等其他流派,也是不共戴天的仇敵,因為西劍流壓縮了他們的生活空間。可是對在西劍流底下生活的人,又或是西劍流的本身,他們是對的,因為他們有自己的理念與空間,這就像是國家與國家間的差別,你不能說一方錯,也不能用一方的立場來看事情。
 
標題的答案是立場。
 
殘忍聯盟的軍師御魂笑光輝,與他們最大的戰力血扇流立花雷藏,竹龍眾的江憲龍一等人,他上面的上杉,這邊用很簡單的手法,演出這畢竟是聯盟,並不是如同西劍流一心一意,就連同一派門都不可能同心同意了,何況是聯盟狀態的殘忍。為了保持一定的平衡,主事者必須時時刻刻注意,不能讓他們內鬥耗損,所以沒有想像中的戰力與行動力,團結是需要時間,與一定的機緣。
 
俏如來終於開始出招了,他終於知道老四北冥異腹黑的地方,因為一個人太過恭謹客氣、四處逢源,如同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不可能從天上掉下餡餅,加上一連串的事情,從當中自可以看出端倪。然後是誤芭蕉與硯寒清的對話,也真的令人懷疑的一點就是,誤芭蕉到底到現在表現了什麼智謀,可以被稱為謀士,就像他的師兄伴風霄,依靠血統上位的,沒有一個可以被人稱讚的地方。
 
劍無極曾經是被西劍流消滅的東劍道少主,不斷的提起他過去的身分,如今的他只是一個追求武道的劍客,沒有了過去的榮耀與仇恨,他的仇恨之心淡了,可是他依然在意為什麼自己可以忘記及不能忘記這點。西劍流過去因勢力旺盛犯下了這多罪行,這點是不可否認的,他們雖然希望彌補,可是傷口已經造成,就像人與人之間的感覺,沒有了聯結的感情,就是一個普通的陌生人。
 
鬼夜丸與小誠的遊玩對話,又再度加深了這衝突的地方,曾經是被害者的劍無極,與加害者的鬼夜丸,就算他們想要放下一切不計較,一方選擇原諒、一方則是選擇沉默,也無法消除各自的矛盾。話說這集的文戲比武戲好看,利用小誠不知道前人的恩怨情仇,讓曾經有報復心態,想要放下仇恨的劍無極,很喜歡這幾段的戲情,尤其是他不能放下,可是自己知道不能再去報復的煎熬。
 
西劍流過去也是壞人。
 
夢虯孫因為自己的混血身分被人歧視與為難,就跟狷螭狂被人猜忌相同,所以他特別的在意這點,也想要把心中的感情顧及到這個跟自己有一樣際境的人,可就是這點被人利用,產生了一定的破洞。不過俏如來放他行動,也是有一定的理由。就是不入虎穴哪得虎子,就像北冥異雖然表面上沒有異象,就像他底下有很多勢力不能公開,到底利用二手政策對付不同的敵人,製造危機。
 
聯盟一旦失去了敵人,就會失去共同的向心力。
 
這集基本上丟出了很多東西,從新的路線到人物勢力,還有過去的曾經,西劍流過去藉由強大的勢力,壓下這些不同的門派流別,現在他們勢微了,就再度旺盛起來,不過這當中的謎點很多,就希望接下來能夠好好解釋。
 

    任孤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