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洒家吃吃酒。
 
吃洒家一記禪仗。

沒看過水滸傳的人想必也會知道魯智深的名號,響噹噹的大名頂頂,新水滸傳中的魯智深由晉松所飾演,可以說將花和尚的剛猛與豪氣給演了出來,除了臉相粗勇之外,身材健壯,可謂是一名好漢子,排名第十三號天孤星,為梁山泊步軍總頭領。花和尚這名稱的由來,有一身好花銹刺青,加上和尚的外表,所以被江湖中人稱為花和尚,更有名的是他的拳腳功夫與禪杖鏟法,能夠力拔千斤力萬鈞,比力氣與武功罕有敵手,只有數人能夠跟他力敵。

題外話:有一件有趣的事,晉松本來一身的肌肉,為了花和尚而增肥。


魯智深原名魯達,原來是渭州小種經略相公手下當差,任經略府提轄的職位,天生豪爽不拘小節,言語粗魯常常得罪於人,因為拳腳了得身材高壯面容,可除了這個之外,他也是相當嫉惡如仇,善惡分明的一名大漢,見到不平定要拔刀相助,這一種性格也注定他以後的命運。因為奸臣惡人當道,世道都變得歪斜,吃酒時見到後巷有女子再哭泣,於是上前察問,才知道這女子名金翠蓮與老父相依為命,被屠戶地主鄭屠壓迫不得脫身。

外號鎮關西的鄭屠是一名小地主而已,就敢如何囂張,更不用說是其他的官吏,那時還叫魯達的他,決定用拖延時間的辦法,來讓父女倆逃命,只因鄭屠官商公結賺取好處,是官府賺錢的狼犬,可以看出他粗中有細,更有些許的智慧,有著強大的武力為後台。等到時間一到,立刻不隱瞞用意,承認戲弄於他,上前痛打鎮關西,天生神力的魯達,三拳就打死這屠戶了,於是被官府追捕逃逸於野,被金翠蓮剛嫁的丈夫員外所幫介紹。

看洒家的倒拔楊柳樹。
 
上了五台山落髮為僧,法號智深,也就是魯智深的由來,可上了山依然不改原本的性格,豪放不羈與僧人格格不入,凡是出家人的清規他都一律破除,喝酒鬧事樣樣來,結果被趕到大相國寺看守菜園,裡面遇到一些潑皮教訓教訓,成為他的安身之地,其中又有倒拔揚柳之舉,聲名遠播。後來剛好見到被押送充軍的豹子頭林沖成為義兄弟,魯智深見到那差人不放心,便跟著林沖在野豬林解救於他,一路送到滄州,後來又被高俅這廝迫害,只好遊蕩江湖。

 

魯智深的莽撞是理性的,也稱為魯莽,並不像李逵那樣不分青紅皂白先殺了再說,他會先認清情況之後,再做決定,就像他想營救金翠蓮父女一樣,經過旁人如九紋龍史進的勸說,才決定冷靜下來,要將事情認清之後才前去讓這父女脫身。計取二龍山尋得一個落腳處的時候,聽得青面獸楊志與操刀鬼曹正的建議,綑綁於他製造假相,騙得頭領鄧龍上前隨後擊殺稱主,因為二龍山寶珠寺只有一條路而已,可見得他聽得下勸,也能選擇好的意見,當機立斷。

你這個直娘賊,洒家決不輕饒。

他的性格見義勇為喜歡為民除害,仗義疏財沒有任何的猶豫,無論對認識的人拔刀相助,教訓惡徒也絕不手軟,知道自己粗魯常有冒犯,所以自當請罪,見得可愛的真誠之處,有一句對聯是這樣形容他的、戒刀殺盡不平人,山身醉打金身壞。自身也不是什麼有錢豪戶,可謂是囊中羞澀,看見金翠蓮父女落魄窮野,不顧自己身上沒錢也要救濟別人,他總是小錯不斷,大功德如救人也不間停,救人一命勝過七級浮屠。


「平生不修善果,只愛殺人放火。忽地頓開金繩,這裡扯斷玉鎖。咦!錢塘江上潮信來,今日方知我是我。」剛登場沒有任何文化修養的魯智深,甚至連了佛家之門,也沒有佛家的涵養,可說是從頭到尾,就是一副兇神惡煞的模樣,性格相當的一致。一生與佛無緣既有緣,在新版水滸傳中增加與佛家有緣的戲份,在宋江招安之時,大言朝中奸邪當道,怎麼殺也殺不完,這樣說是豪言壯語,可確是不假,也證實眾人的下場。

最後在征剿方臘事畢,於是杭州六和寺出家,從來沒見過錢塘江大潮的他,誤認為是戰鼓馬嘶之響的聲音,魯智深見潮信而圓,見信而寂,佛門中的圓寂則是坐化而亡,可是說是成佛的一種,佛家認為軀殼只是。也有言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平生不修善果,可是路見不平之處逢苦必救,只愛殺人放火,殺除奸邪放火燒盡不平處,見證魯深智的一生,寫罷這幾句話,魯智深安然坐著席上,隔天由宋江林沖盧俊義等人來看他,才發現早已圓寂。

花花和尚眼見不平之事,沒有花花的世界,只有奸臣惡人當道的世道,所以他嫉惡如仇見邪便除,如佛門中的怒佛開眼,同時也幫助一些弱小善良之人,時時刻刻想念兄弟的感情,與林沖眾兄弟的感情頗深,可力量也有盡之時,忽地頓開金繩,這裡扯斷玉鎖,瞬間有了領悟,立地成佛。

 
每看必哭的片段:
 
 

    任孤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