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明與雁王與的天允山之約,雙方都明白對方不會照著自己的作法做,可是能得到彼此想要的條件,卻不能完全跟著對方的制約走,這也是很正常的事情,有時候要對付別人算計別人,可是你就算看起來成功了,也必須花所有心力下海。如雁王想要製造混亂,可是他最大的武器就是什麼都沒有,什麼都不在意,無法算到他的行動想法,但他現在有了被猜測的動機,讓他被捉摸到。
 
小明拋出了太多餌給雁王咬,雁王雖然佔了上風,可是卻讓雁王無法脫身。
 
從俏如來與北冥慎的對話,可以看到幾個有趣的地方,就是海境封鎖太久,沒有跟外界接觸,所以造成了他們某些皇親國戚夜郎自大的原因,明明用很低劣的眼光看人,卻覺得自己的血統很高級,身份很高貴,自己的觀點就是一切。殊不知道眼光只是看在別人的腳底下的那塊泥土,還以為很透澈,以為什麼都知道,從三位皇子的戲路中,類似的橋段總在不知不覺中出現幾次。
 
苗疆三傑這個打從看金光開始就有的名號,還真是相當懷念啊,幾乎是重開機版的金光就有了,當狼主與溫皇再度聚首,聊起私事與公事,就覺得狼主真的不是以前那個放下一切事情的閒人皇族,他現在也開始關心苗疆的前程。而溫皇聽似跟過去相同的語氣,沒有什麼改變,可是從細節上,可是見到他確實有落寞的地方,描寫的非常細膩,也知道他不會是那種會把情緒輕易顯露出來的人。
 
是不是先放棄就不會失望,藏……在面具的天地不容客,還真是傲嬌的口是心非,明明就是考慮了很久要不要來,最後終於來了,還說自己走了十幾個地方才到,跟以前一樣都沒有改變,老是嘴巴很強硬,但實際很溫柔。話說每個朋友中,總有那種很熱情,想要把大家聚在一起,不怕被冷落的人,他們沒有計較得失,只是想把友情給珍惜住,千雪看起來不聰明,可他卻是最快樂的人。
 
人太聰明,往往不快樂。
 
夢虯孫與藥神的朋友之會也補完了一些劇情,也加了一些設定,藥神不是醫生,他只是藥師,所以他的名聲才不顯著,因為他從來不會出門醫人,都只是被動的接受醫治別人,用藥雖然號稱神級,可是他自認醫術不如他人。閻王鬼途又跟冥醫杏花君扯上邊,也就是掌生握死幽冥君,有很多在以往沒有出現的組織與人物,都開始出現了,隨著相關人物被拉出來,他們也出現了。
 
右文丞還真是相當倒楣,老是夾在眾皇子之中被左右為害,北冥華看起來也沒有表面上那麼簡單,他看似直暢直言毫無心機豪爽,沒有令人懷疑的地方,可是這樣的人卻往往有著雙面性格,不為人知他真正的面具。而且硯寒清這個人也相當可疑,他不知不覺就指點了右文丞很多事情上的走向,照著他想要的方向走,好像沒有他的事情,但實際上他的智謀比表面上高出不少。
 
這邊也開始把暗中行動的勢力開始釋出,他們掌握了情報卻不完全,代表他們潛伏了很久。
 
二皇子北冥華與俏如來的對話,比起北冥慎的直接了當,看起來反而顯得奇怪,有看過前面劇情的人,都知道北冥華背後可能有什麼秘密存在,因為他這麼直腸子的人,卻在關鍵處變得柔軟,如果不是有人指點,就是如同北競王隱藏自己。而且不管是二三四皇子哪一個,都有不為人知的一面,都會慢慢的浮現出來,在欲星移重傷暈迷後都開始露出,也故意把劇情的編排弄得有暗示。
 
就像硯寒清。
 
師相的重傷昏迷,無法再度壓下這些暗潮洶湧,與苗疆出現的異狀,應該有相同的地方,之前出現的那幾人組,到現在沒有任何的劇情,當中也有不少的高手,就跟之前跟劍無極對上的蒙面人,開始丟出很多後面的伏筆。東皇戰影終於出現了新的可能性,不過現在的主線還在海境的皇子之爭,雖說很多人不喜歡,可還在能夠接受的範圍裡面,畢竟這可能不會演太久的時間吧。
 
嚴格來說這集開始比前面的幾集還好看,可如果在元邪皇之亂的收尾仔細一點,就會比較精釆好看,例如七天後就馬上開始九界巡迴俏如來前往海境,就展開海境皇子之爭太過快速了,好像有點趕時間。
 
 

    任孤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