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到教父,這可是關於黑幫類型的相關作品,一直被參考的存在,原因就在於教父的故事,有太多無法被取代的思想與創意,或許它不是第一個黑幫相關題材,可是它的存在的確在地位來說,創造了不斷被模仿的橋段,直到現在還有許多小說電影借鏡。最主要的是,有一種無法被忽略的美學,也許有人會好奇黑社會,不就是一群犯罪組織的故事嗎,可是教父所討探的內容擁有哲學。

 
 
 
教父的哲學在於他不信任這世界上 ,有永恆不變甚至是不可能移動的東西,所有的一切都有可能轉換,就算你不想改變也相同,所以隨時需要更新,如同他不信任國家社會的制度,所以他建立了自己的帝國,這個帝國是暗,政府是光。永遠記住一點,就是家族是最重要的,無論外面的世界如何更迭,家族是一個你只要出生,就會無法脫離的地方,除非你死了,或是被逐出。
 
 
 
 
 
 
教父美國作家馬里奧.普佐一九六九年出版的小說作品,描寫美國黑手黨教父維托柯里昂以及他的家族故事,身為一個在美國紐約市共存的五個黑社會幫派之一,自然沾染了許多鮮血與犯罪行為。維托一手建立了柯里昂家族,可是從西西里島出身的他們,與其他國家與本地勢力展開了一連串的鬥爭,在檯面上的合作只是文字協議,卻不能阻止他們對於權力金錢利益的糾葛。
 
後來跟導演法蘭西斯.柯波拉合作,將小說改編成電影三部曲。
 
 
 
 
本篇文章談的並不是電影,而是原作小說:
 
 
 
 
 
 
 
 
 
維托柯里昂
教父本人,也是本書中的靈魂人物,為什麼他們被稱為教父,想必是因為他組織的家族事業,如同一個神聖的宗教般,圍繞在柯里昂的身上,原因不在於他是個聖人,或是他的道德沒有暇疵,而是需要他的人都能得到幫助。但是這個幫助是需要付出代價的,等待著柯里昂先生需要時,他睿智及洞察身邊事物,永遠都是那邊的鎮定優雅有禮,事實上這是來自他長久養成的人格。
 
桑提諾柯里昂
教父的長子,也是最早接下父親事業的兒子,個性兇殘如火,是柯里昂家族中最知名的武裝派,其實看到這個角色時,就有點好奇的是,維托冷靜穩定的個性,為何會有桑尼這樣子的兒子。不過有趣的是,教父也有殘虐的一面,只是他後來完全不用自己動手,就某方面來說,這也是教父的內心層面無法割捨的一部份,只是桑尼表現在檯面上,而教父永遠都把它鎖在自己的櫃子裡。
 
麥可柯里昂
維托柯里昂的三子,原先並沒有參與家族事業,只是個普通的學生,卻在紐約市黑幫被捲入紛爭,就跟柯里昂先生相同,發現了他與父親相同的才能,並從一件謀殺開始,有趣的是、剛好再描寫這事情,也回顧教父當初建立家族時,也是從謀殺開始。他們為了生存,不得不除掉讓他們生活困難的人士,除掉他們也是事業的,柯里昂家族的成員也漸漸從他的身上看到教父的影子。
 
湯姆哈金
身為教父的養子,實際上也跟兒子沒有差別,身為律師的他是柯里昂家族的顧問,他的作用則是提供家族任何方面的協助,在書中的定位比較像是柯里昂先生的影子,他看似沒有任何的意見,順從在教父的底下,可實際上大家都清楚,他是智囊。為了報答教父的恩情,他無悔服務在家族下,這也是教父行事的一個縮影,面對有才能的親近年輕人就願意拉拔,同時也對於年輕人的愚蠢生氣。
 
強尼方亭
教父受洗過的教子,說真的強尼佔了很多劇情,可是他跟黑幫的關係,好像八竿子打不著,扯不上任何的連繫,這角色有意思的就是,把教父喜歡藝術平和的那面給顯示出來,基本上可以仔細觀察一下。教父常常出現於劇情中,可是他的話不算多,多半都是跟其他角色搭配,在一起的角色又是最親近的人,都受到教父嚴格且溫和的教誨,他們也從教父身上得到許多的知識與經驗。
 
雖然在某種程度上,強尼的劇情跟教父主軸無關,可能說是無聊,但個人不討厭。
 
這四個人物描寫的故事背景,他們相關的人物最多,有趣的是似乎從他們的身上都能見到柯里昂閣下的影子,好像從教父的身上分裂出去,變成四個人,也不知道是不是這樣故意寫這些角色。如家族企業的縮寫,只要領導者一死就馬上內亂分裂,不管是家臣,還是長久跟隨的員工,甚至是他的兒女,維托都沒有說盡,他真正想要說的話,總是話中藏有另外一番的玄機,等著人去觸碰。
 
 
 
相信在任何類型的作品中,不管是小說電影動畫,黑幫的印象給人的印象就是,純粹的鄉惡及粗暴,他們靠著非法的行為過生活,甚至是勢力龐大到無所不能,簡直如同邪惡的表現,可是了解一些事情後,才了解到這世上沒這麼單純。以前總想說為什麼不把壞人除乾淨,可是後來發現好人與壞人的界線是很模糊的,白與黑有時是相連的,你要如何認定誰好誰壞,要用什麼標準來決定。
 
就跟黑幫的存在相同,為什麼他們存在於社會中,這一定是有原因的,如同西西里島的柯里昂先生,他原本是個奉公守法的普通窮人,卻因為地方惡霸的作亂,為了生存下去開始進行犯罪行為。也許有人會說可以報警或請求政府單位幫忙,但事實上他們做的也有限,大多時候也派不上用場,加上市井小民也不會被加以理會下,柯里昂先生崛起了,他靠著建立家族,與中下層人利益共同。
 
他們不講義氣,只講道理與利益,這才是最符合人性的一頁,義氣只是種空虛的東西,很容易被推翻,唯有共同利益,像是收了小錢幫助商家的和平,當他們的顧問協調事情,可是你如果收錢卻沒有幫助,那商家下一次也不願意給錢。這就是創造共同利益的例子,柯里昂先生最初從小生意到處理街坊鄰居的大小事物,漸漸的累積名聲與實力,不過最令人畏懼的就是,他曾經殺人的傳言。
 
教父有一個很有趣的地方在於,作者相當喜歡利用毫不掩飾,甚至單純到不行的反差,來推動故事的進行,如同黑手黨的優雅,是把血腥藏在美酒與華麗的餐桌底下,槍擊完洗掉手上煙硝反應的兇手。如同剛開始的場景,在女兒的婚禮,人人歡天喜地的慶祝,可是柯里昂閣下卻在房間處理每一位鄉親間的事情,用他的政治影響力及勢力,達成來者的要求,代價是往後不能拒絕教父的要求。
 
可以一邊跟賓客享受美食美酒,另一邊就開始進行他們所謂的家族任務,他們的任務就是利用各種手法除掉對手及妨礙他們生意的人,無論是用醜聞還是殺人放火,這件事情都不能燒到他們的身上,在一開始就已經設下層層防線,令他們在別邊無事。每當看到這些橋段就覺得,這真的像是現實中,我們身邊或是自己身上會發生的,想要陷害別人,往往不是明槍易擋,是暗箭難防。
 
柯里昂家族表面上是經營橄欖油事業,可背後真正支撐他們的是,賭博及犯罪事業,如同一個社會上的人,只會被看他們的成功與事業,絕不會計較他們的手段,用正大光明的方法得來的,還是犯罪洗錢。令人想到這個社會不就是這樣嗎,一堆有錢人大家根本不知道他們如何成功的,他們花了很多金錢買媒體,洗他們的成功之路,好像大家跟著做就會有錢,但實際上誰知道呢。
 
最迷人的地方不在於仇殺暴力犯罪,而在於柯里昂教父的處事態度,他對於低層社會生活的同鄉們,用很有同情心的態度處理他們的問題,還不用付出任何的代價,可是唯一的條件就是,以後要幫忙千萬不能拒絕。沒有人拒絕過,教父甚至也完全沒有威脅過任何人,不用付出代價的後果,卻能讓人毛骨悚然的遵守信條,原因就在於柯里昂家族對於敵人往往冷酷無情,視生命如草芥。
 
優雅有禮貌,並且理性與感性同時存在,永遠對於任何人都很有耐心,給予真誠的意見,以及他身上的智慧,這就是柯里昂先生給人的印象,他處理任何事情的態度也是如此,所以這正是他擁有廣大影響力的原因。他也清楚的是,就算是黑幫老大,一旦失去了政治影響力的話,就會變成普通的黑幫,很容易被當地政府及警察單位圍剿,所以一個聰明的家族黑幫都是四處逢源。
 
理性又充滿冷鐵般的意識,卻沒有那種惺惺作態的虛偽,從他們不碰毒品與女人的態度就清楚,他們認為這兩樣會讓一個男人失去了警戒與戰鬥心,還替人招來不必要的麻煩,事實也證明如此,他們的對手雖然一度靠著金援反擊,取得很好的成效。可是最終輸給他們的貫徹執行自己的理念與堅持,看到了最後真的感覺一件事情,這也是為什麼黑手黨這麼難纏的原因,就是他們跟宗教很相像。
 
西西里島黑手黨難纏的原因,不在於金錢及武力,而在他們近乎宗教崇拜式的家族觀念,金錢及權力事業甚至是女人,只要你有能力及夠忠心,你所得到的就越多,他們看的就是你能夠替家族帶來多少幫助。只要你能夠證明自己的能力與價值,就會得到應有的,如果你沒有能力卻想要更多,那就會帶來不好的後果,像是被流放到很遙遠的地區,就連教父的兒子也沒有例外。
 
做任何事情都要考慮到代價與往後的發展,不可以因為一時的利益或仇恨衝動行事,最後會證明這是錯誤的,在黑手黨可以看到經營理念也是很奇怪的事件(笑),他們有一個理念就是,任何事情凡是緊張,就更要坐下來好好思考過,再下決定。不論是教父閣下的重傷,還是桑尼的死,甚至是麥可當上新任教父,都是經過長時間的考量,也在很困難的情況下進行,顯得更難。
 
 
電影是把故事圍繞在維托柯里昂過渡到麥可柯里昂的身上,父子兩代的恩怨情仇,還很仔細描寫了麥可晚年的氛圍,麥可畢竟不是閣下,他確實有才能且智慧驚人,卻沒有父親的魅力與人味。小說則是集中在維多與麥可與他們周遭人的身上,維托的身上及回憶錄,他是如何建立起柯里昂家族的場景,透過現代麥可、與過去維托兩人的相同處,不停的穿插兩個人的共通點及血緣。
 
「我是講理的」這大概是維托教父最經典的一句對白,就因為他是講理的所以難纏,也是其他黑幫家族不敢輕視他們的原因,一個有原則理念的人,往往比什麼原則理念都不講的人還難纏上數倍。因為很講求原則理念的人,多半意志力與執行力非常驚人,他們不會放棄自己的價值觀,就算要跟你魚死網破,鬥到最後一兵一卒也願意,這個時候已經不是任何人可以選擇輸贏的權利。
 
「復仇這道菜餚,在涼了之後滋味最佳」教父聽完了麥可的報告後,說了這麼一句話,冷冰冰的也沒有很詳盡的去描寫,接下來因為這句話的影響,只是在這個地方留下了許多空白處,令你覺得好像身體也開始冰冷起來。小說中有很多類似的寫法,都是在最後一段留下一個溫度很低的句點,讓你思考好一會才終於沉澱下來,似乎受到的震撼,比起一堆字眼配襯,還要尖銳刺眼。
 
背叛者必須用死亡為結束,不然等到他們生根時已太晚,這也就是我們俗稱的以牙還牙以眼還眼,他們對於家族的背叛者,比起外來的入侵者敵人還要仇恨,到了病態的程度,因為這可能讓他們的共同利益產生損失,整個消失的可能性。教父中沒有寫很多關於報仇的場景與人物對話,只是當有寫到了,你會感覺到好像自己也必須受到相當的代價,感到某個心情上的負面影響。
 
 
以下是教父閣下對下任教父的對話,他解釋內中一個窮兇惡極的角色魯卡.布拉西,如何對他服從且尊敬,不可能產生背叛的想法,就算他想要背叛,也需要付出生命,也不一定能夠傷害他:
 
『在這個世界上有一種人,他到處要求人們把他殺掉。你一定已經注意到過這種人。他們在賭博時爭吵,如果有人擦撞到他們汽車的保險桿,他們就憤怒地從車上跳下來,雖然他們不知道別人的能力如何,他們還是侮辱、恐嚇別人。我曾見過一個這種人,一個傻瓜,他故意去激怒一群危險的人,而他本人一無所有。這些人在世界各地出沒,喊著:「殺死我,殺死我。」總是有人會願意幫他們達成願望。
 
我們每天都在報紙上讀到這些事。這種人當然也會對其他人造成許多傷害。
 
魯卡.布拉西就是這種人,但是他極為特殊,很久以來,一直都沒有誰能夠殺掉他。這種人大多都跟我們不相干,但是能夠擁有一個布拉西,會是一個有力的武器。方法就是,既然他不怕死亡,的確、甚至是尋找死亡,那麼方法就是使你成為這個世界上唯一一個他真正希望不會殺他的人。他只怕這一點,不是怕死亡,而是怕你會是殺他的那種人,然後他就是你的人了。』
 
 
 
總結:教父的小說用一句話來形容就是四平八穩,就像教父閣下的行事作風,可是往往你能從其中挖掘出很多意外的東西,就像教父也曾經幹過跟麥可相同的大任務,還有他們犯罪之後,那種冷靜寧和的氛圍,好像只是看了一場很投入的電影。種種的冷謐冰凍,不在乎的文字,推疊出一個黑手黨的想像力,你可以想像到一個優雅溫文的男士,手上拿著紅酒,櫃子裡卻有人頭的感受。
 
這句特別不寫出來,自已去了解吧。
 
感想:每次看教父的電影總有種奇妙的感覺,就是這部電影看似很無聊,也許很多人這麼認為,就是他講的東西留白太多,可是看過小說後,才知道原來講的事情這麼仔細,留白是為了原作的意境。
 
小說中也有很多沒仔細描寫的場景人物,只是留給他們空白處,但是在過程中卻異常的清澈明白,沒有任何的偽藏,可以說是有多少就講多少,剩下的留給讀者自己想像力,憑我們的想像去架構教父的世界。
 
話說博客來幾時要進教父三部曲的DVD,想收啊。
 

    文章標籤

    教父 小說 The Godfather

    全站熱搜

    任孤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