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北朝時期,北魏末年群雄爭戰,爾朱榮死後便是高歡與宇文泰的世界,當時還是賀拔岳手下的宇文泰,隨著他攻佔關隴地區,一時間西北大地盡在他們的手中,但是有幾個勢力依然在別的人物手上,像是泰州刺使侯莫陳悅、靈州刺史曹泥等等。

 
侯莫陳悅誘來賀拔岳擊殺之後,由名聲顯得的宇文泰繼承統治其軍隊部眾,並且擊敗其仇人,扶立新的皇帝成立西魏國,但靈州刺史曹泥與東魏國主宰者高歡眉來眼去,雖然勢力與兵力都非常的薄弱,但是在西魏的勢力範圍裡面,有他這邊一個缺角,可謂是心腹之患。
 
相傳曹泥最喜歡珍奇異獸,在靈州城之內最喜歡一種由戈壁沙漠,古名叫大漠,所引來的一種動物,其以羊非馬,沒有知道牠的名字,只知道樣子奇特喜歡噴口水,曹泥也常常跟女婿劉豐,一起騎這樣的動物,百姓皆稱奇,不知道此獸的名字,所以都叫曹泥的馬。
 
後來覺得曹泥的馬太饒口,所以都叫曹泥馬,曹泥就在算戰爭的時候,也經常騎此物玩耍,並認為這是他的幸運馬匹,好好的照料餵食梳毛,與牠培養了深厚的感情,其他人只要靠近草泥馬便會被踢被吐口水,只有曹泥不會。
 
西元五三五年,西魏大將軍李虎招集軍隊,圍攻靈州城長達四十天,沒有糧草也沒有任何支援的情況下,只好舉白旗投降,這時他記下了這段屈辱,並且忍辱負重的跟字文泰示好,用金錢賄賂李虎,終於讓他又重得靈州刺史之位,他的內心對於仇恨不能忍。
 
招兵買馬還有與高歡偷來暗去,準備與他聯合,與西魏宇文泰決一死戰,終於等到了機會,在西元五三六年初,高歡發動了軍隊襲擊了西魏的夏州,擒抓了其刺史斛拔俄彌突,並把數千人家的戶口遷到自己的東魏去,想要這從打開西魏的壁障。
 
曹泥眼見此機會不可以放過,於是舉兵趁機又反西魏,宇文泰派出趙貴與李弼共同攻打靈州,曹泥與女婿劉豐率領軍隊堅守城池,可是趙貴與李弼想出古有決水灌大梁之計,加上他們佔據了上遊與城池外的野地,建堤蓋水壩引水灌城,大水洶湧而來。
 
一時間城內盡成水鄉澤國,眼見城池就要陷落在西魏軍的手上,曹泥這時還不忘牽著曹泥馬到城門上觀看,盡是屍體與被水衝擊而來的雜物,心生感慨,一人一獸竟像生出心電感應,不時嗚叫號哭,看來他們的死期不遠。
 
東魏不會忘過這個機會,高歡派出游牧民族的二萬軍隊前去攻打西魏軍的背後,想要拯救曹泥,也讓西魏軍因此退走,便領軍到了靈州城的裡面,迎接曹泥,並帶走數千戶的南口,變成一座空城,但是人非草木孰能無情,經營多年的城池毀之一旦。
 
曹泥馬戈壁!」曹泥在大叫這句之後,意指想要回到屬於曹泥馬的故鄉,也就是大漠上成為一個無憂無鬱的人,可惜這個願望也永遠不會達成,便被東魏軍所帶走,成為高歡的手下,他知道自己是個擁有意義的戰利品。
 
在曹泥馬隨著曹泥離開靈州的時候,經過雞舍的時候,裡面的雞便像是向曹泥馬道別一樣,掰開自己的羽毛,民眾看到這感動的情況,便叫為「曹泥馬雞掰」來紀念這對人獸之間的友誼,後來靈州回到西魏的統治,但是在戰火之下受到嚴重的毀滅,成為絕境。
 
傳到後來,曹泥馬變成了「草泥馬」卻不知道一人一馬是不是已回到大草原上。
 
 
 

 

    文章標籤

    草泥馬

    全站熱搜

    任孤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