肢體間的交接還是有點水準,但可惜的是亮點竟然是在銀燕的身上,他的長槍武戲好像吃了大力補身丸般,充滿了水準與好看的地方,像是利用本身的長度,從槍身到槍尾都可以拿來當攻擊的一部份,不論是阻擋還是困戰。這才是長兵器武戲的真意嘛,整天用一隻手幹嘛,有一個細節很有趣,就是他用槍身打群俠的時候,槍身另外的鋒刃也可以同時運用勾中對方的兵器,一支兵器的全部都利用到。
 
我的心、跟著你、總是不在中原裡九界上,每個武器、都變成你的眼睛;在生氣、在著急,所有感情牽著你,不願意失去共同的九陰;邪皇!七天間的戀愛、雖然有一點短暫,你的暖填滿我,心中所有的孤單。邪皇!七天間的感情,我將全部屬於你,多希望能夠永遠不分離,邪皇竟然拉著銀燕的手跑走,這還不夠閃嗎,這對情侶除了公開外,還私底下暗談他們的未來與過去。
 
超越千年的戀情。
 
攔阻劍無極與燕駝龍的神秘蒙面客,對上實力大進的劍無極還可以打上好一會,話說這段武戲也比元邪皇的遭遇戰好看多了,沒有什麼特別的地方可以值得大書特書,不過刀劍交接的場面,還是有做出來,像是使用多重的劍招時。這個人也值得思考一下,從目前的訊息來看,有可能來自幾個地方,像是羽國、道域、海的那一端,包括其他的地界,都有可能是接下來的路線。
 
東皇:那我呢。
 
其實有人說俏如來最近沒有什麼特別的表現,或是精釆的畫面,可是從俏如來一直以來的個性,他能夠低調就低調,不出鋒頭就不出,懂得把自己收藏內斂起來,如同一把刀劍的鞘,鋒芒藏於其中。這樣子才像是俏如來,所以顯得他情緒波動時,才更是像一個人的本質,就跟銀燕的魯莽相同,每個人都希望別人是完美無缺十全十美,沒有任何值得他們厭煩的特點,卻不知人無完人。
 
中原群俠的留難,如果銀燕沒有阻擋他們,可能早就死在元邪皇手下了,但他們卻認為自己可以殺死元邪皇,這種不自量力又夜郎自大的個性,如果由我來做的話,一定能夠做的更好,別人不一定好。就像他們不把史艷文與俏如來等人,對中原的付出當成一回事,總認為是理所當然,因為付出的不是他們,把對別人的標準設的天高地遠,可是對自己的標準卻是寬鬆隨便,這就是人性。
 
金光寫這種凡人角色都很有意思。
 
廢蒼生與玄狐的對話,使得兩個完全沒有交集,甚至談不上交情的人,有了一個很好的連結,他們談起了默蒼離,默蒼離雖然不擇手段冷血無情,將所有的人都利用殆盡,包括他們的價值,有時候本來就沒有對錯黑白。有些人總以為世界只有黑與白,非黑即白是對就對是錯就錯,可是他們不知道黑跟白會混在一起,變成灰或其他顏色,你要真的定論考題只有一個答案,那肯定是錯誤。
 
溫皇真是太頑皮啦,看到天、地不容客,依然不改他的玩世風格,直接在史艷文面前調戲人家,吃別人的豆腐吃啊吃得好開心,明明知道人家是誰,卻裝成不認識,還當第一次認識,讓人恨得牙癢癢,偏偏又不能對他怎樣。雖然自他清醒過來後,沒有什麼特別的動作,只是保持過去的慵懶,可是閒來無聊就來玩一下,這應該是老丈人覺得一次玩到掛不有趣,還是慢慢玩比較長久。
 
俏如來一直以來都很壓抑自己,尤其是從魔世回來後一直很明顯,他所面對的是很多敵人,除了不能露出死角外,還要想辦法反擊,因此他的個性不明顯,與玄狐喝酒的時候,是他難得露出真正的自我,並不是理性的他。玄狐這角色從一開始從討厭他,到現在的漸入佳境,證明金光在角色上的用心程度,確實是值得稱讚的,最後的喝酒戲,讓玄狐與俏如來都露出那個毫無偽裝的自己。
 
俏如來多久沒有真心的笑了。
 
人為什麼要喝酒,理由與藉口是有千百種,就跟人生有千百種相同,玄狐從鐵精只懂劍,不懂善惡與人命的重要性,為了劍法可以做出任何事情,到現在的充滿感情與人性,這過程雖然漫長,可是你細細回味,就會覺得充滿了餘韻。至於有陰謀論,說廢蒼生黑臉與俏如來白臉,但根本是沒有必要的行為,因為俏如來就是俏如來,他沒有變過,只到最後他也不願輕易的犧牲別人。
 
最後的文戲可以稱為經典的一幕,令人不自覺的嘴角微揚眼角濕潤,這是好多劇集累積出來的成果,比起很多華麗的文藻,還不如這樣子的直接了當,只單純的描述事實,才是真正的感情,最後再說一次、這最後的文戲真的太好看。
 
 
 

文章標籤

任孤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