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說最近的銀燕武戲還真是好看,不拿槍後反而打得更好看,這到底是什麼巫術啦,明明就是點錯天賦還不承認,用拳頭還比拿武器強,銀燕前後上下竄動,加上近身的襲擊,每一拳每一腳都是近身的肉搏,顯得非常刺激。與斷雲石的互鬥,也是一段有精心設計的橋段,另外一個想要吐嘈的點就是,雁王拿槍的武戲還比銀燕還好,因為長槍這個兵器,主要不是用來砍劈,是用來刺及揮的。
 
因為兵器的長度關係,所以想要砍中對手還是有難度,關鍵要在小動作裡面,用刺及揮擊讓對方受傷,銀燕變性格後,那一個奪槍的動作,加上各種拳打掌擊,與使用長槍的手法,行雲流水的順暢,打起來只能大喊過癮。說也真奇怪,明明肉戰拍的很好看,之前的拍的兵器戰卻有氣無力,這應該是導演的問題,記得其中一組程真導演,就是很擅長肉搏戰的,兵器戰反而很弱。
 
雪山銀燕:我不是銀燕,我是蜘蛛人。
 
任波罕、榕樺,這是榕桂菲的真實名字,有一個問題想要知道,就是她姓任還是姓任波罕,或是任波罕只是個族名之類的,看來軍師要把她穿插在蒼狼身邊,是有點心機的,不過他並沒有想要害蒼狼,因為墨之一國已慢慢成型。由目前的資訊來看,她是夜族的後裔,夜族當初被前苗王屠族,這真的是很符合前苗王的作風,因為他向來都是疑者可殺,從對待藏鏡人的態度就可知一二。
 
俏如來的計畫大概也可以猜到一二了,前集就有點猜測了。
 
從千雪回到苗疆後,這應該是最多劇情的一次,在這個保護伏羲深淵的時刻,怎麼這群人都閒了下來,軍師解釋當年的情況,看來是一個忠臣被冤枉的過往,這在古代是很常見的事情,只要君疑臣,臣就不得不死。沒有任何的解釋,還會被打成叛逆,史書上也會寫謀逆,夜族沒有任何的反意還是得死,由這邊看來,鐵驌求衣確實是一個忠肝義膽的實際利益者,也有自已的原則與理想。
 
凰后依然跟以前一樣,專門負責尾刀撿骨,永遠讓她保持在主動權,這也表示一個事情,就是她永遠不會站在前線,一直都是由別人幫她擋住,這段與雁王的對峙,確實也是很有創意,近距離的槍擊,透過各種反彈的軌道,然後再由雁王手指接住。這當中動作雖然只是眨眼一瞬,可是足以眼晴一亮,由斷雲石反彈的軌道,從地上到天花板還有牆壁,加上凰后踩高跟鞋的動作當收尾。
 
銀燕還真是單純,所以才能跟元邪皇當朋友,只有單純的人才會跟邊緣人為伍,我可沒有說邪皇是邊緣人啊,而是指在座的各位都是邊緣人,邪皇表示跟一個智商負數的人交談,還真是相當輕鬆,這是個十足的笨蛋。俗話說笨蛋是不會生病,難怪吃了蠱毒都可以復原,這也是一個好處,也難怪能夠聊這麼久,還沒有發現眼前的人不簡單,這種能力從某方面來說,也是異常強大。
 
廢蒼生的犧牲劇場,由前段的元邪皇到現在的玄狐,都是犧牲小部份人,想起了霹靂的羅喉也曾經說過一句話,犧牲別人的幸福來成就偉大的事業,是非常容易的事情,因為被犧牲的人不是自己,所以這種人永遠可以大義凜然。不管是先前用畸眼族的族民威脅元邪皇,還是想以玄狐的死鑄成絕世神兵,以別人的死成就自身,他們做的事情都是相同的,卻可以變成大義與小義。
 
光門腦袋還算清醒嘛。
 
太虛海境的宮廷內鬥終於要開始了,鱗王底下的皇子們蠢蠢欲動,還有新角色出現,硯寒清與誤芭蕉,比北冥殤還糟糕的皇子,看來還真是令人無言,二皇子北冥華是個棉裡藏針的人,不是很好對付。每名皇子都有自己的封地與兵力,看來這場內鬥隨著鱗王重傷不起,會漸漸變成檯面上的事情,這幾個皇子也不是什麼好路數,有可能會跟苗疆的皇族內鬥陷入相同的相殘互鬥。
 
元邪皇:沒朋友關你屁事喔。
 
這集的開頭的確很好看,打的跟上一集的重點又不相同,然後銀燕的劇情講述了很多,最後轉折的部份還真有點令人心痛,但東皇到底什麼時候要戰影,該不會演到快十集,還在元邪皇吧,還真是等到心焦。
 
 
陸小鳳:我這雙手指,什麼都夾的住。

 

文章標籤

任孤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