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幢房子簡單的打下地基,只花了一小段時間,另一幢房子花了長久的時候,終於打下了地基,看似沒有任何差別,肉眼也分辦不清楚,可是在地震發生的時候,花短時間打地基的房子很容易就倒塌了,相反的花長時間打地基的房子,只有少許的受損,主體無影響。很多人現在相當喜歡速成的事情,用最快的方式最方便的速捷,來達成自己所想要的,雖然這樣子不麻煩是沒有錯的,但是也會失去讓可以得到許多的步驟。
 
這應該是一種慢活的美學吧,有很多東西必須靠著慢慢累積才能夠越來越好,雖然速成一下子就好,卻沒有厚實及持久的感覺,很多人常常笑別人,為什麼要花那麼多時間,就做一些看起來很不聰明的動作,自己隨便做做甚至是不做,也不會浪費時間,何必要白費心力。但事實上最不聰明的人,是認為自己很聰明的人,他們不用花一堆時間做無謂的事情,卻忘了光靠理論是行不通的,實踐才是最快速的捷徑,沒有一步登天。
 
如果有一步登天這樣子的情況發生,也很容易一下子就跌下來,因為站上去的時候連站都還沒有站穩,雖有慢慢的登上去,才可能讓自己的體力能應付登階而上,就算你到了最上面,如果沒有體力的話,要如何談接下來的變化,因為接下來的局面必須靈活。做同樣的動作有什麼意義,相當的有意義,就像某些動漫所說的,練一百遍揮刀跟一萬遍揮刀,到底有什麼分別,只不過持續同一個動作,只不過就跟吃飯呼吸一樣自然。
 
有很多人花時間在很多無謂的事情上面,然後覺得自己怎麼沒有進步,或是沒有達到想要的要求,花對時間做對的事情,是很重要的,就像是武林人物,在與別人決鬥的前刻時機,想了一堆花招與找尋對方的資料,想要讓對手落敗,卻沒有想到自己平常練功的時候沒有全心全意。與其說想了一堆,不如就直接做,就像經常聽到有人說他要做這個,可是花了一堆時間想讓自己能夠完全不出糗,卻沒有從頭開始下苦心。
 
記得以前曾說過,寫文本身是一件很無聊很冗長,跟自己對話的時間,會完全的什麼都不想,只想眼前的事情,如果沒有一定的興趣與堅持,找到其中的樂趣,一段時間之後,自然就會放棄,事實上如果不是感脅到生死存亡的問題,像是沒有飯吃還是沒有地方睡之類的,也是自然而然。有很多人的技藝與手法,都是從這樣子的苦悶中甦醒,基本上想要非常快樂不可能,但會得到一種不可能從其他地方得到的滿足感。
 
與其說沒有任何的花巧,不如說越樸實無華的方法,越是能夠讓人得到越多的東西,就像是金庸小說裡面的劇情,第一把劍,凌厲剛猛,無堅不摧,弱冠前以之與河朔群雄爭鋒,「紫薇軟劍」三十歲前所用,誤傷義士不祥,悔恨無已,乃棄之深谷;重劍無鋒,大巧不工。四十歲前恃之橫行天下。四十歲後,不滯於物,草木竹石均可為劍;自此精修,漸進於無劍勝有劍之境,所以不管是做任何事情,都是從愚笨開始。
 
必須忍耐一開始的陣痛期,就是什麼也不懂的尷尬,還不知道怎麼做,當然有人教,而是找到一些範例,就能夠更快的上手,如果不打算請教別人的話,由自己來也是可以,只是慢得多,但可能得到的會非常的多,多到自己也無法想像,其中的經驗與摸索將會帶來無窮的寶藏。毅力聽起來是抽象的,但是在很多時候卻又感覺的到,好像很靠近卻又遙遠,事實上人有時也是這樣,老是捨近求遠,找尋一些遙遠的道路。
 
人可為不做尋找一百個理由,卻只為了做尋找幾個理由。

    全站熱搜

    任孤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