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不知道為什麼聽到這首歌曲,總是有種想落淚的衝動,似乎在不知不覺中,想起了什麼回憶,還是什麼寶貴的東西,可是用盡力氣,還是想不到,自己失去的究竟是什麼,可能永遠也不會想起來。於是那種濃厚的失落感,不斷的在心中徘徊,造成了一個空虛的洞,這個洞口擴大再擴大,直到無法壓抑為止,你還記住的悲傷,還可以好好的轉化成為你生命中的一部份。
 
可是一旦忘記了,就如同死了,比起死與失去,更令人害怕的就是忘記,好像你曾經在某個地方、某個物體上、某個人身上,充滿了感情,你付出很多心力時間等等,可是等到數年後,甚至是十年後,你才發現到,那種無法言喻的空虛。或許比起悲傷憤怒更令人害怕,還說不定,強烈的情感不論是負面還是正面,至少還有情感可以投注在上面,可是沒有地方可以投注,就如同。
 
一個無法打到水面上的水漂,它原本可以利用打在水面上,彈跳產生了漣漪般的紋路,甚至是把石頭丟到某個方位去,可是石頭不見了,水面也不見了,你無處施力的情況下,只能夠望著虛無發愣,想說自己是為了什麼站在這裡。類似的心情,也許大家都有過,就是完全了一件很長遠困難的人事物,花了很多的心力與時間各類的努力,在終於結束的時候,特別會產生這類情緒。
 
「你現在放棄就等於比賽提前結束」當三井壽進入比賽的尾端前面的時候,他想起這句話,也想起了,他曾經的荒唐無知,得不到對最愛事物的滿足感時,所產生的不甘與怨恨,只能夠用別種方式來發洩。可是、就算發洩了也無法得到當初那種,心暢神馳的快感,只有空白一片的前景在等待他,因為他再無法沒有顧忌的面對前塵,他再也無法回到當初那個真實的自己,但是。
 
他依然想要走到那個世界的盡頭,好告知自己,那個盡頭處到底有什麼,要走到最後才可以知道,可能得到的結果,或許不盡人意,又或是豐收,他知道自己已經走到這裡來了,既然靠自身的力量走到終點,那有好後悔的嗎。後悔正是人們最常犯的錯誤,在很多情況下,任由後悔吞噬,於是無法走到最後,面對真實的鏡,鏡面所照射的,是脆弱與徬惶,何去何從的選擇與不選擇。
 
當前奏響起,就是個勾起人深層情緒的誘惑,很像一個人不知道為什麼在這個世界上生存,可能身處在一個大城市的某處,沒有人可以分享你的情緒,可是明明人群來來往往,卻徹底的感到孤單的痛苦,分享本身就是奢華的選項。明明人很多,寂寞成為了一種病,在你的全身竄流,旋律不快速,只能夠說緩慢而已,可是早就開始啃食,你忍耐了很久,不肯告訴別人的秘密。
 
偽裝堅強久了也會缺乏彈性,也是會累,感到徹底的疲累,又想告訴自己,要用理性的態度處理,往往無法壓抑,等到失控的那刻,才知道這是一個人生在世上,無法避免的宿命,可是感性說了再撐下來,你會發現到,沒有察覺到的心。世界的盡頭不是很具象的形容,應該說人都會遇到這類的時間點,就是你覺得這是終點的地方,需要找個地方停靠,以後的事情,那就以後再說吧。
 
有時候休息,也是很好的選項。
 
 

    任孤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