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聽到柯妮巴奈的時候,還以為他抽了好幾管的大麻才開始唱歌,接著又抽了不知道什麼再錄音,慵懶又符合現實一切的笑話,有些事情我們任由他們發生,卻沒有人站出來阻止,等到很嚴重時再補上幾句生氣的話,這不是很有趣嗎。柯妮巴奈Courtney Barnett是一名來自澳洲的獨立搖滾創作歌手,其特別的風格受到各大音樂媒體,以及各大音樂獎項的肯定,可能就在於她的風格。

 
 
 
「我覺得你是個笑話,但我不覺得好笑。」她們的創作全來自真正的生活,從環保議題到大企業禍留子孫等話題,全部都透過音樂傳達出去,也許有人認為娛樂不該跟政治牽扯上邊,不過政治就是我們生活在社會中的一種現實。只是她透過一些很容易了解的方式,甚至是充滿幽默感的,也許在很多人眼中,談論這些話題就該面紅耳赤,可是就公眾的角度而言,有些事本就不該發生。
 
 
 
 
 
柯妮巴奈出生在表演環境中,媽媽是芭蕾舞者,爸爸負責管理舞台,十五歲就開始拿起吉他創作,練了幾年書便修學,專門在樂團活動上面,在二十歲出頭便在數個樂團中擔任樂手,並認識其他創作者,組起自己的音樂品牌。並在二零一二年推出自己的單曲,大獲好評後,並在二零一四年末開始錄製新專輯Sometimes I Sit and Think, and Sometimes I Just Sit,二零一五年初發行。
 
後來她得到很多大獎項的入圍。
 
 
 
 
 
 
 
 
以上資料來自報章雜誌網站以及訪問。
 
 
以下隨機從專輯選出三四首歌,如果喜歡請支持正版。
 
 
 
 
 
 
 
Sometimes I Sit and Think, and Sometimes I Just Sit
慵懶隨性的唱腔加上些許油漬搖滾的曲調,形成了一股很特別的想法,其中有很多的想法,都是聽了之後會發現,這也太諷刺了吧,真的好嗎,透過歌聲把故事給說出來,或許不是每個人都了解,但你一定會發現其中的趣味。聽似狂亂沒有秩序,你也可以說這根本亂搞,卻意外的容易入耳,編曲上很用心降低過多元素會製造的煩膩感,去除了陳腔爛調,大概就是柯妮巴奈的最大特色,
 
 
 
 
Elevator Operator
吉他與眾多樂器的聯合刷絃,隨性的唱腔在第一首就可以聽到,這真的是太銷魂了,而且吉他的彈奏也有種很隨性的感覺,好像是隨便刷刷,就說我有彈了,卻很配合她的歌唱方法,專門為她設計的啊。
 
 
 
Pedestrian At Best
想不到也可以聽到這類有意思的歌曲,柯妮巴奈的唱法,根本聽似碎碎念的集合體,你不會聽見有很整齊的地方,但就是她最好聽的地方,透過不知道為什麼要這樣編曲,加上神經病般的唱腔,真的太有趣,很值得一聽。
 
 
 
An Illustration of Loneliness
迷幻且懶惰,充滿了想要閉上眼睛好好睡覺的氣氛,什麼事情都不想要管,如同在城市半夜中,透露出一絲的寂寞,雖是夜深人靜,還是有幾個喧鬧的人試圖在那邊製造更多的雜吵,只是蓋不過原先的冷。
 
 
 
Small Poppies
冷冽及藍色的淡光,照射在一個無病嚎叫的人身上,它的聲音甚至是沒有任何力氣的,只是把這病態且不健康的,本能的釋放出來,副歌的叫法,還真是有病到了極點,聽著不知不覺,就想要睡上一覺。
 
 
 
 
Depreston
明顯輕鬆許多的曲調,柯妮巴奈的有趣之處,就是她可以製造出很令你神經緊繃的氛圍,可是同時也能夠讓你放鬆,儘管她沒有在這個上面,有很多的著墨,只是淡淡的畫上幾筆,力道卻深入心中。
 
 
 
Aqua Profonda
短短一分鐘多,快要二分鐘的歌曲,也想不到她也可以把歌曲縮到這麼快,明明編曲的速度相當快,好像一下子就結束,是卻沒有忽促趕時間的感覺,只是利用速度,來讓你的心臟很急的跳動,沒有幾句歌詞。
 
 
 
Dead Fox
「如果你看不見我,我就看不見你」從農業大量使用農藥,到為了快速方便大量屠殺動物,各種關於「吃」的產業,都加以大量的抨擊,希望我們思考,這真的是為了人類好嗎,還是只有少數人獲利。
 
 
 
 
Nobody Really Cares If You Don't Go to the Party
利用大量吉他的刷動與貝斯的基底,還有鼓的結合,很具有街頭的風格,像是那種沒有太多修飾的粗糙歌曲,可是同時帶有不羈的想法,好像跟你說,沒有人我邀請,還是沒有人理我,那我就自己製造樂子啊。
 
 
 
 
Debbie Downer
從上面聽過來,好像是一個故事的衍伸,只是這次比較柔和,適合在比較普通的場合裡聆聽,這點的鼓與節拍很有意思,佔了很重要的角色,把吉他的特色給蓋掉,卻相反的從無到有,把整首襯託的很好。
 
 
 
 
Kim’s Caravan
「賣給我你的成功哲學,我來看看那是不是我想成為的人?」這是首關心自己家鄉海洋的歌曲,透過有點強烈空曠的哲學,傾訴它們沒有聲音的哭泣,不斷的重複呢喃,令你感到有頭皮發麻的感同身受。
 
 
 
Boxing Day Blues
沒有想到她在有點爵士氛圍的曲調中,也可以如魚得水,自由的穿梭在各曲調之中,沒有任何的限制,速度整個慢下來,你只想躺在沙發上,聽完全部,負擔與肩上的重,瞬間在此刻都卸下來。
 
 
 
 
與樂團成員們。
 
外表相當普通,身材也不亮眼,甚至還頂著一個像是沒有梳頭及洗頭的造型,嘴巴所唱著的歌曲,也不像是我們印象優美傳頌的曲調,柯妮巴奈就是很典型的非典型歌手,她沒有任何值得可以說是華麗的氛圍,只有針對時事憤憤不平的嘲諷。她跟貝斯手Bones Sloane與鼓手Dave Mudie的合作,也是很具音樂效果的,而且她與他的樂團控場能力相當高超,不多不少的釋放出能量
 
甚至她根本不打扮,好像剛睡醒就出來演唱。
 
她的唱腔加上她的創作編曲,令她聽起來真的充滿了神經病般的氣質,這可不是罵她,而是種稱讚,為什麼可以把聽起來應該支離破碎的創意,變成了一種值得去思考的氛圍,好像跟著她就會得到什麼值得大鳴大放的東西。少數錄音跟現場都很有戲的歌手,並不是說唱的跟錄音一樣不好,有的人就是喜歡這味,包括自己在內,可是柯妮巴奈每次演唱都有些許的不同,甚至是大改,才是她的韻味。
 
獨立音樂的方便性就是想幹嘛就幹嘛。
 
仔細去看她每首歌曲的故事,就覺得這真的太有想法啦,甚至把自己比喻成,就算當普通人也沒有注意的庸俗模樣,事實上就她的外表來說的確是如何,而且她的唱腔與創作方式,可能也不會受到保守人士的喜愛。可偏偏柯妮巴奈就是受到矚目了,這可是一個很兩極的事情吧,告訴我們並不是跟著主流走,就代表是正確的,這其中有很多值得商議,甚至是要自行思考的人事物。
 
 
 
總結:目前才出幾張單曲加上一張專輯,可是這種超級濃郁的特色,會有兩極化的反應,不是很愛就是很反感,更沒有所謂的都是情情愛愛,只是講些生活中的事情,感情畢竟只佔了生活中的一部份。創作搭上她的特殊碎碎念呢喃唱法,成就了屬於柯妮巴奈的招牌,只要聽她唱歌一句就馬上就知道是她,這種好像用唸的,也不是用唱的,聽說是為了抒解緊張,所以才這樣唱。
 
 
感想:記得好像也是從廣播及網路聽到她,所以根本不知道她的長相,還是各種屬於她的事情,直到看到她的現場演唱,果然跟想像中的一樣,就是不修飾,隨便的只要上台就好,也沒有舞台效果,一切都是很隨性。
 
她的創作都是跟這個社會習習相關,也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流行音樂不論國內外,都有種不知道該說什麼的想法,就是全部圍繞在單純的享受與很小的事情上面,沒有更廣泛的討論範圍,不過每個人的想法基本上是不同的。
 
 
 
 
如果喜歡孤的文章,不妨訂閱,就是最好的鼓勵。
以上圖片及影片並無商業用途,
純屬介紹引用。

 

    任孤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