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首歌曲的歌詞很淺白卻相當有意思,就是述說歷史的角度,為什麼有些可以被永久歌頌下來,代代流傳給後人知道,還變成了另外的傳說與傳奇,編成了故事,有些歷史卻早已被人忘懷,甚至成為一片黃土,塵歸塵土歸土,什麼都不存在。當我們對歷史產生懷疑的時刻,也有對自己產生懷疑的時候,這時候只能夠回到現實的角度上,思考著要如何面對才好,人的夢想終究是要用冷冽的態度處理。
 
也有暗示,只要一個人踏錯了一步,就會留下污點,一次就可以萬劫不復,很多人都是如此,一張白紙跟一張上面很多顏色的紙,哪一個比較容易髒污,自然是白紙比較容易被塗上顏色,儘管白紙本身沒有主動要求說,想要被塗上顏色。在他還沒有說願意,不願意的時候,顏色就已經染上了,一輩子可能塗不掉,甚至永遠成為它現在的顏色,取代了原本的白,卻被人認為是一張很髒亂的紙。
 
然後白紙也沒有解釋的機會,因為解釋再很多時候都是沒有用的,就像孩子們從小到大被灌輸的觀念相同,一就是一二就是二,你無法跟他們說,這其實有變換空間的,用別種角度看待,這個數字的正確與否,也可以跟著變動。可是他們就是不願意放棄這個想法,要到了某種時刻才會真正的清醒,只能夠自己尋找需要的答案,或許證據與理論,沒有一定的範本,隨便都會變成另外的樣子也說不定。
 
也有對於感情的想法,就是把我們的名字謹記在心,我們終將名留青史,這幾句話,聽起來好像是說歷史的概念,可是仔細想,如果真的是全說歷史的事情,就不會說永存在你腦海之中,可仔細再看歌詞的意義。可以運用到的想法與解釋非常多,也有到了八卦娛樂新聞的上面,有很多被狗仔追尋,蓋上一定的印象,於是他們就被定在一個既定的形象上,很難有改變的機會,除非出了什麼翻轉的事情。
 
我即是我,不是其他人,有時觀念字眼越簡單,反而不容易了解,我們想要知道別人心中的自己,是如何架構出自己的模樣長相個性,可是自己卻忘了,要如何架構對自己的想法,只是想要從別人的眼中,看見自己的長相。這個長相不如照鏡子的清晰,我們卻誤以為,這才是真正的自己,感到苦惱與痛苦,困惑中才發現為什麼自己沒有發現,腦海中的意識,才是經過千秋萬載,永不褪色的自己。
 
永久流傳的力道很強大,狠狠的擊中你的內心,尖銳得刮中你的脆弱,似乎再吶喊說,你是應該記得的,就算你不記得,我也會讓你記得這一切,世世代代的繼續下去,就算輪迴了也有相同的記憶,再節奏與編曲一下來後,把情緒整個從意識抽出來。好像一個人睡著了,突然被冰冷的水潑醒,你在驚醒的時刻,會在一瞬間透露出很多想法,這些想法都不是自己可以控制的,是第一時間的反應。
 
另一方面則是很殘酷的描述說,童年時代所夢想的世界,這些都是不存在,編出來騙小孩子的,他們在長大後才被這些孩子清楚,原來自己以前也曾經擁有這樣子的幻想,可是在逐漸轉換心境的過程被痛痛的打中,逼人殘酷的甦醒。就像是主唱的聲音與合音,還有樂器的彈奏,整體感的共築,完全營造出一個極度渲染力的平台,這個平台乘載著我們各自不同的情緒,讓我們的心情被嚴重左右。
 
歌曲本身很有意思,歌詞也是。

 

    任孤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