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南榕是一個偉大而美好的種子,
而我也想當一個偉大而美好的種子。
詹益樺
 
鄭南榕的自焚身亡發生於一九八九年,至今的二十七年前,中華民國政府獨裁統治台灣期間,對言論自由嚴格管制。
 
1984年自由作家鄭南榕創立時代雜誌,數次遭查禁,鄭南榕不斷更改雜誌名稱作為因應,包括捍衛、公論、爭鳴、自由、獨立、先鋒、發展、民主、戰鬥、新聞、開拓、天地、創新、台灣、寶島、全元、新潮、發揚、人權、創造、進步、鄉土等,創下台灣-雜誌被查禁次數最多的紀錄。這是歌曲介紹的來歷,也就是曾經真實活在台灣的鄭南榕先生,他一生故事為主題的歌曲,你或許沒有聽過這名字。
 
坦白說他的名字,自己並不是很熟悉,只是聽了火薰時代,才開始把鄭南榕三個字默念幾次,才覺得為什麼對他很陌生,甚至是不曾聽過,而且有人把他形容偏激危險的份子,可是調查他的生前行動,才發現曾經的台灣是這麼可怕。只要你批評國民黨,就會受到牢獄之災,有可能甚至不知道為了什麼,這個人就消失不見了,從此沒有人再看過他,不能想像的是,這才是三四十年前的事情而已。
 
「國民黨不能逮捕到我,只能夠抓到我的屍體。臺灣人與從中國來的人們之間有難於解決的遺恨。但是,無論如何此遺恨非化解不可。若不建立臺灣國,臺灣無法達成真正的民主化。臺灣須以一個獨立國家獲得世界各國的承認。必須依據公民投票決定臺灣的獨立。」他的這段話,聽起是可能是刺耳偏激的,可是在一個獨裁又腐敗的政權中,是再正常不過的嘶吼,一個人對於希望更開放更自由的怒。
 
編曲的旋律很壯闊雄野,可是同時運用寬廣的祖野去看待,並不是只停在一野,速度快並沒有絲毫的煩躁,只有用鼓貝斯吉他推疊出來的情緒,令人想要認真的去聽了解,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每到了一個段落的結束。並且主唱歌唱完間的獨奏,樂器的互相搭配,應該可說是堪稱完美,說也是沒有什麼地方好評價的,彈奏的順暢度,與互相該製造的衝突也沒有缺少,不讓主題性變成沒有特色。
 
其實這首火薰時代,是把對鄭南榕的造神給脫離掉,不再把他描述成神聖的,而是一個很普通不過的人,他只是想要把自由這個價值給宣揚出去,讓每一個不自由的靈魂得到真正的解放,也不需要把他當成英雄,因為他的確沒有任何的神通。可是他的人格不用質疑的是,從來都是為了自己與他人的公理正義奮鬥,這是個理想,也是個笨蛋的理想,你能笑他罵他傻,但不能否認他的努力與觸碰內心的義。
 
 
「未來發展是難以預料的,但我們始終堅信,唯有靠人民力量的全面覺醒,台灣才會有公理正常降臨的一天。」這也是鄭南榕曾經說過的一段話,如果都沒有人站出來跟獨裁對抗,質疑它並且希望它改善,那獨裁就是永永世世了。歌詞的字眼都表示出當時台灣的歷史背景,從審查監聽到文字獄,都是真實發生過的事情,把一個因為火而死的人,轉化成一個浴火鳳凰,他沒有死、而是活在人們的心中。
 
每次聽這首歌曲,眼淚就不知不覺掉下來,明明不是黑死金屬樂嗎,為什麼會這麼的容易使人悲傷,可能是身為一個台灣人的壓抑與痛苦,在心底竄出來然後說你,為什麼你們不敢承認,原因就在於。你能想像一個人為了自由會被警察逮捕,說你是叛國份子,然後開始抹黑你,把你鬥臭成下三濫,甚至連死了都沒有任何的尊嚴,知情的人還不能說出自己認同他的意見,只能夠跟著大罵,心底在哭泣。
 
某些特定的人與勢力把自焚說用汽油彈攻擊警方,真心覺得令人生氣。

    任孤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