闇盟三大劍手西經無缺、尸,還有第二劍手玄狐,話說他們的對話與角色設定真的有非常有意思,已經有網友把來歷與設定說出來了,他們都不是單純的魔,也不是人類,這應該沒有劇透,畢竟只要查一下山海經類似的書藉,就能夠明白。原來一二劍手,都可能不是單純的魔,魔世的魔也有龍族的存在,這樣很簡單的丟下一些東西,就能夠激起很多的引申與意思,尤其是長琴無燄這沉穩的姐姐。
 
凶岳疆朝的新角色殞飛流,才剛登場就要掉漆啦,誰叫你遇到千年怪物。
 
女智者終於除了凰后,也有了闇盟勝絃主長琴無燄,不過從目前的言行舉止來說,她是那種性格沉靜,一切都是以讓各人得到好處,甚至雨露均沾為出發點,自己則是沒有壞處,也難怪當初可以讓各個小國組成闇盟,對抗兇岳疆朝與修羅國度,保持勢力和平。邪皇是霸者,給人一種政權初朝開創的君主,他一切都以大局為重,小事情不放在眼裡,而且以他的能力,這些細節本就不該去注意。
 
元邪皇的性格也有別於過去的頭目級人物,他懂得恩威並施,可是在這之前習慣先以力量壓制,原因就在於他的能力太強了,強到可以無視一切的眾生,一切都是剛好為止,不管是示威還是懷柔,皆有堅強的後盾,有恃無恐。要在他底下就在他底下,要反叛就反叛,其實他真的不太在意,自信的太過,也不是那種全部的人都要當他是主上,邪皇也不在意權力,只是為了征服,他非得統率魔世。
 
元邪皇:這群傢伙是不是要我脫光衣服,才知道我受傷。
 
四大天護留在原先的地門內,魔軍進逼之下,他們全部都在裡面,也見到藏鏡人身為萬惡罪魁其智慧的一面,如果沒有這樣子的判斷力,他也不能跟史艷文鬥上數十年,了解到對於魔世的情報,是非常的珍貴,任何的戰爭都是以情報為前哨戰。沒有情報,你就無法得到完美的判斷,更無法應付魔世的強大軍力,一個修羅國度,就要讓四界聯軍配合優勢的手段才能擊退,更何況是三大勢力加上元邪皇。
 
策君公子開明與萌主俏如來的對談,真的是好笑,一個是愛開玩笑的快嘴連環,一個則是以不變應萬變的靜逸,能夠想像當初俏如來在魔世,兩個人每天都在鬥嘴調情,雖說公子開明很幽默態度輕鬆,可是喜怒無常,性格轉換的速度非常驚人。至於每個墨家的人都在懷疑,他是墨家九算老八,這非常有機會是,他的故弄玄虛,又或是假戲真做,或是釋出大量的情報,就算真的找到有關他的情報,也無傷大雅。
 
俏如來:公子請自重,你的手請回歸原位。
 
死相插滿的鱗族師相欲星移,也是墨家九算老三,基本上算是植物人的狀態吧,植物人要甦醒的機會太低,但也不是完全不能醒過來,這也算是一個編劇故意的伏筆吧,讓師相沒有死透,他的意識不知道去了何處。鱗王北冥飛宇對欲星移的信任與厚愛,並不是沒有道理,而是兩個人太過了解彼此,根本不用多餘的言語去解釋,默契是培養出來的,從前集的情緒延續到了這集,一樣有種淡淡的心痛。
 
屁孩北冥殤抓起來揍一頓。
 
這邊戲份的安排很趣味,先是鱗族的君臣,再來則是苗疆的君臣,兩邊都是上下團結,苗王蒼狼與現任軍長風逍遙,兩個人也沒有多餘的解釋與動作,完全沒有猜疑,比照以前苗疆的爾虞我詐爭權奪利,有了另外一份的心悸哀愁。至少蒼狼的身邊不如北競王寂寞,不用戴上剝不下的面具,還有王族親衛叉玀與冽風濤,鐵軍衛組合御兵韜與風逍遙,皆是經過長久的戰亂與政爭,才能夠變成今天的局面。
 
蒼狼的身邊有人陪他,還真是欣慰。
 
墨家最原始的初衷,就是對抗魔世的侵略,凰后是徹底的利益追求者,自然不會扯中苗鱗聯軍的後腿,若有必要還會有限度的幫忙,不知道這邊又是刻意的安排,凰后與雁王才剛說完,只有死去的人才會成為英雄。中原尚同會群眾這邊,馬上說出玄之玄是英雄的意見,把默蒼離視為至惡之人,兩個人都死了,自然無法扭轉他們的評價,就算解釋也沒有用,兩段的對比,讓成為英雄的人有種疏冷之意。
 
北競王:好像有,又好像沒有,好像登場,又好像沒有登場。
 
元邪皇的性格勾勒,大概可以從劇中所透露的訊息了解,他不是不清楚魔世三大勢力,對他尚未臣服,各自擁有異心,隨時都在蠢蠢欲動,只要他勢弱,就會隨時取而代之,並不是單純的武夫,也不滿足於智者。應該說、他很享受這種感覺,能夠得到刺激與緊張,這才是他真正想要的,能夠一次對付外敵與內敵,正是他的自信與狂傲,為了征服而征服,沒有其他的理由,從來不是為了權力。
 
元邪皇:我是S,也是M,太享受啦,要高潮啦。
 
這集沒有武戲,但很享受這種大量的情報與訊息,全部洩洪的文戲,就像糯米腸塞到要爆炸,尤其是很多新人物與新勢力的出現,魔世的人物都很有特色,不管是闇盟、兇岳疆朝,我們熟悉的修羅國度,期待下面的劇情。
 
 
 
 
 

任孤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