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海過客對上雁王,這一戰很有趣的是,不斷釋出身分消息的過客,還有已經死了兩次的雁王,他們的對決,其實訊息量比戰鬥還重要,但這個武戲樸實不華麗,展露出平穩的一面,而且過客竟然使用的是長棍,這真的又令人猜不透了。他的舞棍姿勢非常帥氣,幾乎沒有什麼多餘的動作,就只是單純的把敵人打倒,利用迴轉的離心力痛擊,跟斷雲石的特性又有適度的克制,比起鋒刃兵器好對付。
 
假動作或是…
 
這邊也露出了一點,就是雁王並不是無敵的,他的確能夠用武力對付,可是他的應變能力與智慧,令他成為了怪物,就像溫皇被圍攻依然屈居於下風,可是他靠著智謀能夠殺出重圍,單純的武力並不能改變一切。還有雲海過客是不是故意的,還是有意的,他所做出的動作,是確認或露出假的情報,這點可能要等到後面了,但他的身分訊息量太多了,從很熟悉史家人,到懂得墨家的典籍,還有龍泉寶劍等等。
 
藏鏡人對上大智慧,接近完壁的皇世經天寶典果然還是一樣擁有絕頂的實力,但他忘了一點,羅碧是特別的存在,他的技能是狂怒與狂暴,只要血越少,集中力與攻擊力就越強,還可以用鎖血狀態反擊殺敵人。把他打到紅血,真的是太危險了,就像玩角色扮演遊戲,頭目級角色血越少攻擊力越強,前前苗王不就是被陰陽合招給打到趴掉的,史家的特殊血統果然太過強大,看看史爸就知道了。
 
系統通知:大智慧的智力減少,雪山銀燕的智力增加。
 
神蠱溫皇這邊也開始把雁王的相關訊息釋出,也加強了雁王的性格背景等等故事,大概清楚雁王為什麼變成今天這樣,一個聰明人若是太過聰明,覺得世人太過愚昧不能接受他的聰明,那他會成為何種人呢,這個疑問也得到了解脫。雁王說默蒼離也殺不死他,可是依默蒼離的性格智計,如果要一個人死,他一定也有辦法,無論付出多少代價,可是雁王只死了身分,人卻活著,是不是其中有疑問之處。
 
墨家中人懷疑起雲海過客的真面目,突然認為這是不是假死的九算,原來九家老八原本負責的是魔世的位置,也把活著就是屍體的人,四死二重傷,一連串的訊息量,說不定這根本是一個陷阱,實際上這雲海過客,可能是另外一個人,也或是那個大家所想的人。大智慧與缺舟的一體兩面,最近的大智慧失去了原本的沉穩,遠不如前任大智慧,不知道是不是受到離開的人越來越多了,所以他急躁。
 
凰后的胸怎不露出了,我難過。
 
藏鏡人的記憶沒有恢復,可是靠著近乎本能般的動作,知道這樣做才是最對的,就算他不知道為了什麼而做,也依然照著深層的渴望,這應該是人類原始的求贖,人就算什麼都不記得了,也能用近乎第六感的本能,選擇該做的事情。再來則是老二鐵驌求衣與老三欲星移的懷疑,就是因為雲海過客懂得墨武戰韜這本書,當初默蒼離跟史艷文也有可能交換了某些東西,還有交換情報的橋段,讓劇情連結起來。
 
老七跟老八的合作,簡稱老七八。千萬不要快速唸十遍啊。
 
可以見到欲星移的有趣態度,自從犧牲了常欣跟中了雁王的計謀後,他失去了以往的輕鬆態度,變得比較嚴肅與冷淡,這也可能是他的原本揹負的包袱,不想要給人看出他真實的模樣,所以裝成一副輕鬆的樣子,甚至是如同魚般滑溜。可是自從真的做人失敗後,欲星移真的語重心長,他知道情況並不樂觀,甚至比任何人都保守,與鐵驌求衣的對話,還有偷偷觀察雲海過客,代表著他的小心仔細。
 
師相:你渴望力量嗎!?
 
大天真果然就是大天真,之前聽了雁王的話,弄得雞毛鴨血,要怪就怪你太過天真好騙,當了一千年的和尚果然還是和尚,心眼比起這群整天鬥智當吃飯的人差多了,而且每次遇到雁王一次就要被嗆愚蠢洗臉整回。騙了人還要嗆對方太笨了,簡直是詐騙集團打電話過來,結果被人識破還惱羞成怒,罵到你的祖宗十八代,大智慧就是被嗆的那一方,被嗆了之後還不能拿對方怎麼樣,只能掛電話。
 
雁王:你被自己的無知淹沒。
 
為什麼雁王總是能夠先人一手下著,因為他什麼都沒有啊,一個什麼都沒有的人,他自然破綻就少,也不怕會失去手中的東西,也不用握緊,都能夠輕鬆放手,就不會受到任何的拘束,這也是他的強項,可是這樣的人已經失去人生的意義了。一個擁有一切的人,自然就會害怕失去手中的,所以他在下意識之中握緊了,卻不知道自己已經握緊了,還以為可以保全一切,這就是欲星移與鐵驌求衣的寫照。
 
北冥殤的逞強幼稚,因為他不願承認自己的錯,還有自己的不足,這也是自尊心的關係,只要他承認的話,就會失去了原本的立場,人面對問題,往往看見別人的很簡單,可是看見自己的卻很困難,如同醫生能夠救人,自己卻難自救的原因。藏鏡人與雪山銀燕的陌生與陌生的交會,他們並不熟悉,甚至有過一段仇恨的過程,可是時間沖淡一切,讓他們沒有那種劍拔弩張的關係,只剩下遺憾。
 
風間始:我要升級成超級工具人。
 
這集的訊息量很多,從雲海過客可能的真實身分,到雁王為什麼會變成今天這樣,甚至是大智慧的激進救世,有需要咀嚼深入思考的情節,雖然沒有太多的戰鬥,依然把節奏掌握在緊湊的程度,想知道接下來的發展。

 

任孤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