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智慧與缺舟的爭鬥,代表著權力者不願有他人可以左右以及反抗的思想,所以想盡辦法把反對者給剷除,這也跟缺舟的誕生有關係,因為他知道絕對的權力,代表著絕對的腐敗,沒有質疑的聲音,沒有反對的權利。就算這個當權最初的想法是好的,最後也會變成獨裁,因為這代表著不用管他人,只要自己願意就行,所以才有缺舟利用大智慧來證明地門眾僧的法,自己則是成為監督者冷眼旁觀。
 
有人說大智慧的千年修行竟然毀於一旦,可是當一個人長久以來苦苦追求的理念與夢想,有可能在眼前實現時,卻受到阻礙不可行,那他會把阻礙的石頭給搬開來了,雁王也的確趁虛而入,了解到這一點。越是執著的人,越看不清眼前,如同大智慧急於拯救世人,可是他沒有注意到自己早就受到執著的影響,求法必須證法,證法必須理法,急於求成反而受到心魔所困,魔則是由佛身所生,魔也可生佛。
 
前面三十分鐘的動畫真的有意思,不管是打鬥的武戲,還是缺舟的夢幻泡影,應該不能用精釆度來解釋,而是一種意境上的拍法,很有看電影的感覺,雖說沒有什麼近身的武打,可是震撼的程度非足夠,包括整個轉換的運鏡。與其說這是武打取勝,不如說是攝影人員跟後製人員共同努力的成果,不用太多的特別操偶,也可以有視覺效果,作為一個決戰之前的前哨戰,這已經符合千年誓願的氣氛了。
 
操偶師:總算不用被操到死了,這次是半死。
 
以個人的看法看大智慧的救世,他其實能夠使用自願者上鉤的方式,求得自己的救世,而不是利用強迫的洗腦灌輸自己的觀念,因為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信念,且不希望受到他人的影響,當然也存在沒有自我主見的人。可是人們越被禁錮自由,就會越渴望自由,牢籠中的鳥無時無刻都不放棄飛出去的希望,這已經是無關對錯的事情,而是人們的天性所然,不然為什麼每一個人離開地門後,就不回去了。
 
雲海過客的身分之謎,想必是他登場以來大家最有興趣的地方,軍長與凰后的疑問,認為他跟墨家脫離不了關係,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引導,因為他大可不用透露這些訊息更為方便行事,洩露了卻害他被針對。另一個猜想是關於默蒼離的方面,如果他真是「那個人」的話,所釋出的訊息便是由他所給,為的就是試探九算,因為九算都是反抗墨家的初衷,隱於黑暗保持九界局勢穩定,不可以出現在歷史上。
 
軍長牌青椒,讓你飲食均衡。
 
銀燕終於要升級了嗎,天生的神力、上好的根骨、上乘的武學,結果有一個跟牛相同愚蠢的腦袋,再強的角色給銅牌玩,依然表現出銅牌的實力,這就是最好的例子,如同最強的機器人給小兵駕駛,只是比較強的雜魚。話說雪山銀燕這個角色,還真的數十年如一日,又無法爽快的讓他變強,因為太強的角色出現的時間過多也會麻痺,所以必須快速的消失,長期出現的角色升級太快又會崩壞。
 
話說萬大刀怎麼不見啦。
 
凰后最終都是漁翁,無論是誰獲勝,她都能得到利益,跟他多變的性格,她跟雁王的合作也是建立於在利益之上,只要雙方符合、合則有利的局面,那就會一直合作下去,但是他們並不是合作的夥伴,卻也沒有必要為敵人。也說明了雁王一連串的戰略,都是讓敵人知道他的下一步,小心預測敵人以後的每一步,高明一點的是、讓敵人知道他的第二步,最高明的是讓敵人知道第三步,這樣敵人就會照著棋步走。
 
讓敵人完成他所想要完成的並且加速進行,更加容易被捉摸。
 
凰后雖說她用回歸原本的墨家為號召,也就是讓墨家回到隱藏的歷史中,不可以出現在歷史上,這也是每個墨者剛開始學習的思想,可是因為所追隨的師者有所動搖,可是最後殊途同歸,讓所有的墨者都跟隨他,把想要彰顯墨家的人都視為叛徒。但是個人比較相信,那是因為凰后的大捏捏所影響的,每個墨者看到之後,完全被這兩粒震撼到,世間竟有如此神物,圍起來圍起來殺啦殺啦殺啦。
 
最後決戰在即,中苗鱗所有的戰力集結在一起,因為雁王的先後削弱各方戰力,這也是他的目標,原本的威脅並沒有太過深厚,大智慧畢竟是出家人的集結體,不懂權謀算計,只懂得用自己的方法來渡世,所以聯軍對抗地門的能力越來越弱。或許雁王一開始根本就是要讓墨家永遠的隱於黑暗,達成他師尊默蒼離對抗九算的想法,所有違反墨家思想的人都要消失,不管是死亡,還是選擇消失。
 
也開始擬定最後戰略,洗腦的鐘聲將中苗的最強戰力聚集在地門,還有雁王與凰后的干擾令他們不能單純的以智取勝,加上早就失去了先手,所以只能夠見招拆招,只能等待意外的戰力出現,包括很久沒有登場的人,就是那個啊。雲海過客身上一切的謎,應該在數集內就會完全解開,包括血瘟魔紋到他懂得史家人的細節,史艷文才知道的龍泉寶劍,還有墨家的典藉與玄狐身分,散佈大量的情報原來是這樣。
 
溫皇也帶出新的路線,畢竟快要換檔了。
 
這集也是大量的維基解密,喔不、是金光解密啦,從解釋雁王佈局到墨家的內鬥,還有地門內的風捲殘雲,全部都在範圍裡面,節奏很緊湊,幾乎是一個接著一個爆發,根本沒有什麼休息的機會,下集應該有很多爆點。
 

任孤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