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篇談到阿貴的部分,實在有點恨鐵不成鋼的心情在,這回就用比較輕鬆的角度看待。
 
曾經是過去一個很重要的回憶,話說它的崛起大概也不到十幾年吧,有印象是的是二千年之後,大量出現在一些平台上面,因為輕鬆幽默的口吻搭配可以一起唱的歌詞,這些歌曲也不會特別困難,都是輕鬆可以上口的社會事件。但也引起有不少人的反感,像是老師與特有疾病患者,認為動畫是在污辱他們,訐譙龍的拿捏是非常不易的,所以可能是後來消失在線上舞台的原因吧,近幾年真的沒有出現了。
 
 
這個就是被家長抗議的。
 
訐譙龍的幽默是比較成人方面的,也就是以黑色幽默的諷刺現實為主,而且很多都有髒話跟現實的政治話題,算是很寬廣的角度來平衡發展,畢竟這類的台灣動畫可以說是根本沒有,就在於台灣人認為政治社會議題是骯髒的,不要去碰比較好。可是有很多民生問題又跟國家有關係,於是產生了一種矛盾的心理,把一切給兩極化,沒有一個中間值可以討論,這本來就是可討論的話題,並不是火藥。
 
所以訐譙龍會受到歡迎不是沒有原因的,尤其是罵了很多我們經常聽到的髒話,有種很生活化的感覺,這時候一定會有人跑出來說,我平常都不說髒話的,那些說髒話的人很粗俗,可能會有這樣的人吧,可能大家的生活圈不對。像是暗陰陽、甘霖老師、草雞排、掉哈妹之類的,只要是平常有長輩在,你罵這些話,就會被巴一巴掌,大罵裡洗勒衝殺小啦,林北、林祖娘,無尬裡尬阿沙不魯耶的話厚。
 
把很多的社會議題都用很輕佻的角度看待,所以特別令人注意想要了解,或許這是他們想要的效果,像是有些觀念也利用一些事件來諷刺,像是大人講話小孩子不要插嘴,駁斥著從小孩到青少年的發言權,不把他們當人看,卻忘記他們也是獨立個體。大人也不見得比較成熟,至於被嘲笑到的人,就自然只能笑笑帶過,這本來就是一個虛擬人物,你要怎麼跟他認真起來,還不如上一頁直接關掉。
 
訐譙龍的動畫方面的確非常的差勁,尤其是以二千年的網路世代來說,這樣子的作畫不只是不合格,也能排到最爛的前十名吧,可是它為什麼流行,因為重點根本不在動畫上面,如果你去計較太多的話,那反而被牽著鼻子走。至少你聽它的音樂,是不會覺得有什麼不好的,應該本來就沒有想要以動畫取勝,只是需要有一個人物的形象,與可動的畫面搭配音樂,不用太計較畫質,才設計出來的東西。
 
必須要稱讚一點的是,訐譙龍的創作者本身就是一個音樂創作人,所以他運用了很多想法在音樂上,把很多劇情的文字都用歌唱方式取代掉,所以完全沒有沉悶的感覺,或許有些歌曲聽起來,是擁有低級又髒的笑點,可這不是訐譙龍的靈魂嗎。如果拿掉這些比較像是黃色笑話的東西,大概有趣的程度就會少了一半以上,加上這本來就不是想要走全年齡路線的東西,所以自然要犧牲掉部分的觀眾。
 
這樣的歌唱創意,也令人想到一些國外的諷刺時事動畫,經常對於很多事情有很多的意見想要表達出來,當然不可能每個人都認同,它們也都會把現實的事情當成主軸的劇情來演出,只不過比較誇張與失真化,令人把印象加深,進而了解這些現實中的問題。不過依訐譙龍的動畫水準,頂多就是流行一會,不可能更上一層了,就像現在已經消失在流行文化的舞台上面,畢竟也沒有想要優化的可能。
 
 
記得以前還真的會唱訐譙龍的音樂課。
 
 
 
 
 
 

    文章標籤

    訐譙龍

    全站熱搜

    任孤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