詞:古詞
曲牌:七字調
 
我身騎白馬走三關
改換素衣回中原
放下西涼無人管
一心只想王寶釧
想阮三姐王寶釧
 
 
 
 
 
 
我身騎白馬走三關,改換表衣回中原,幾乎人人都會唱上兩句,在歌仔戲裡面可說是耳熟能詳,幾乎沒有人不知道,都是從歌仔戲中知道的,就算沒有看過豬走路,也吃過豬肉,講的雖然是類歷史故事,可是其中有很多穿插的元素都是自創的。談到徐佳瑩的印象,很多人的印象都是我身騎白馬,也是第一次認識她的原因,她最近的幾張專輯也都有很亮眼的創作出現,可是身騎白馬依然具有重要意義。
 
徐佳瑩是從超級星光大道之中出身的,大眾第一次的接觸也是在此,其實剛開始並沒有什麼特別的亮眼處,直到了身騎白馬這首半創作歌曲,引用薛平貴與王寶釧的橋段,初次在公開場合表演便驚為天人,甚至被譽為最有巧思的改編版本。不過事實上在先前的創作人蘇通達的專輯裡面,便把我身騎白馬變成了電子沙發音樂版本,還跟歌仔戲演員郭春美合作,所以這個概念也是從蘇通達的身上來的。
 
這一段看似悽美的愛情故事,你看有一個女人等待她的男人,長達十八年的苦窯之久,就為了堅守一段感情,這其中是不是很感人呢,但事實這一點都不浪漫啊,王寶釧為了薛平貴還不惜拋棄自己的千金身分,就是為了嫁給薛平貴。結果薛平貴去從軍,因禍得福還成為駙馬爺,憑著功勞一路一路往上爬,最後還成為了一國之主,享受著榮華富貴,然後苦等丈夫外,還過不慣苦日子,貧病加身。
 
雖然途中有一些波折,不過王寶釧的堅守婦道也代表是種時代的產物,她沒有因此想跟別的男人跑掉,在現代人的角度來看,這的確是個不可思議的行為,加上薛平貴十八年來不曾問候王寶釧,就算是寄個信也好,傳個口訊也罷,正常人早就離開了。但薛平貴也不是那麼無情無義,有很多讓他不能回去的因素,像是被人攔阻,遭到政敵的陷害,還有國與國的複雜的情勢,所以他才不能回去。
 
其實故事內容並沒有什麼特別的地方。
 
從最古早的原創版本,不知道作者就直接省略,到了歌仔戲的改編版本,造成家喻戶曉,每名聽過的人都會哼上兩句,連電視廣播都有其中的橋段,大概延續了數十年之久,連十幾年前都還是相當的流行,可謂是跨世代的創作。接著又來到現代的台灣,先是蘇通達的電音版本,再來是徐佳瑩的流行音樂版本,不過是哪個版本,都是具有巧思的,尤其是薛平貴這根本不存在的角色,透過他穿越時空。
 
這類融入古代傳統元素的歌曲,不只沒有把原本的歌曲版本給草草的帶過,相反的利用它們的特色,重新灌輸一次新的觀念,算是新的世界觀,卻是引用舊的人物角色,舊瓶裝新酒越陳越香之外,還發揮嶄新的意念出現。原本的版本就不用再說了,先說說電音的版本,就像你會在一些特殊場合聽到的音樂,其中郭春美的聲音真的是經典,不愧為長年累積的唱腔,把整個氣拉起來之外,還賦予一種特別的調性。
 
其中的電子節奏與鋼琴的搭配,陷入迷幻的旋律中,間奏的電子聲試圖用另外一種的方式,來解釋這段感情,甚至聽起來比原來的版本更加的悲傷及悽涼,其中的空靈感更是不可言喻,彷彿在心中掏空一個大洞,飄飄渺渺。徐佳瑩的版本則是把現代感穿插進去,令人有心處其中的感同身受,用淺白並且白話的方式,告訴身騎白馬到了現代,其實還可有另外的手法來表現,也算是精釆的翻轉過來。
 
金曲獎上徐佳瑩加油。

 

    任孤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