醋海生波,蕩神滅與曼邪音之間的衝突,正是戀紅梅所想要的,三尊之二的爭鬥,又或其他魔世的元氣大傷,不過三尊實力相當,所以很難打出勝負,加上雙方並不是真正的想要致對方於死地,只是因為口角不爽互相打架,也不可能有什麼結果出現,頂多就是輕傷結束。也證明了蕩神滅雖然口中沒有講出任何的話,但證明他對於戀紅梅的愛是真摯誠實的,拋髮一怒為紅顏,真是個痴情的好男人。
 
玩弄感情的人最終會因為感情失敗,最終導致潰散,善泳者往往因為懂水而死,戀紅梅懂了這一切,只是因為感情作崇,她為了達成自己的理想對抗魔世,貢獻出唯一能夠使用的,就是這個女人的身份,與男人之間的感情,異性相吸乃是自然反應。蕩神滅是個邪惡的壞人,手上染滿了無辜的鮮血,但也有他真誠的一面,人魔就像是種族之間的隔閡,無論哪一方想要跨越種族之間的距離,都是悲劇。
 
曼邪音:蕩神滅這個笨蛋笨蛋笨蛋,烏魯塞烏魯塞烏魯寒。
 
苗疆無止盡的內戰,導致萬里邊城外的魔軍蠢蠢欲動,來自一個充滿仇恨與憤怒悲傷的男人,一個被兄弟父親背叛的皇室,被囚了三十年的撼天闕,這個仇恨的果實終究到了該落果的時機,如果不去摘取,就會爛到掉落於地。戰兵衛與撼天闕的戰鬥,正是衍生在這個上面,這段武戲真是太經典了,利用棚架在空中互踢,腿腳交鋒不肯屈服,再利用棚架三百六十度的迴轉,看到簡直目瞪口呆。
 
兩方面皆是相同程度的武者,所以使出全力互相砍擊的畫面,相當的熱血,就算是棚架被打爛,還可以利用拿來當成攻擊對方的武器,分成兩段的棚架還會各自旋轉,打在戰兵衛的身上,然後慢慢的被削爛,這個創意的確是令人驚訝,可以說是應該被剪成精華的橋段。愛恨情仇交織交纏,就是這對奇才之間的命運利刃,注定了他們的結局,從年少到老年,現在的斷情絕義,是三十年前的結束。
 
蒼狼的怒吼真是雞皮疙瘩起來,太有情緒了。
 
撼天闕是個可憐的人,但他做的事情卻一點也不值得令人同情,不過試想一個正常的人被關了三十年,他還能夠擁有多正常的心理,沒有變成瘋子,就是他現在的模樣,只為了復仇活下去的人生,沒有愛也沒有情,因為恨已填滿他全部的情緒,直到毀滅為止。北競王身為苗疆皇室也有相同的命運,為了迴避來自前苗王的猜忌殺戮,只能夠假病了三十年之久,將所有的情緒計策全部藏在心中不說。
 
金光用這兩個角色作一個反差,顯現出身為帝皇家,就是個不幸的開始,只有少數能夠享受權力,沒有權力的人只能夠成為別人的奴隸,別人的刀下亡魂,為了拿取更多的權力,就必須踏著別人的屍骨上去,沒有任何的選擇。撼天闕與戰兵衛的別離,姚金池與北競王的家常話,情傷與傷情,顯現出他們的無奈,人也變得無情絕義,這個世上對於他們沒有可以信任的,唯有權在掌中,才可以有說話的自由。
 
北競王:金池牌枕頭好懷念……
 
現在的俏如來是否真正的俏如來,兩個俏如來到底誰真誰假,又或是真正的俏如來始終沒有現身,還是假扮的俏如來是由真正的俏如來所授意,還是假扮的俏如來是由另有意圖的人所授意的,到底哪邊哪個環節能夠找出真正的問題,還真是一頭霧水。另外這邊,哈機咩真是被小玉搞的團團轉,每一集都在玩弄純情的少男心,被拐又被賣,女人真是可怕的生物,不管幾歲男人都是贏不了女人的。
 
小玉:嘿嘿嘿嘿嘿嘿,這個佈局人家早就五百集之前就佈下了。
 
到底俏如來為什麼遲遲不現身,又有兩個他,到了關鍵才肯出手,也不肯跟人接觸,相信這其中必有古怪,理由並不是那麼單純,相信理由跟梁皇無忌相同,他們不願打擊修羅國度,因為在魔世內部的沉淪海那一邊,有更大的威脅在等著他們,如果修羅國度失去了制衡之力,大禍即會來前。還有是否跟菌絲大人的來到有關係,暗中的伏流又是什麼,或許這方面可以好好的去解釋一下,觀眾的迷惑。
 
竟然是那個人回來中原了,真是太熱血了啦,是的、阿塔磨信若介,菌絲大人,還帶來悲哀兄,真的是相當懷念,還唸了一段日文,因為某人的邀約前來的他,回見故人踏上故土,其犀利的話語還是依然沒有改變,分析局勢的能力還是不愧為首智之人。這才是智者啊,講話字字珠璣決不廢話,也不做浪費之事,因為對方高明,看不透到底有什麼目的,所以才更有挑戰性,值得他好好的了解弄清楚。
 
話說黃大俠的日文還蠻特別的。
 
三尊鬥嘴相當的可愛,蕩神滅是個橫衝直撞的蠻牛兒子,曼邪音是個傲嬌嘴壞的嗆老媽,熾閻天是個憨厚懂事的好老爸,當蕩神滅與曼邪音衝突時,熾閻天就像是中間的調解人,蕩曼的吵架也只是互相關心不肯退讓之下的產物,並不是視對方為敵寇。對於反派的描寫,並不是一昧的打成反動派,還相當的深入,令三尊瞬時有了靈魂,如果只為了讓主角這方打敗的設定,就太無聊了,沒有什麼好看。
 
北競王還真是到處找人下棋,除了默蒼離還有菌絲大人,也補完了炎魔幻十郎身上所穿的假魔之甲,到底是怎麼來的,也說明了菌絲大人與北競王之間的關係,這段武戲簡單卻有意思,利用涼亭與桌子當成跳躍的支點,跳來跳去踢來打去,短短一段創意十足。好久沒有看到互有往來的嘴砲攻擊,每一字每一句都是互相攻擊的武器,拿來利用的籌碼,兩個人都是罕世之智,道出了觀眾的疑問與想法。
 
見大師兄的俏如來,跟見戀紅梅的俏如來,很明顯的是兩個人,其中一個則是假扮冒充的,這是很明顯的可以知道的,因為黑瞳的情報太過精準,部份就像他們親身體驗,也令人想到其中的細節,就像蜘蛛網往黏密,兩個俏如來一定不是表面上的那麼單純。不只是修羅國度的間諜,還有更深更遠的佈局,最有可能的是彼方的那個威脅,史艷文的生死,隱藏一年不出的真相,帽子俏如來與露臉俏如來。
 
菌絲大人:騙小女孩在故鄉是可是家常便飯。
 
銀牛還真是銀牛,別人都幫你們製造機會了,結果你什麼都不懂,白費了劍老小跟老賊頭的苦心,他們佈局那麼久就是為了製造情侶,結果不只男的呆女的也笨,看來這段感情可能過了五百集之久,還可能沒有任何的結果,依然是男未婚女未嫁。悲哀兄與劍老小之間的鬥嘴,還真是好笑到不行,簡直是日本的相聲組合,互相吐嘈互相學對方的橋段,話說菌絲大人還真是全省走透透,到處找人聊天。
 
可以比對黑瞳所說的話得到的情報與出現的時機,會發現具有深意。
 
蒼狼擔心的事情真的發生了,看來北競王這殺招,可以令撼天闕自我毀滅,當年的事情到底真相是什麼,讓上一代變得如此瘋狂,這個苗疆皇室之間的互相殘殺,還有三方面的心理考慮衡量,撼天闕一心想要報仇毀滅苗疆,動機太過明顯,所以容易被人利用。北競王的隱患,來自潛在的敵人過多,還有其位子得來不正,蒼狼還不能掌握局勢獨當一面,太過善良心軟,這三方面只有一人會活著。
 
菌絲大人:失敗的麵!我把你賣了,你還要感謝我。
 
這兩集的文戲好看到毛都要掉下來了,自己一向不喜歡布袋戲的感情戲,可是蕩神滅與戀紅梅之間深刻描寫,也逐漸令人心動,相當有深度,還有撼天闕蒼狼的戲份終於有明顯的推進,菌絲大人的出現也異常的熱血,看來這個化學反應,一定夠味。

    任孤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